劉山青網誌│雨傘運動大事紀要之二 (2/10-12/10)的演繹:雨傘運動之成形

劉山青網誌│初期雨傘運動的我見

2015-2-13 15:03
字體: A A A

雨傘運動早期的兩大特點為,衝擊政府總部、新世代主導。新世代在9.28和重奪公民廣場之前的主要衝擊是6月份的反東北規劃的衝擊立法會。該次事件包括示威者在先前的「在立法會委員會舉行會議時擾亂會議」,警方拘捕了8名男子。

在六月十三日和六月十四日凌晨百多名示威人推倒鐵馬及衝擊立法會大樓各個出入口,做成立法會大樓多處地方損毀。警方使用胡椒噴劑,事件中有警員和保安受傷。示威人士拒絕離開,警方抬走190人,期間拘捕十二名男子和一名女子。可見,它是新世代激進派的主力出擊。

期後,運動的焦點轉到政改。人大常委會通過《8.31決定》當天,5,000名市民冒雨在添馬公園舉行集會,台上點出了「抗命」這個橫貫雨傘運動的主調。佔中三子擊鼓鳴冤,情緒高漲,有點滑稽。
在當時,佔中三子仍然是主導者,運動形態處於泛民年代,周融在9月8日發起的《學校家長救救孩子》行動,設立熱綫電話,收集罷課學生資料和在9月12日,電話熱線被「惡搞」,周融報警等等,是幫倒忙的作為。

9月22日的中大百萬大道誓師,學聯發起罷課5天,奠定了其領導地位。學民思潮並無中學基層組織,9月26日 的 1500 名中學生響應呼籲,在添美道參與公民課堂議政,進行罷課,同樣地確立其地位。至此,新世代取代佔中三子的雛型已現。

9月26日中學生集會後,學聯及學民思潮闖入公民廣場,導致79人被捕。它相當於雙學的大部份骨幹份子。翌日,一名女學生在添美道對戴耀廷哭訴:「學生為你們做咗好多嘢啦!輪到你們啦!一年多,你們做咗甚麼?——提早佔中!」這是一重要政治宣言,表明新世代離棄舊世代,認為他們「迂腐」。

9.28的起因是警方錯誤地封鎖往政總的所有道路做成的。其後的87枚催淚彈、港鐵列車不停金鐘站、示威者在中環至灣仔一帶最少8 個地點與警方對抗、銅鑼灣及旺角集結大量示威者等等,給港人帶來新希望,寄託在年青人身上。這個盼望貫徹在雨傘運動的79天。學聯得到“呼籲撤退”的教訓後,在往後事件中,只主張升級,永不言退。學聯在這段時期處於摸索階段,可塑性較大,它在10月1日向梁振英發出最後通牒,24小時內不辭職就癱瘓所有政府重要部門;在10月2日提出與政府對話。

梁振英在9月30日告全港市民:「香港社會尤其是這些受「佔中」影響地區的市民和商業,需要有充分的心理和實質的準備,就是「佔中」這場運動會比較長時間持續下去,是會比較長時間持續下去的。」這是十分準確的判斷。他在整個佔領期間,說話十分謹慎。他有兩次表現出不能駕馭大局,具體上是無法駕馭警隊。

第一次是9.28清場。他明顯地是行動決策者。在學聯叫停支援後,夏愨道的示威者是不能抵擋防暴隊的衝擊的。警隊在凌晨叫停行動,應該不是他的主意。

第二次是10月4日傍晚的電視講話,他表示在10月6日,星期一前,示威者必須開通政府總部通道,「政府和警方有責任和決心採取一切必須的行動,恢復社會秩序」。羅致光明言梁振英的電視講話相當接近最後通牒,並沒有錯。事實上,在星期一早上把守通往政總只有為數很少的青年,警方完全有能力清場。警方的做法是違反了特首的講話。

教協的角色也值得討論。在各行各業中,雖然工盟、社總有呼籲罷工,但唯有教師有真正進行罷工。教協的立場反覆了多次,在9 月1 日學民思潮醞釀發動中學生罷課時,教協籲「緊守教育崗位」。在9.28看到嚴厲鎮壓後,教協立即呼籲罷課。在10月4日,星期六,教協發出新聞稿,呼籲中小學復課。

國慶日當天,學民思潮採取較溫和的靜默抗議和部份示威者阻止梁國雄叫「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口號。這說明,他們在早期希望不觸怒中方,事件發展到後期,表明這是不可能的。

統觀新世代運動,它處於激進主義的原始階段,重創了中共的銳氣。其優點和缺點顯露無遺。筆者估計,新世代運動的下一個階段會多考慮成效和策略。

(epochtimes.com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2月13日 下午3:0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轉載│黃之鋒收中三女孩親筆信後感言:我沒有放棄和退下來的本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