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星期賺6萬 集團推銷港女赴澳洲賣淫

男神的一口氣│藍嵐網誌

2015-3-1 12:02
字體: A A A

每逢年度花红派發後,又是音樂椅響起,求職市場人來人往之時。公司F 向來是行業的橋頭堡,員工被挖角屬等閒之事,但這次請辭的卻是一資深男高層……

該男高層外表俊朗,談吐大方、心思細密又處事公正,在公司多年立下不少汗馬功勞,深受愛戴,被尊稱為「男神」(以下用作他的暱稱);「男神」一直被視為公司的天之驕子,卻意外在最近公司的權力鬥爭輸了亞太區總裁的寶座予一外國空降來的老外;公司上下皆認為這是促使他今次離開並轉投競爭對手公司 B的原因。

「他對公司那麼忠心,我們還笑説他流著公司的血,真估不到他會走啊!之前他還勉勵工作不快的同事叫他們要看長遠,説在這裡工作機會處處,應專心工作不用多想……」「他在這裡基本上建立了整個王國,大家又那麼愛戴他,離開的機會成本可不少呢!其實他有料到,肯留下公司也總會有其它安排去安撫他吧!」「他轉投公司B?他之前好像不太看得起這家公司吧!」大家對「男神」在權力鬥爭鬥輸了固然感到不值,但想不到的是平時沉實冷靜的他會這樣像反射神經般想也不想近乎即時拍枱走人。

「男神」的故事令我覺得在職場上,上至高層CEO,下至信差,我們總會受氣或忍氣吞聲的時候 – 那可以是被老闆無理捽數或「食死貓」;也可以是像上述「男神」般要屈居別人之下。要選擇吞下這口氣還是一吐烏氣,很大程度是看看那人本身的客觀條件、選擇以及心態。就小弟觀察,男士吞不下氣而不賣賬的情況是較女性多的。那並不是説女性工作不進取,只是男性有時對尊嚴的執著程度是有點過份得無謂的;相反,女性在事業上很多時心理上進可攻,退可守:事業順利,可大條道理説自己是女強人或能兼顧事業和家庭的女性典範;事業失意,則輕易替自己找下台階,推説自己志不在事業、什麼都無所謂。事實上,筆者也真的遇過不少仕途不過不失的女 candidate/client 經常口説自己「女人仔」一個,「湊仔要緊」,但多説兩句有關工作、辦公室政治則咬牙切齒替自己辯 – 口不對心是也。

再者,假若有家庭的話,女性主力照顧家庭直至現在仍是大勢,在事業上她們的心態有時難免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轉工的懶性較大;極端而家庭又許可的則會選擇劈炮全職照顧家庭(但在香港的生活件較難做到) – 以上種種亦可解釋為何普遍而言男性轉工的頻密程度較女性高。

回説「男神」遠走,小弟認為假若一員工在一家大工作公司多年,發展、待遇甚佳,公司財力、人力和物力從不欠奉,又是行業龍頭;自己又被下屬尊為男神,高層視為金童,只是現在出了小岔子罷了,但絕對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且內部機會多的是 – 此情此景下,「男神」和董伯以前被叫下台所説的剛剛相反:離開,比留下更需要勇氣。可是,正正就是之前的順風順水,背負的自尊心和別人的期望定必更高更强 – 要屈居他人賴死不走,太樣衰吧!「唔輸得」而要非走不可,有時正是在任何界別作為一代男神的哀歌 – 好比古時英雄項羽烏江自刎:輸了自已認為不該輸的仗,這口烏氣太大了。凡人或會問:留得青山在,那怕無柴燒呢?但試問東山一定可以再起嗎?起不了苟且偷生又顏面何存呢?「一去明志」還是「忍辱負重」永遠是千古無法有答案的爭論。

當然在現實生活中,更多的人遇上以上情況或會因惰性而選擇只懂一方面怨公司待他們不公,但另一方面又不敢離開 comfort zone 自我放逐 – 求穩陣,無可厚非,但一點也不型。因此選擇當男神是註定有代價的。

而從下屬角度而言,上述的故事也有啟發性:很多時,當我們在外遇到一些工作機會時,我們或會因現在的老板太好、情如家人,看似很看重我們、應承年尾升職加薪等而留下;實情是,他們留人很多時只是假設自己仍是工作稱心愉快;一旦公司形勢或利益關係有變對他們不利,他們最終可能拍拍屁股比你走得更早呢!而你之前因老板們留下的原因,頓變空頭支票了…… 因此若你有一「男神」當老板,那當然是值得高興的,但極其量他只是你決定工作去留的其中一種「一籃子因素」,而非主因。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1日 下午12:0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財爺稱fb已完成「預算案任務」 籲港青「勇闖前人未至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