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整容過萬一針 港女變「硬鼻」中招

教育工作關注組

-教兒筆善

教育工作關注組的前線教師與心理學家,堅持捍衞課堂自主,並落力推廣公民教育和共融教育。在《852郵報》開壇,一起談論個人成長、共融教育和親子教育,用知識改變自己和香港的命運。

教育工作關注組網誌│送傘記

2015-3-8 11:04
字體: A A A

雷電交加,滂沱大雨,家裏電話聲響。父親來電,說沒傘回不了家,要母親送傘去離家腳程十分鐘的商場。接完電話,母親立刻換衣服準備送傘。換衣服時,她對懶洋洋地躺在床上的我說:「要不你送去?」「不去。」我隨意說了一句。

轟轟轟!我被雷聲嚇了一跳,念頭一轉:母親腳痛,怎能讓她冒雨送傘?於是,我對母親說:「我去送吧!」隨即下床,換衣服。一邊換衣服,一邊聽母親的大喊大叫:「你不要去!我去!我去!」

換好衣服,打開房門,母親已拿了兩把傘,換鞋,準備出門。我上前嘗試從她手上拿過兩把傘,可母親一直不讓。我使力從她手上把傘搶過來,母親大叫:「你小孩子,怎懂得避閃電!」傘搶過來了,我穿上拖鞋出門。

走到半路,父親來電,他在電話旁大吼:「你知道到哪兒找我嗎?你知道停車場在哪兒嗎?你出來幹嘛!我搬東西,要你媽幫忙!你無端白事跑來幹嘛!唉!」我心裹不爽,也對父親大喊:「媽她腳痛!再等一會兒我就到了!」

到了商場停車場,看見父親和他旁邊裝滿木板的手推車。我把傘遞給父親,他一手撐傘,一手推手推車。我上前嘗試幫他推,可是笨手笨腳的不知該從何推起。父親說:「你不要管!」便推著車向前走。我靜靜跟在父親後面,父親向後看了我一眼,大喊:「你的傘拿後一點,不要拿那麼前!」說完又撐著傘推著車一步一步走回家。我一直靜靜地跟在父親後面。

回到家,按門鈴,母親幫我開門。接過我手上濕漉漉的傘,母親微笑著問我說:「你怕不怕?」「不怕。」我隨口答了一句。母親把雙手放在心頭,笑著說:「我好怕。」我看著母親,心頭一震,心想:「媽媽,你怕,那為什麼你剛才要搶著送傘?」

媽媽,你愛我。爸爸,你也愛我。可是,爸爸,你知道媽媽怕嗎?你知道她腳痛嗎?你愛她嗎?你若不愛她,當初為什麼要娶她?媽媽,你感到被愛嗎?你若不感到被愛,當初為什麼要嫁他?我慶幸自己活在一個可以選擇不盲婚啞嫁的年代。原來,我的歇斯底里源自我不願世上有另外一個像媽媽的女人。

(撰文:快樂王子,中學老師;看見窮人的困苦,弱勢社群的無助,快樂王子流淚了。他要燕子把身上的寶石金箔取下來幫助命苦的人。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和條件當快樂王子。儘管如此,希望人人都能盡力當快樂王子身邊的那隻燕子。)(fanpop.com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8日 上午11:0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梁特講「依法」次數逐年遞增 語文學者批累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