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短打│謀跟陳文敏事件劃清界線 張志剛胡扯「雙失」理由

劉山青網誌│雨傘運動大事紀要之二 (2/10-12/10)的演繹:雨傘運動之成形

2015-2-13 15:36
字體: A A A

從10月3日開始,旺角和銅鑼灣佔領區不斷受到反佔中、黑幫等暴力衝擊,旺角為甚。被毆打市民指責警方將施襲者送到地鐵站、的士放走。10月3日(星期五)旺角是最暴力的一場,入夜後旺角有數千名反佔中者暴力衝擊佔領人士,有女性遭非禮,學生被打,約37人受傷送院。至10月6日,在旺角的突發衝突事件中,警方一共拘捕34男3女。

在10月3日,警務處的官方網站上發放了兩則關於旺角的新聞公告。第一則「呼籲在場人士聽從警務人員的指示」。第二則「為保障示威人士的人身安全,警方會採取適當的措施,包括將他們帶離現場,以恢復現場的秩序和交通。」其實當天還有第三則的,在衝突最激烈和大部份佔領者已撤離時,現場指揮官臨時召開記者會,表示:「對留下的,將拘捕和帶離現場。」警方在最後一刻,沒有拘捕,沒有清理旺角佔領區的主帳篷,改變了後來的發展。經此一役後,以黑社會解決運動的手段不再出現。

在10月12日,星期日,我們還看到大批撐警的藍絲帶遊行至旺角挑機,旺角的集會人以唱生日歌反擊;近百人到《蘋果》大樓外撐傘示威;「紅色娘子軍」到黎智英嘉道理道的寓所外示威。但總的來看,親中力量在79天中沒有發動其全部力量,組織反遊行或大規模反集會。親中的票源超過親民主派,若全力發動,相當可怕。可見,中共限制了土共的介入。

學聯在與政府蹉商會議細則期間,在10月6日,表示法律細節為瑣碎,被香港大律師公會在10月8日發表聲明,指責「玩弄學生及市民的花招」和「瑣碎的法律細節」等是「詆毀法治精神」和「十分危險」。這表示學聯基本上為行動主義,並不關心,或不相信,普選的實質進程。

同是10月8日,陳日君激烈地批評學聯留守不智;佔中10 「死士」蔡東豪、徐少驊等淡出。這顯示,舊世代清楚地看到佔路和嚴重衝擊並不可取。雖然在10月9日,學聯、學民思潮、佔中及泛民四方團體,宣布不合作運動;黃之鋒呼籲市民帶同帳篷留守、長期佔領。但新舊世代在佔領行動的10天之後已經分裂。雨傘運動已經定型。隨後的發展大致為同一邏輯的重覆。佔中三子和泛民不跟隨陳日君,至此,結合是一種偽善。戴耀廷理解它為“政治”,是對政治無知。

學聯十多名成員在10月12日重返旺角,希望與旺角佔領人士溝通,但不成功,被喝倒采,「學聯不代表我」、「集會沒有大會,不需要團體帶領」、「叫他們(學聯)行返去金鐘自己搞啦!」。學聯無法分清自己與旺角主流的分別。它一方面,支持全面衝擊,另一方面,旺角有其固有模式,不是學聯的一杯茶。學聯被旺角牽著鼻子走,一方面被人嘲笑,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撐。金鐘和旺角之不同,不在於形式、參與者的社會層份,而是在終極目標上不同。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2月13日 下午3:3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劉山青網誌│初期雨傘運動的我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