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網誌│當諸葛亮遇上趙匡胤

香港人中國人份屬同種 周一嶽追究法理依據成疑

2014-2-21 00:34
字體: A A A

有關上周日網民自發的「驅蝗行動」,在眾多高官發表意見狠批之後,今日終於輪到平機會「發功」。平機會發新聞稿指,嚴重關注事件,而平機會主席周一嶽則表示,根據相關的傳媒報道,他們留意到有示威者提出某些針對內地遊客,並且帶有貶義的言論,例如是「蝗蟲」和「支那」。他更表示「平機會將會考慮這些言論是否帶有種族中傷的含意」。新聞稿又突然引述《種族歧視條例》,指任何人如基於某人的種族而歧視、騷擾或中傷該人,即屬違法。

首先,必須指出,去年2月,民建聯的馬恩國大律師在立法會辱罵議員梁國雄「not even a fxxking Chinese」後,平機會當值主任曾回覆傳媒指,除非是當事人梁國雄親自投訴,否則平機會不能自作主張立案調查。然則,連日來都不見有被罵的內地人向平機會投訴,為何平機會卻突然主動表示要「考慮」事件?是否因為事件與「內地同胞」有關?而其實即使「考慮」後得出結論,在無人投訴的情況下,平機會恐怕都根本無從跟進。

不過,既然平機會煞有介事地表示「考慮」,我們就即管假設它已收到投訴。然而,問題又來了,「驅蝗行動」真的涉及「種族」歧視嗎?

須知道,「驅蝗行動」示威者的歧視行為,針對的純粹是出身於中國內地的「狹義中國人」,而非針對全球華人。示威者的口號,包括「陸客購物一團團,錢銀俾晒大財團」、「大陸蝗蟲打橫行,港人塞住無得行」等,都從未攻擊過來自香港、台灣或澳門等的華裔人士。

《種族歧視條例》規定,基於某人的種族而歧視、騷擾及中傷該人才算違法。不過,「驅蝗行動」的示威者並非基於對方是華人而痛罵,反而是基於對方乃「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旅客」而痛罵。那麼,這樣的歧視,充其量只是「地區歧視」,難與「種族」二字扯上關係。

回溯歷史,在《種族歧視條例》於2008年成立前,早有社會聲音呼籲條例應保護新移民免受歧視。然而,當時的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作出了以下反駁:

「鑑於差不多所有新來港定居人士與本港華裔人士屬同一種族,我們認為,根據《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對『種族』的定義,新來港定居人士並不自成一個種族群體。更重要的是,部分新來港人士所遭受的歧視待遇是反映社會上一小部分人對這些人士的偏見,而非基於種族理由,二者不能相提並論,我們也不適合借用禁止種族歧視的法例來處理這種社會歧視的問題。」

由此路進,根據政府的說法,中國旅客、新來港定居人士、本港華裔人士都全屬同一種族。因此,即使「驅蝗行動」的示威者在言詞中極盡歧視之能事,由於示威者的出發點並非源於「種族理由」,因此平機會恐怕都難以利用條例提出訴訟。除非平機會今次是故意跟政府「對着幹」,不惜挑動更多「港獨」情緒,也要堅持香港和內地乃兩個不同種族。假如真是,相信又會是「本土派」的一大勝利。

再者,平機會在新聞稿末段亦已表示,希望在「現有的歧視法例中,引入新的保障類別,以回應香港人和內地人之間可能發生的歧視情況」。由此可見,平機會其實自己亦明白,現有法例根本無法處理「地區歧視」。

最後,在此亦要再提醒大家,2012年有網民刊登「反蝗蟲」廣告,時任平機會主席林煥光當時被問到,廣告會否涉及種族歧視時,他就表示,這點已超越平機會的法定範圍。那麼,現時周一嶽是否為了維護內地人的感情,不惜以今天的主席身份,打倒昨日的主席之判斷?

當然,「驅蝗行動」當天的行為,容有以偏概全,帶有歧視性之嫌【註】,身為平機會主席的周一嶽若好言相勸、表示關注,本來是情理之中,亦是責任所在。然而,平機會處理投訴的機制,以至《種族歧視條例》的局限,根本不允許在此事上作出實際跟進。

歧視的行為,固然令人可厭。但香港作為一個法治之都,即使政府的目標是多麼光明磊落,亦始終要按照既定的法規來處理,更不能借此意圖破壞言論自由這核心價值,何況公眾也對任何言論是否涉及歧視,都會逐步凝聚成一種社會判斷。否則,香港引以為傲的法治規矩,恐怕會逐步邁向分崩離析。

【註】以「蝗蟲」作比喻,明顯是指旅客毫無建樹而在各處掠奪資源。然而,這些旅客既不是在走水貨,更未見有隨處便溺等不文明行為。驅蝗行動示威者辱罵廣東道的旅客,無疑是以偏概全,涉及歧視。

至於「支那」這個用詞,雖然的確緣起於外國對中國一詞的音譯。然而,在歷史上外國只有在不承認該國的政權時,才會使用「支那」一詞。例如日本在二戰期間,並堅持稱中國為「支那」,而並非「中華民國」。在這個歷史背景下,「支那」的稱呼,明顯是針對「中國人」的歧視。

(示威圖片來自《蘋果日報》,周一嶽圖片來自樹仁大學)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21日 上午12:3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阿聯酋立例禁回教信徒到火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