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監獄囚犯挾持自盡事件 驗屍報告證6人自轟

恐懼鳥網誌│躲藏在隧道裡的免子殺手 Bunny Man(下)

2015-2-24 21:05
字體: A A A

(重溫上集)

都市傳說:躲藏在隧道裡的免子殺手 Bunny Man

「免子男的傳說與真實」

昨晚分享的故事來自美國一個經典的都市傳說「克利夫頓鎮免子男(Clifton Bunny Man)」,幾乎所有在費爾法克斯郡長大的孩子都一定聽過,被那隻可怕的免子男嚇得睡不著。但真的有個免子男潛伏在橋樑狩獵小孩嗎?那個免子男的背後又隱藏住一個怎樣的故事呢?以下就有兩個版本給大家看看。

A)傳說

根據傳說,Bunny Man全身佈滿灰白色的軟毛,身高六尺,樣子既像人又像兔,鮮紅色的雙眼和長長垂下的耳朵。它的動作迅速如猛獸,可以悄然走到受害人的背後割開他的喉嚨(有時是砸碎他的腦袋),再把他們的屍體吊在橋上,並會在腳下綁住一張寫上「Hi, I am Bunny Man (哈囉,我是兔子男)」的字條和一些白色軟毛。

至於Bunny Man的真實身份呢?根據傳說,Bunny Man的來源可追溯至1903年。在1903前,當時克利夫頓鎮還是一個人煙稀疏的小市鎮,政府在鎮內一處荒地起了一棟精神病院。但在1903年後,克利夫頓鎮開始發展起來,人口急速上升,人們開始要政府把精神病院搬走。於是全鎮居民決定發起聯署,聯署最後獲得政府通過,在鄰近地區起了一座新的監獄,也就是日後惡名昭彰的Lorton Prison。

但可惜在運送那些精神病犯的途中,運輸卡車突然翻個大跟斗,跌落山坡,不少病人當場腰斬喪命。對於車禍的原因,有人說翻車是因為司機要避開公路上的小孩,有人說是因為病人車內叛亂,也有人說是因為邪靈作崇,但無論如何,總之你們知道運輸車翻倒在山下就是。

在車禍現場,大約數十個仍然有活動能力的犯人由破窗逃出,但大部份都在四個月被警方成功緝捕,當中有兩個精神病犯卻一直下落不明,Marcus A. Wallster 和Douglas J. Grifon,兩個變態殺人犯。

在追捕兩人的過程中,詭異的事情開始陸續發生。首先,警方在兩人逃亡的路徑上,不斷發現免子的碎屍,當中大部份都有咬痕,染血的毛髮,或被強行撕裂的痕跡。由於那一帶兔子群多,警方相信他們2人以兔肉為生,也漸漸開始稱呼他們為「兔子男(Bunny Man)」。

最後經過一年多的追蹤後,警方在Fairfax station Bridge(也就是之後的Bunny Man’s Bridge)發現Marcus的屍體。Marcus死狀慘烈,屍骸被吊在天橋上,四肢無力地向下垂,繃緊的左手拿著一把半鎚子半刀的工具,腳下有一團純白色的軟毛。

他臉色發紫,臉頰肌肉扭曲,兩眼睜大,嘴巴僵硬地張開,吐出腫脹的舌頭,像死前看到什麼恐怖的生物。更加詭異的是,Marcus的腳下綁了一張便條寫住「你無論如何也不會抓到我的了,免子男上(You’ll never find me no matter how hard you try! The Bunny Man)」

至於Douglas則仍然未有蹤影,現場只留下他的衣服和一些身體組織。不久,在沒有任何消息下,警方推斷Douglas也應該死去而草草結案。

就在結案的同一年,Bunny Man’s Bridge開始發生連環虐殺案。

除了在前文中提及的1905年和1906年的謀殺案,在1943年、1976年、1987年的萬聖節也發生類似的虐殺案。每次虐殺案的手法如出一徹。死者(通常都是小孩)被吊在Bunny Man’s Bridge上,半身赤裸,喉嚨被割開,而他們的腳下也被鄉上Bunny Man的字條,就像死豬上的價碼牌。

B)真實事件

究竟上述的傳說有多少是確實?究竟是不是真的有個精神病人在克利夫頓徘徊?他又是不是真的犯下如此可怕的罪行?雖然上述的事件都是以訛傳訛,沒有實際文獻記載。但這不代表Bunny Man完全是虛構的傳說,相反Bunny Man有很多實史去証明他的存在,而且其恐怖程度絕對不會比傳說低。

真正的Bunny Man發生在1970年的Bruke,一個和Cliton相鄰的小城鎮。在1970年,Bruke的居民突然陷入一片莫名其妙的恐慌,因為警局在一個月內收到數以十宗的報告,人們聲稱看到一個穿著灰白色免子服裝的男人,用斧頭追殺他們,或用奇怪的說話威脅他們。

以下就節錄了當年《華盛頓日報》(The Washington Post)的標題,敍述了當時兔子男在市鎮引發的恐慌:「居民目睹兔子男現身村莊 (10月22日)」、「兔子男再現(10月31日)」、「兔子男個案倍增(11月6 日)」

在為數眾多的BunnyMan個案,以下就記編輯了兩宗比較完整和確實的兔子男案件:

1)
在1970年10月19日的凌晨,一名美軍軍官Cadet Bob Bennett和他的未婚妻剛看完球賽,沿Guinea Road駕車回家。當時Guinea Road剛剛開發,周圍也是荒地或建築地盤。當他們駛過一片空地時,Bennett提議把車停泊在那裡,好讓他們靜靜地談心(或談身)。

起初沒有任何怪異的事情發生,兩人都相當愉快。雖然未婚妻曾經輕聲抱怨過車外好像有團白色人影窺視住他們談心,而Bennett本身也感受到背後有人監事。但基於當時情濃似水,所以兩人都沒有多加注意。

砰!

一團黑色的物體突然砸落私家車的後窗,私家車的後窗應聲粉碎,玻璃碎片向車內飛散。之後Bennett的身後再發出沉重的咚一聲,有什麼重重地打在Bennett的椅背上。

正當Bennett和未婚妻嚇得驚惶失措,還未弄清發生什麼事來時,一團白色人影突然衝至私家車,呯一聲趴在左邊的車窗上,猛然大力的拍門,並朝他們尖聲狂吼︰「你們這些非法入侵者擅自闖入禁地,一定不得好死!」

根據二人的描述,那個怪人穿著一套灰黑色的卡通裝連兔子面具,身高約183cm,體重約79kg,由他沙啞的聲線判斷為男人。

那隻詭異的兔子男不斷拍打車廂,呼叫那些古怪的話語。Bennett和未婚妻原本被那個兔子男嚇得呆滯,但當他看到那個兔子怪人故意用力抓住門柄,想把車門強行攙開時,便立即清醒過來。他馬上踩盡油門,不理三七二十一,快速逃離現場,那隻兔子男也被突如其來的加速撞倒在地上。

Bennett不斷加速,在公路狂奔,直到車輛駛到最近的警察局時才慢慢停下來。當Bennett回到一看那破碎的後窗時,發現一把黑色短斧插在他的後座上,在黑暗的車廂中閃發冰冷的寒光。

(註:其斧頭現時也在當地的博物館內)

2)
在1970年10月29日凌晨,地點同樣也是Guinea Road,一名叫Paul Phillips的地盤保安發現一個神秘男子站在工地裡,手持長斧,瘋狂地大肆破壞。

據Paul的證詞,那個男人也是穿著灰白色的兔子服裝,不斷猛揮長斧,砸碎地盤的木材,口中不斷呼叫︰「你們所有人都是入侵者,快點滾出這裡,否則我要砍掉你們的頭。」

事件發生時,Paul一直躲在屋子內,沒有被兔子男發現。而那個兔子男在2小時後也消失在公路的樹林裡。

其餘的50宗案件也有類似的描述,也是一個穿著灰白色兔子裝的男人,手持斧頭,驅趕在Guinea Road一帶的人們,或破壞當地的工地。但由於Bunny Man一直未使到人命傷亡,所以警方遲遲也未有行動,而Bunny Man的個案在1970年10月高峰期後,也愈來愈少了。

「結語:電影和古老傳說」

究竟Bunny Man的真正身份是什麼?有人根據他手持的短斧和說話的口音,推斷Bunny Man的真身,無論他是人是妖,也會是印第安人。除了表面特徵外,還有Bunny的行兇動機也好像是想保護當地的土地,免受社會開發,這和印第安人的處境和他們一直信仰的山靈,有異曲同工之意。

但無論Bunny Man當初的動機如何,就像曾經有研究都市傳說的人說過,任何都市傳說去到某個位就會「成仙」──亦即是「商業化」,Bunny Man也不會例外。

如果大家有慶去到美國的克利夫頓鎮,你可以見到林林總總的手信店,裡頭有大大小小的Bunny Man公仔。而且只要你付出幾美元,當地的人們也很願意帶你到Bunny Man Bridge觀光。但謹記,Bunny Man Bridge已經設置了很多閉路電視,所以不要胡亂塗鴉!

最後,電影公司也把Bunny Man的傳說改篇成電影,叫《Bunny Man》(小編:囧),總共有3集。小編有約略看過,算是部頗讚的B級血腥電影,當中有很多美女被Bunny Man用電鋸砍死的鏡頭,也有販賣人肉和集體虐殺的情節,所以對血腥片有興趣的朋友記得要看看!

以下就順便送上Bunny Man2的預告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2月24日 下午9:0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麒麟師傅現真身:撞完葉劉後,多咗年輕人想拜師,有助傳承習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