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洋達為光復元朗致歉 批現場指揮零應變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與人鬥  實為與己鬥

2015-3-2 11:00
字體: A A A

我在伏見稻荷大社的千本鳥居想起「山一程,水一程」,在奈良春日大社的藤浪之屋想起「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在大坂古城天守閣想起「風一更,粟一更」,在大阪市區心齋橋想起「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都來自清代詞神納蘭性德的《長相思》。

但我出奇地沒有相思香港。現在回想,想來可能因為香港太過讓人透不過氣,空氣污染太嚴重,尤其是官人的邪氣,商人的流氣,本地人的怨氣,以至強國人的霸氣,都足以把氣吞天下的大鵬氣死,何況是我等學鳩?

更何況千本鳥居的山氣實在清爽。太座說山裡的負離子肯定多到可以讓藝伎青春長駐,我說千本鳥居本來就是一條時光隧道,倒著跑肯定可以返老還童,就像電影版《藝伎回憶錄》裡的那個躍動青春的少女一樣。然後,回春藝伎就可以回到祇園花見小路,演奏她的三味線,千年一日,一日千年(祇園令人想起釋迦牟尼傳法重地「祇樹給孤獨園」,「祇樹」指一位名為祇陀的太子捐的樹木,「給孤獨園」指一位名為給孤獨的富商捐的園地,合起來卻又另有一番禪趣)。

至於藤浪之屋,更近佛境。

藤浪之屋萬燈會,一般人當會以為是一個很大的地方,但其實只得二百多呎,令人想起劏房。不過,當你進入這個異度空間,又的而且確會看見萬燈會。

這間黑房實際上只掛了百多盞燈,但除了入口,其他三堵牆都鑲了鏡子,層層疊影下,就令人恍如置身萬燈之海,再也分不清哪一盞燈是子虛,哪一盞燈是真有。那一刻,彷彿悟到「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自然,大部分泥造的男人走出藤浪之屋,去到花見小路,又會喃嘸「色即是胸,胸即是色」)。

假如你看到這裡仍然不甚了了,就請回想李小龍在《龍爭虎鬥》的「萬鏡之屋」裡與石堅決鬥的那一場。與人鬥,實為與己鬥,都是有為法,如此而已。

 

(原圖取自:《藝伎回憶錄》電影劇照)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2日 上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練乙錚:《預算案》補償造就商戶「理性期望」 間接撐佔中社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