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稱佔領令信用卡消費跌兩三成 金管局數據狠摑董建華

范析852│梁特揼劉鳴煒捐4億事件 特首辦愈解愈黑曝四疑點

2015-2-16 17:03
字體: A A A

今日出版的《壹週刊》,以封面報道梁振英涉嫌又再以權謀私,透過促成華置(0127)主席劉鳴煒向瑞典卡羅琳醫學院捐款4億元,換取對方來港設立科研基地;但原來梁振英長子梁傳昕,正利用獎學金在卡羅琳醫學院進行博士後研究,事件背後有可能存在利益衝突。

特首辦今午即迅速發表聲明,指《壹週刊》的指控與事實不符。惟如果細閱聲明,梁振英的解釋卻似乎更愈描愈黑,暴露出多處自相矛盾的地方。

梁振英認有跟劉鳴煒提及兒子

特首辦的回應,主要有以下重點,包括:

一、在瑞典訪問期間有向卡羅琳醫學院推介香港作為連結內地與世界各地「超級聯繫人」的獨特角色,期望與該校共同推動香港、中國內地與瑞典之間更多的合作,並獲學院負責人對建議表示贊同。

二、劉鳴煒與其他熱心人士一樣,一直慷慨支持香港教育事業;又披露梁振英去年在一次與劉鳴煒的交談中,提及瑞典之行及卡羅琳醫學院與香港的合作空間,對方表示興趣,之後自行與卡羅琳醫學院洽談,強調「行政長官並無參與其中」。

三、梁振英與劉鳴煒的交談中,「有提及其兒子將在卡羅琳醫學院進行博士後研究」。

四、在政府內部討論相關事宜時,「行政長官亦有申報其兒子將在該醫學院進行研究。」回應同時指,梁振英兒子獲卡羅琳醫學院取錄作博士後研究,是醫學院按其專業水平而自行作出的決定。梁傳昕在「劉鳴煒再生醫學中心」並無任何職位或角色。

不過,特首辦的回應恐怕已不是語言「偽」術,更是講大話及刻意誤導公眾。

梁振英是促成捐款的「超級聯繫人」

查在本月初卡羅琳醫學院在港設立科研基地的記者會上,劉鳴煒致辭時已明言,是梁振英介紹卡羅琳醫學院院長Anders Hamsten與他認識,捐款亦由梁振英促成;換言之,沒梁振英「幫口」,卡羅琳醫學院根本不可能輕易獲得劉鳴煒這筆鉅額捐款。如此中間人的角色,恐怕有如梁振英常掛在口邊的「超級聯繫人」;假如「超級聯繫人」促成雙方合作卻可稱自己「沒有參與」,甚至是沒有得益,那香港又為什麼仍要當「超級聯繫人」?

更何況,擔任這個「超級聯繫人」者還是香港特首,故不管是劉鳴煒還是Hamsten,相信都對「合作」樂觀其成,因為有特首促成及祝福,合作必然是利多於弊吧!

至於梁振英直認曾與劉鳴煒交談中,有提及兒子將在卡羅琳醫學院進行博士後研究,就「人之常情」必然成為劉鳴煒願捐款的誘因。

如無參與為何政府內部要討論?

梁振英現時之回應,表面似要營造出自己有跟對方「利益申報」,惟劉鳴煒捐的不是公帑:假如對方本無意捐錢,但當聽到梁振英提及自己兒子將到卡羅琳醫學院,恐怕會改變主意,這個甚至可視為要對方「識做」的「暗示」呢!

梁振英在聲明中,又透露政府內部討論相關事宜時,有申報兒子將在該醫學院進行研究;但如同聲明中前一段所言,如果捐款是之後「劉鳴煒自行與卡羅琳醫學院洽談」,「行政長官並無參與其中」,那為何政府內部要作討論?這個討論不正是揭穿政府有角色在當中嗎?

再翻查去年梁振英的外訪行程,根據《文匯報》事先報道,梁振英在斯德哥爾摩期間,將與瑞典政商領袖,包括瑞典財政大臣、信息技術與能源大臣、斯德哥爾摩市長及瑞典中央銀行行長和當地企業的高層代表會面,又指梁振英將參觀瑞典著名學府羅琳醫學院及瑞典皇家理工學院,視察斯德哥爾摩的鐵路網絡、西斯塔科學城及城市建設項目斯德哥爾摩皇家海港等。

網誌提多家瑞典企業卻沒作參觀

而在2014年5月12日,即梁振英外訪期間,梁振英自己發布的網誌,就再解釋為何選擇到瑞典外訪,原因正是該國在全球創新和科技發展一直佔據領先地位,而產業涵蓋面十分廣泛,孕育出如電訊業巨頭愛立信、傢俱品牌宜家傢俬、時裝品牌H&M、汽車生產商Volvo、手機遊戲Candy Crush研發商King等多個全球知名品牌。

但諷刺的是,梁振英的行程中並沒參觀過以上品牌的集團總部;反而他此行之前,則「肯肯定」知道自己長子申請了到卡羅琳醫學院在進行博士後研究,那到訪學院是否有產生任何「副作用」?他又有沒有向院長提及此事?

梁振英今天在聲明解釋,卡羅琳醫學院來港成立再生醫學中心,目的是為推動香港、中國內地與瑞典之間的科研合作;然而翻查本月初梁振英的說法,他卻是稱「由於中國與瑞典之前已經有在教育和科研方面的合作協議,香港與瑞典過去在譬如設計和環保方面已經有很好的合作基礎和合作經驗……如何在我們兩個社會已經有的基礎上能夠進一步合作。」言下之意,是中國、瑞典兩地早有合作協議,反而可便利香港跟瑞典兩個社會的進一步合作,惟現時卻忽然變成「香港、中國內地與瑞典」三地之事情。

事實上,劉鳴煒當日直言,科研中心硬件上可與本地大學合作,而卡羅琳醫學院院長當日又稱,卡羅琳能把世界級科學家的技術帶來香港,與香港的科研人員,還有中國內地的科研人員在香港做研究,令香港能與世界各地在這方面的科研人員爭一日之長短,反映整個合作,都是從有利香港出發,但當日以考察對方科研成就為名出訪的梁振英,現時卻在事後把事件包裝為另一個「超級聯繫人」產物,不正是再反映有人的前言不對後語嗎?

更何況,劉鳴煒一度被傳是胎死腹中的創新及科技局的副局長人選,同梁振英穿針引線,劉鳴煒捐巨款及梁傳昕成為潛在受益人連成一線,是否有利益衝突,恐怕已是不言而喻。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政府新聞處、卡羅琳醫學院網頁)

timeline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2月16日 下午5:0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新聞短打│行會遭勒令受訪要填表 「方丈」點止很小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