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德三地皮投標熱烈 證地產商否定梁振英港人港地

周一嶽暗批「驅蝗」或違法 僅一日即縮沙

2014-2-21 21:47
字體: A A A

網民周日(16日)發起「驅蝗行動」,在尖沙咀廣東道指罵內地旅客,引來多名特區官員狠批。平機會昨日亦發新聞稿表示關注,更引述該會主席周一嶽指,將考慮相關的貶義用詞如「蝗蟲」及「支那」等,「是否帶有種族中傷的含意」。《852郵報》昨日已撰文分析,網民當天只指罵內地旅客,卻不指罵同一種族的台灣人及香港人等,所以明顯不是基於種族而指罵對方,當局根本難以定性為「種族歧視」,因此亦難以法例規管。

周一嶽今天接受港台節目《自由風自由PHONE》訪問時就疑似「縮沙」,承認對於同一個種族內的歧視,現時法律很難適用。即使示威者用了「蝗蟲」和「支那」等帶有侮辱性的字眼,現行的《種族歧視條例》都不適用於今次事件,但示威者使用相關字眼,就需要考慮其動機是否屬種族歧視。

周一嶽從善如流公開澄清法律問題,對公眾來說當然是一件好事。然而,本報記者翻看昨日平機會的新聞稿,發現在周一嶽表示「將會考慮這些言論(即「蝗蟲」等)是否帶有種族中傷的含意」之後,內文就突兀地緊接以下一段文字:「根據《種族歧視條例》,任何人如基於某人的種族而歧視、騷擾或中傷該人,即屬違法。」

雖然新聞稿沒有對此再作解說,但相信大部份人都會理解為,相關的中傷行為或會違反法例吧。不然為何新聞稿要煞有介事地列出這個法律焦點?

再者,誠如周一嶽今天所言,現時法律很難適用於同一種族內的歧視,哪為何他昨天表示,要「考慮相關言論有否種族中傷」,然後今日又繼續發表類似言論?既然法律上都難以追究,他還「考慮」來做什麼?即使「考慮」後得出「有中傷」的結論,周一嶽又可以有什麼跟進?事實上,無論是想研究改善法例抑或譴責相關人士,周一嶽都大可即日就做,根本不需多餘地公開表示自己「將會考慮」。

說到底,周一嶽昨日很可能是有「警告」示威者的含意,只不過經過一日的考慮後,發現法律理據不太足夠,所以今天才匆匆出來「補鑊」。

但「補鑊」後其實還有手尾跟,因為他一直強調要檢討歧視法例,考慮引入新的保障類別來回應中港歧視問題。問題是,除非平機會建議制定一套全新的《地區歧視條例》,否則在現行《種族歧視條例》下,要保障內地人的話,就要先承認香港人和內地人乃兩個不同種族。如此「政治不正確」的主張,難道周一嶽真敢提出來嗎?

(原圖來自樹仁大學)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21日 下午9:4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烏克蘭衝突稍緩 美俄新冷戰難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