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真摯信件盼一家團聚 家鄉球隊收購冰球手父親玉成其事

讀者投稿|Cheuk Lam:我們可以討厭學聯,但不可遺忘初衷

2015-3-3 22:56
字體: A A A

電影《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的歌曲《Glory》在今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中奪得「最佳電影歌曲」。主唱歌手在台上致謝時勉勵香港:“to the people in Hong Kong protesting for democracy. This bridge was built on hope. Welded with compassion. And elevated by love for all human beings.” 這短短幾句說話足以為我們帶來感動,足以令我們再一次憶起初衷,足以令我們明瞭在民主路上並非孤身隻影。因為,世界都在看。

頒獎典禮後,我好奇地在YouTube搜尋了這首轟動一時的《Glory》。平常極少聽外國音樂的我,一下了便愛上了這首歌。我還未看過《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這齣電影。大概,是歌詞牽動了我的情緒吧。“The movement is a rhythm to us, Freedom is like religion to us…… Victory isn’t won, And we’ll fight on to the finish, Then when it’s all done, We’ll cry glory.” 相信我們每個人都很清楚這場運動與自由對我們的意義,但無奈我們不知道何時能戰勝,戰勝眼前屹立不倒的高牆。到底,香港人可時才能因我們一直在追求的一份榮耀,喜極而泣呢?

雨傘運動結束了兩個多月,夏愨道那條「It’s just the beginning」的橫額仍深深地刻畫在我的腦海中。還有那「We will be back」的字句亦如是。還記得,那時出現一批反對雨傘運動的人在笑說:「Back?如何Back?也清場了。」佔領者面對這種種冷嘲熱諷時,總能團結一致,槍口對外,意志堅定地跟對方說:「佔領行動結束,但相信民主將會戰勝歸來。」誠言,我懷念的不是單單一句「It’s just the beginning」或「We will be back」的英文,而是背後一份曾經的團結。

曾經,紛爭只集中於黃絲與藍絲,或是支持佔領者與反對佔領者之間。佔領期間出現過一連串的衝突,作為一個黃絲,當然會對對方的行為感到廢解,但我對這衝突也不會有太多無奈的感覺。畢竟是兩羣立場不同的人,我與藍絲或反佔領人仕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情,就當是道不同不相為謀吧。但現時我們出現的分裂,為我的情緒帶來一點波動。從前曾並肩的戰友,如今再無法一起走到民主戰勝歸來的那刻嗎?到底,是什麼釀成今天學界分裂,「左膠」與「本土派」分裂,甚至黃絲內裏的分裂呢?

近日退聯的爭議如火如荼,先有港大舉行公投,表決學生會應否退出學聯。眾所周知,結果當中2,522票贊成退出學聯,反對的佔2,278票。港大的退出,成為八大蘊釀退聯的起步點。身邊都總是眾說紛紜,在此我不為評論退聯是對或是錯,因為大家也有自己的思考與看法,反而希望表達個人對現在學界分裂的感受。

現在有句說話很常出現,相信很多人都聽過:「我們怎樣怎樣,誰最開心?」在起初的時候,我也很認同這句說話,我們不能失敗,因為不能把自己的失敗轉化為某人開心的原因。可是,當我清醒過來後,發現好像不是這樣的。我們不應將會否成為別人笑柄的考慮掛在口邊,反而是:「我們怎樣怎樣,會否成為我們民主路上的路障?」畢竟,我們追求的是真普選,其餘的,不比真普選重要。

在我眼中,退聯一事中誰最開心,不是我最在乎的因素。反正,誰都很清楚,有些「高高在上」的人很期盼我們內哄、分裂的一天,他們誓必會開心的。不過,她們的開心單純因為退聯嗎?不。而是學生尊注於爭辯退聯與否的同時,分散了對政府的注意力。無可否認,港大退聯對學聯必有一定影響,但公投結果已成定局,勉強也沒幸福。

對,勉強真的沒幸福。到底,何謂「幸福」呢?每個人對「幸福」的定義也不一樣,難以一一界定。我眼中的「幸福」,就是跟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攜手向目標共同邁進。故此,在我眼中學聯是一個不錯的途徑,連繫各大專院校的學生。至少,除了學聯,眼前再沒有一個更有規模的組織去連結我們。

可是,這不是各學生會必需選擇留在學聯的理由。畢竟,學聯在雨傘運動的失誤還真不少,如1130包圍政府決定帶來反效果、學生頭破血流失敗告終、周永康在有線訪問提及包圍政總失言一事、上京有違一國兩制的爭議、學聯透明度不足等等,引起的民憤也不能忽視。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我也因這一切失誤而對學聯有所反感與不滿,但即使如此,他們在失誤過後願意立即承擔與道歉,也可見其誠意,同時證明在態度上學聯不是一個自我中心的組織。

至於學聯存在失誤,我們便一定要退聯嗎?學聯成立已經數十年,相信這數十年間仍能迄立不倒,必定有其過人之處。而在這個香港動盪的時代,各大專院校紛紛蘊釀退聯,也為學聯的未來響起警號,可見學聯的確存在需要進步的空間。我們將這次退聯風波,視為給學聯進行改革的壓力,可能會看到一個比現在更優秀的學聯。

我沒有深入地接觸過學聯這個組織,對學聯也沒什麼特別深厚的感情。我只知道,他們都只是十多二十多歲的學生,年紀跟我們相若。除去學聯成員的身份,他們只是一個簡單的青年,我們難以要求他們盡善盡美。當然,既然擔當著這身份,便理應付上相等的責任。這是無庸置疑的事實。

從來作出批評都很容易,推翻前人一切的努力亦都不難。 現階段我不支持退聯,只因眼前未有一個比學聯更完善的組織。如果現時出現一個比學聯更有效率的組織,我會支持退聯而轉投新組織。可是,這組織還未出現。加上,學聯亦為過去的失誤再三道歉及承諾日後會加以改進,機會在我們手中,在於我們願意給他嗎?

我並非游說他人不要退聯,我亦理解支持退聯者對學聯的失望,因為我也失望。但我希望擁有投票權的每一位,在投票前想想我們日後的路應怎樣走。一次公投,一張有效的票,便能主宰著大專院校的命運。甚至,主宰著其院校日後追求民主的路向。

正如朝雲在《記退聯》一文中所說:「無論抗命還是革命,一樣要偉大的精神來成就。奉獻自己,自能打動人心。毋須打散別人。 」現時社會上浮現越來越多紛爭、憎恨、批評、攻擊、矛盾,我們好像越走越遠。我們可以做點什麼去緩解這一切?相信我們先奉獻自己,每人都持著「律己以嚴,待人以寬 。」的態度,總能有助事情的進步。至於怎麼奉獻,我還在學習當中。

盼望有天,我們可以重現922的畫面,坐在一起,不分你我。我從來不是喜歡學聯,我只是喜歡團結。正如在閱讀這篇文章的您,也許很喜歡學聯,也許對學聯恨之入骨、不屑一顧,但請緊記,我們可以討厭學聯,但不可遺忘初衷。
無論如何,在此向學聯上下,包括在閱讀這篇文章的您,說一聲感謝,感謝每一位一直以來對香港的付出。正如羅冠聰所說:「有些人是在最後一刻留守,而非留守到最後一刻。」回想過去,哪些人由922開始,甚至由反國教開始,跟大家一起走到現在?相信很多人有目共睹。

引用馬丁路德金所說來共勉:“We must accept finite disappointment, but we must never lose infinite hope.” 無論退聯與否,在追尋民主路上,我們還有漫漫長路要走。Victory isn’t won, 但願我們有天能共聚,一起Cry for glory。
當天,我們在起點相遇;今後,我們在終點相聚。

(撰文:Cheuk Lam,一個對公義執著的女生,一個對社會不願放手的香港人)(學聯fb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3日 下午10:5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劉夢熊網誌│依憲治國依憲執政的試金石 ——致第十二屆人大全體代表的公開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