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家新聞|英國學者發明「愛情數學公式」

8仔筆記│馬年最重要一頁:雨傘運動確立「獨而不孤」新一代

2015-2-14 02:50
字體: A A A

Alone Together  一場雨傘運動令香港不再一樣。從此,香港變成「我城」,而在這個「我城」中,有人形容為「傘聚」。其實,更能代表新一代(尤其是九十後)的說法,是「散聚」(alone together)。在雨傘運動中,我們都是分散的,甚至是「原子化」的,但同時又發生「聚變」,聚成一股極大的力量,衝擊香港一切現存的遊戲規則,無論是政治的,抑或是經濟的,以至於社會的。

港台果然血脈相連。台灣《天下雜誌》日前舉辦了一個「2015天下經濟論壇」,其中一個環節叫「未來生活」,講者之一是土豆總裁、優酷土豆集團高級副總裁楊偉東。他認為,八、九十後是網絡時代的原住民,主要的心理特徵是「獨而不孤」。

其實,早在2012年,網絡時代心理學家雪莉透克(Sherry Turkle)就提出Alone Together的概念,但她的看法卻沒有楊偉東那麼樂觀。

無論如何,無論你是甚麼年紀,敬請迎接(或者起碼都要面對)「散聚」新世紀,以及擁抱(或者起碼都要接受)「獨而不孤」新一代。

 

三隻小熊效應:  楊偉東認為:「許多80、90後年輕人完全不被父母理解,父母不知道他們在想甚麼。這種斷裂,導致他們非常的『獨』,而且有些是獨生子女,他們感到alone。這種孤獨有兩種,一是父輩不了解;二是父輩所掌握的社會,不理解他們。掌握話語權的,還是60、70後,他們並不認同80、90後的生活、文化、審美。所以,他們感覺前所未有的『獨』。」不過,與此同時,他們又不孤:「為何不孤呢?他們有明顯的社群,例如貼吧、群落,他們之間會建立很強的連結。例如,有獨特的興趣愛好的,動漫、宅文化、聲優,他們都會建立出黏度極強的群落,所以他們不覺得孤。」

這就是所謂的「獨而不孤」。

事實上,2012年,雪莉透克就在TED Talk上講過類似的話語,講題是「有連線,卻孤單?」(Connected, but alone?),簡述她當時的新作《一起孤單》(Alone Together)的論點。她指出:「我看到,在各個世代的身上,人們恨不得時刻在一起,(但)只要彼此能保持一定的距離,在他們能控制的範圍内。我稱這個為『三隻小熊效應』(The Goldilocks Effect),有點近又不會太近,剛剛好的距離。」

透克認為,「人際關係是豐富的,也是複雜的,需要用心經營」,但「我們用科技將人際關係清理乾淨。當我們這麽做時,可能發生的一件事,就是我們犧牲了對話,而只成就了基本的連結」。她強調,面對面的對話是很重要的,「我們用和其他人的對話,來學習如何和我們自己對話。所以逃避對話是一件嚴重的事,因爲這會同時危害我們自我反省的能力,對成長中的小孩而言,這個能力是發展的基礎」。看到這裡,你會想起學聯與政府的對話嗎?

怎會如此?透克認為,那是因為「我們是脆弱的,我們感到孤獨,但又害怕親密。 從社交媒體到社交機器人,我們設計了不需要有友誼,卻能給我們有伴的錯覺的科技。我們向科技求助,讓我們依自己覺得舒適的方式來與他人聯結。」

 

我「分享」故我在:  她以智能手機為例,指出它給人三個滿意的幻想:

第一:我們可以將我們的注意力,放在我們想要的地方;

第二:總是有人願意聆聽我們的意見;

第三:我們永遠不會孤獨。

她進而提出一個十分之存在主義的概念:我「分享」故我在(I share therefore I am.)

這種「分享」自然是社交網絡上的「分享」。但透克強調,如此一來,在這個「分享」過程中,「我們將自己變得更加孤立」,原因是不斷的「分享」只會使我們更加沒有時間真正獨處,而「獨處能讓你找到自我,體驗過孤獨後你才能夠走向人們,進而建立真正的連結」。

最後,透克開出的藥方是:「現在我們都該多關注各式各樣的方法,運用科技將我們帶囘我們真實的生活,我們真實的身體,我們自己的社區,我們自己的政治, 我們的星球。」

 

結論:  透克對人和人和人之間真正連結起來,其實並不樂觀。但正如黑格爾所言:「凡合理的即為真實的;凡真實的即為合理的。」(What is rational is actual and what is actual is rational.),既然新一代的「溝通方式」已經成為真實存在的現象,那就總有其符合理性的地方。由此路進,較為進取的態度,肯定是放下成見、放開懷抱,勇闖「獨而不孤」的美麗新世界。

 

(原圖取自: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2月14日 上午2:5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藝人林子善:我係公共交通工具的常客,等左12班車終於上到車……小弟作為地鐵的(((忠實FANS)))希望貴公司能體諒下我們小市民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