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李卓舲:未完的Selma (一):由Zendaya在奧斯卡的黑人頭說起

教育工作關注組網誌│借與貸

2015-3-15 11:31
字體: A A A

認識一個患自閉症的初中生已經五年,經過老師、家長、社工、特殊學生輔導員、言語治療師的努力,由小學時的懵懂絛亂,至今天的思維裡终於有「你」、有「我」、有「易地而處」,這小伙子確實成長了不少。昨天,他的一番自白,差點叫我感動得流淚。

「我想有一、兩個知己,與其他人又勉強談得來。老師派了一個同學幫我,我其實是不喜歡的,因為他不是真的想做我的朋友。 我不想時常打搞別人,我想別人看到我的優點,讓我可以幫助其他人。如果我犯了錯,例如一堂看手機幾次,我希望老師可以公平處理,我希望受罰。我只想做一個正常人。」

我相信,他,道出了不少有特殊需要的人士的心聲。

當我們都對相識的人的品味、習慣諸多挑剔,他只期求可以順利攀談一、兩句。當我們矯枉過正而自命愛心爆棚地照顧他,他卻想我們看見他也有能力守護其他人。當我們都追求出眾、難忘、多Like,「正常」對他來說已是奢侈。

時至今天,仍有不少人誤會自閉症患者是「唔出聲」、「唔睬人」,這只是十分片面的理解。自閉症是一種昐牽涉社交思考、溝通技巧、感官訊息處理、綜合資訊能力的發展性障礙,各患者呈現的性格喜好不一,可是都有一般人的需要: 自由、受尊重、受認同、被愛、有意義的人生。

我們中間不少人仍然將有特殊需視為「缺陷」、「病」,只需要我們憐憫、特別呵護。在社會和教育制度上,無論名堂如何動聽,他們仍然只被視為借項(Debit)。筆者並非天真得以為只要憑信心世界就可大同。

要有特殊需要的人士順利融入社會,我們的確要首先多花資源。可是,資源並非花在印製訊息含糊閃縮的「共融」宣傳品上,或在單一的成功標準下「施捨一點同情」,而應是重新設計教育和社會,為他們充權 (empowerment),在改善他們的生存技能之時,更令能力、志趣各異的人士均能真正發揮所長,真正受到尊重,真正對世界有所貢獻—— 令他們成為社會的貸項 (Credit)。

(撰文:雨言曷@教育工作關注組)(圖片來源:http://articles.bplans.com/)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15日 上午11:3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有情360網誌│有些笑話不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