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俊華預算案:港星雙城記 ── 外勞篇

辱警拘捕新指引勢變惡法 曾偉雄竟稱「濫用機會不多」

2014-2-21 07:00
字體: A A A

終於,「辱警罪」以「暗渡陳倉」的方式正式面世。所說的,是警務處長曾偉雄證實,以辱警及妨礙警員執行職務的情況愈來愈多為由,故警方內部稍後將會推出新指引。而有關指引亦一如連日來傳媒報道,即未來警方在執行職務時,如遇上「辱警」人士,將會以先勸喻、後警告、再拘捕方式處理。

曾偉雄又辯稱,指引是針對故意妨礙警方執法的行為。至於會否出現濫用警權的問題,他竟稱「濫用的機會不多」,表示前線警員屆時會有充足機會,讓有關人士知道自己正影響警方執行職務,然後才把對方拘捕。

然而,如此的指引,恐怕只會讓警方有如再多一種惡法在手,打壓市民獲憲法保障的言論與表達自由。

《852郵報》昨日就曾分析,指出警方是否推出新指引,本來就不是能否確保前線警員順利執法的關鍵。但若如曾偉雄所言,新指引是針對故意妨礙警方執法的行為,然則,目前前線警員其實在沒有新指引下,其實也已經有足夠法定權力,就任何「故意妨礙警方執法的行為」執法。而如今曾偉雄聲稱前線警員面對妨礙警員執行職務的情況愈來愈多,那問題關鍵在警方高層給予前線警員當如何依法處理的培訓不足,卻不足以構成推出新指引的原因,更跟是否有市民辱警沒有關係。

更何況,假如新指引推出,警方屆時執法即變得大條道理。須知道,警方在現場採取拘捕行動後,並不代表最終定要對當事市民作出檢控,只須將市民帶返警署調查,已足為市民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更甚的是,市民如果遇上有關情況,更會隨時投訴無門。可以想像的是,一名因面對警員作出辱罵行為的市民,由於不滿警方的行動,縱然當時願意作出配合,但其間仍罵不停口,以至當警方作出勸喻及警告後,該市民仍不願停罵,最後終被拘捕。即使這名市民最終獲警方無條件放人,他對於警方當日的拘捕做法不滿時,又可以向那一方投訴,確保獲得公正的處理呢?

方法之一,是投訴警察課。但是,當時執法的警員,基於行動有新指引可依,當事市民投訴成立的機會有多高,實已寫上牆上。而監警會數字也顯示,去年度涉及警方「行為不當/態度欠佳/粗言穢語」的指控雖然多達1789宗,但經調查後,有近300宗是屬「無法證實」;而涉及「濫用職權」的個案就有95宗,但多達38宗是沒法證實;至於涉及「警務程序」的就有9宗,更是全部並不成立。如此數字足以反映,警方只要「按本子辦事」時,市民的投訴便也難以成立。退一步說,如果警員只要「按本子辦事」也投訴成立,對警員而言也並不公允吧!

不過,縱使有關指引或令市民的公民權利被侵犯,但市民屆時若要訴諸法律尋求公道,難度也勢必甚高。以最常聽聞的司法覆核為例,除非是被「無理拘捕」的當事人作出入稟,加上當事人又取得屬內部「機密文件」的指引在手,顯示原來指引條文違反憲法,否則這一途徑更大機會是「死胡同」呢。

而比較合理卻其實沒有必要的途徑,就是就「辱警罪」正式立法。最少循此一途,可就何謂辱警作出白紙黑字的界定,並能針對不同情況,利用法例條文清楚訂明。而立法前的諮詢,更可藉讓公眾提供意見,凝聚社會共識。惟如今曾偉雄的手法,卻是讓前線警員以公眾不易得悉內容的「新指引」來處理辱警問題,只怕會令不少市民因此誤墮法網之中。

最後,必須指出的是,香港警察屬手執公權力的一方。若警方濫權,必會帶來可怕的後果,例如當警員濫權使用武力甚至開槍,隨時可以帶來人命的傷亡。正因如此,警方如使用及執行公權力,都需要有著嚴格的限制。不過,曾偉雄如今做法,卻是置警方這些應有基本操守於不顧,那管他應可預視部分前線警員,或會濫用新指引的機會,竟仍以「機會不多」為由作開脫,他對人權與法治究竟有多重視,實是可想而知。

(港台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21日 上午7: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微博傳情網誌│14種思維 令你更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