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阿信:每個人生背景,都生成了不同的人生白平衡:「我們其實都被決定過」。也許重點不在哪種配色才真確,而是你願意理解差異如何形成,並且以心去感受對方的不同。

讀者投稿|「樂」遊極地──〈一個人的南極旅遊〉(第2集)

2015-2-28 22:10
字體: A A A

(編按:有傳媒報道內地人愈來愈愛到南極旅遊,甚至到極地以企鵝為背景影婚紗相,《852郵報》就請來剛於去年底從南極深度遊回來的「一男子」老友,分享他〈一個人的南極旅遊〉。他由香港出發,先飛到智利再轉到阿根廷,遊覽完最南面的烏斯懷亞(Ushuaia),正式上船出發,而除了睇企鵝,他更希望跟大家分享,沿途如何看到人類如何破壞極地的環境。第一篇的網誌,就紀錄他由出發至踏上開往南極的郵輪之旅程。)

【在海中央】(前往福克蘭群島)

行程第二天,全部活動都是在船上,包括了兩場關於zodiac和IATTO的講座,是必須參加和報到的。一早起來,感覺上有少少想吐的感覺,或者因為船隻已在大海中,風浪明顯的比昨晚大很多。

早餐時間,人數明顯比早一日少。或者有些人還未起來,有些可能已經被船搖晃得嘔吐大作了。自己也還好,吃了東西後感覺好多了。

早上先來一場關於zodiac的講座,因上岸時會用到它作為接駁工具,所以一定要理解怎樣去上/下zodiac。簡單來說,全程坐著,不要胡亂站立,聽從駕駛員的指示就可以了。至於下午的IATTO講座,主要講及Antarctic Tready內我們要注意的地方,和要做好bio-security,即不要將外來世界的東西(尤其是泥土、種子等)帶入南極地區。之後更要將會登陸用的背包、最外層衣服等要清潔和吸塵一番,以確保乾淨。

下午後,風浪明顯大了很多,我也忍不住要在房間裡小睡。recap session也沒有去聽。不過見到明天的行程可以上岸,心裡滿是期待中。

【登陸前的登陸】(Falkland – West Point & Saundtre Islands)

行程第三天,會有兩個登陸地點,位於West Falkland以西的兩個島, West Point Island和Saundtre Island。

到達West Point Island主要有兩個活動,一是觀看Black Browed Albatross和Rockhopper Penguins的聚居地,二是登山健行。早上風浪仍然很大,據報West Point Island氣溫有13度,但風速平均達到65knots,登山活動在早上briefing時已經宣告會取消。

到了大約10時,決定可以登陸West Point Island, 大家也很緊張地準備第一次坐zodiac登岸。心情上要預期全身會full wet, 因為風浪實在太大。11時,終於上岸了。Leader說由登岸點到Black Browed Albatross和Rockhopper Penguins的聚居地約需要行1.6km, 初時預期半小時內可以行到。奈何上岸後,一時下起大雨,一時又出大太陽,自己覺得很難受,尤其是風速的高令自己一直流鼻水。行了45分鐘後,終於到達牠們的聚居地,看見Black Browed Albatross和牠們的BB,心裡也很高興。至於Rockhopper,我自己覺得牠們應該不喜歡游泳,還要選在懸崖峭壁上居住,真奇怪。回程時到達一所民居享用為我們準備的茶點。原來在West Point Island就只有這一對從Scotland來的夫婦居住,大家也笑說他們是這個島的King.

PS:當晚recap briefing leader說他將1.6miles說成1.6km, 令大家有誤會,真不好意思,很多人也報以hur聲!

回到船上,由West Point Island到Saundtre Island 約需2.5hr。下午風浪仍很大,達到40knots. 經過先頭部隊的探路,最終都可以下船上岸走一走。這島上最主要有4種企鵝,分別為Magellanic, Gentoo, Rockopper 和King. King數量最少,看下去也只有三數隻。Gentoo和Magellanic就很多,不論在海邊游泳,在沙灘漫步,甚至在島上較高的地方也見到牠們倆的影子。至於Rockhopper……又是在懸崖峭壁上才能找到牠們。真奇怪,或者就如牠們的字一樣–Rock hopper。在島上天氣也不太穩定,時有太陽時而下雨,甚至下起10分鐘左右的冰雹。打在手上臉上真不好受。

回到船上,已是7:30pm, 吃過晚飯後也乎乎睡去……

延伸閱讀: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2月28日 下午10:1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狄卡比奧為當奧斯卡影帝 挑戰演技飾「24個比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