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兆彬網誌│《永遠的愛麗絲》:唯一能做就是活在當下

姚啟榮網誌│高樓

2015-2-16 22:20
字體: A A A

星期四新南威爾士州的州長邁克貝爾德(Mike Baird)宣佈,即將在悉尼西部的帕拉馬塔(Parramatta)市中心興建一所多層的公立學校。這所叫阿瑟菲利普中學(Arthur Philip High)連同旁邊的帕拉馬塔公立小學將於2019年落成,合共容納近3000名學生,總建造費用達一億澳元。州長貝爾德自豪的説新學校將會是全球目光所在,領導全世界;教育部長阿德里安皮科利(Adrian Piccoli)更形容這是新州政府單一項的最大投資項目,將會令人目瞪口呆。

説真的,我們的確會目瞪口呆。因為不明白將兩所學校併在一起,無緣無故就會變成全球學校之首。有時候從政的人講的廢話簡直愚蠢得叫令人叫絕。是指學校的學生人數嗎?根據健力士世界記錄,世上最大的學校,不是在悉尼,而是位於印度勒克瑙(Lucknow)市的私立蒙台梭利城市學校(City Montessori School)。它有學生47000人,教職員3800人,擁有1000個課室和3700電腦。只看這些數據,相信比許多大學有過之而無不及。不過這個學生數字是由20個校區組成的。1959年創校時,全校只有5名學生。但曾經成為印度第六名最受人敬重的學校。成功原因是什麼?是教師的施教帶來好的成效,不是嚇人的投資。

私立的蒙台梭利城市學校收取年幼學生每月約1000印度盧比(約25澳元)學費,年長的學生每月2500印度盧比(約60澳元)學費,令許多家庭都負擔得起送子女來上學。學校裡每班學生人數由最少25人到最多50人,一般為40至45人。75歲的校長賈格迪什甘地博士(Dr Jagdish Gandhi)説這是一個合理的上課人數,學生可以得到平均的照顧。中學不像大學的講課,上課人數不能太多。有課室管理經驗的教師,可以用生動的授課技巧,令學生投入在課堂中。但如果人數較少,教師當然可以從容面對課室中有行為問題的學生,以免影響其他人。

學生人數眾多,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學生可以認識不同背景的同學,擴闊自己的生活圈子,接觸不同的人和事。但壞處是很難出人頭地,在互相的激烈競爭之下,只有適者才能生存,可能埋沒了許多輸在起跑線上的人。其實人生在世,心想從出生的一刻與不同的對手競爭到死的一刻,痛苦得可怕,真是一點樂趣也沒有。你要我作個選擇,我寧願就讀於一間規模較小的學校,可以容易認識每一個師長職工。而老師也可以知道我的模樣,我不是一個數字和成績册上的榮耀。就算是一個平平凡凡的學生,不須要自欺欺人,也不須要委曲求全,難道不是也有值得令人欣賞的地方嗎?

教育的商品化,就會演變成教育的庸俗化。今天追求不是教育的意義,而是通過投資教育給官員帶來的名譽、地位和財富收入。試問為什麼一間多層高樓的學校,就會比平房式的學校好?要建造多層的學校,因為是原來地方不足容納學生增加的緣故。悉尼是否出現土地荒嗎?可能是吧,因為這所中學要建造在市中心,所以祇能向天空伸展。可以想像裡面的設施,一定又新㯋又先進。還可能每一個課室都有一個大大的落地玻璃窗,從高處看到外面的世界。

今日教育的問題,就是大家都站在高處看問題。看到的都是宏觀的、全景的和全球的。這種假大空形成的心態,根本看不出任何的問題根源。每個人站在高處,心胸自然膨脹,遠景無限放大,自然幻想成為上帝,指指點點,芸芸眾生都是我的子民。今天我要他們成仙,明天要他們成佛。別人搞科技教學,我也搞科技教學;別人用錄像教學,我也錄像教學。到頭來弄到一塌糊塗,耽誤青春,眾人都是犧牲品。今天回頭看看許多政府在教育改革失敗的成績,真是不忍卒睹。

説到底,教學的方法並非一成不變,科技也可適當配合,但希望不是一窩蜂、大煉鋼,也不必要做世界第一。新州的第一所多層學校,是位於悉尼市中心的九層高的聖安德魯大教堂學校(St. Andrew’s Cathedral School),不過它是私立學校。學生對這個學習環境似乎很受落,尤其對在學校裡上落不同樓層的感覺更為特別,跟其他平房式的校舍相比之下,好像別樹一幟。有些學生喜愛在天台球場一邊從高處看城市風景一邊吃午餐,可令你想起五十至八十年代初香港位於徙置區的天台小學?這些天台學校由志願機構開辦,雖然設備較為簡陋,但向不少基層學生提供教育的機會。

我以前接受教師培訓,第一課老師問我教什麼?我當時任教英文,自然這樣回答。可是他說我不對。正確的答案是教人。説得好,教育的中心目標是人。不過現在許多的學校的管理層和政府都從來沒有把這個目標當做一回事。難怪只是蓋好高樓,對美侖美奐的外表讃歎不已,而對裡面上課的學生的真正需要不聞不問。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2月16日 下午10:2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城大調查:香港人比十年前不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