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辣招草案張炳良贏得險 盡現梁特缺控制力下眾生相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好朋友的定義

2014-2-23 01:00
字體: A A A

我所指的好朋友,當然不是黃曉明和Angelababy那種,而是會為我們雪中送炭,高呼友誼萬歲那種。我同意“a friend in need is a friend indeed”(患難之交才是真正朋友)。正如美國社會學Randall Collins所說:「在順境歡樂時,朋友會了解我們;在逆境失落時,我們會了解朋友。」

我跟好友見面不多,但是每當有什麼需要,例如每一次搬家,幾個好友都會犧牲他們原本留著跟家人去旅遊的寶貴年假,幫我收拾(用上「每一次搬家」,是因為自美國回香港後,已經搬了八次家,幾乎變了流浪的吉卜賽人)。有時候生病,朋友知道我只得一個人在家,又會送飯送湯來給我。

美國賓夕凡尼亞大學的認知心理學家Peter De Scioli和Robert Kurzban認為,朋友在你心目中的位置如何,跟你認為你在他們心目中的位置如何,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即是說,對方能否在你的好友次序榜中名列前茅,其實是視乎對方有否同樣把你放在他的好友榜中首位。有時候為了更清楚了解自己在朋友心目中的重要性,我們還會不斷儲備朋友其他友情網的資料,從而作出比較。

傳統認為人類友誼之所以產生,是因為需要交換物品以及服務來維持生活,所以友誼是建立在互惠互利基礎上。但是這兩位認知心理學家卻不同意。

他們覺得,以「同盟假設」看待友情可能更適合,因為很多時候友情並不牽涉回報或酬勞,關心別人也不一定為某種目的。

他們反而相信,友誼的起源是人們希望建立一個可信任的支援網,彼此成為盟友,從而應付未來可能發生的衝突和不幸。

不過,如果這樣的支援網出現盟友叛離,就更容易引發妒嫉和侵略行為。

《心理科學》期刊報道了德國萊比錫大學心理學家Mitja Back的研究,發現人們的友情,不少是因為「近水樓台」而開始培養出來,這些守望相助的同學同事或鄰居的友誼,逐漸就會發展為長久感情。

對,我最好的幾個朋友,念中學時都是坐在我附近,大家一起共患難(出貓被抓時一起死不招認),一起共富貴(分享一個精美茶餐),順境逆境都攜手度過,然後才能走到今天。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23日 上午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壹傳媒港台網絡疑同遭黑客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