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短打│林鄭陳茂波評司法覆核說法各異 顯梁班子法治龍門隨意任搬

范析852│反水貨被告保釋需守禁足令 人權律師批律政司侵公民自由

2015-3-4 13:51
字體: A A A

政府懶理水貨圍城影響港人原有的「正常生活」,間接令民怨積壓隨時爆發,接連多星期的周末,就先後在屯門、沙田及元朗等地區,出現不同的反水貨客示威活動。而每次的反水貨客光復行動,最終都演變成警民衝突,警方且肆意亂用胡椒噴霧及警棍。

這些的示威行動,本來都屬合法的集會,但警方事前卻在附近一帶動輒查市民的身份證,甚至搜查市民的隨身袋,雖然警方總稱法例賦予他們如此權力,卻不提法例同時要求他們要有「合理懷疑」,所以警方這些行徑,跟濫權其實無異;再退一萬步說,警方又是否敢及需要在每年七一,於維園附近肆無忌憚截停及搜查市民呢?而警方亦未見有按法律要求,盡力協助反水貨客的示威進行,卻縱容持相反意見人士作出挑釁與引起混亂,跟「依法辦事」的標準早已相距甚遠。

多名反水貨示威被捕者保釋被加禁足令

這些示威最終都不約而同有人被警方拘捕,他們有人被控以非法集結、阻差辦公、襲警,甚至藏有攻擊性武器等罪名,而在押解上法庭時,都能暫獲保釋,然而控方總同時提出加入一個過去較少出現的「禁足令」作為保釋條件。

翻查資料,上周日的「光復元朗」行動,警方拘捕了30男2女,昨日在屯門裁判法院提堂,全部人均毋須答辯,並獲准保釋,而除部分居於元朗或在該區上班上學的被告外,其餘被告均被禁足元朗區及元朗市中心;「光復屯門」的遊行後,最終有13人被警方帶走調查,有人最終被限制在保釋期間,禁止踏足屯門;另外多人就不准踏足屯門時代廣場;此外,3名青年上月初涉響應網上呼籲,意圖到上水水貨客聚集的店舖縱火,保釋期間亦被禁止踏足上水。

這個「禁足令」,固然令人即時聯想到去年佔領運動期間,因有人濫用司法程序,而律政局跟警方又淪為私人保安兼法律顧問,協助有人申請臨時禁制令,同時縱容違規執行的情況,公然踐踏法庭的尊嚴;而期間更隨時抓捕現場提出質疑的佔領人士,而這些人士,事後就被人在保釋條件中加入了「禁足令」。

保釋條件由控方提出

老范請教過執業大律師陸偉雄,他解釋類似「禁令」其實亦頗常見,「好似有多次喺地鐵非禮,咪可能會禁止個疑犯保釋時踏足地鐵;又或者佢成日去間超市偷嘢,咪會禁止佢去間舖頭」,原因是不希望有關人士再干犯同樣罪行。有律師朋友就直言,這些保釋條件,基本上都是由控方提出,如辯方不反對,「個官多數都批(准控方申請)」。

針對過去數次的反水貨示威,有曾旁聽被捕者提堂的社運界朋友就證實,現時的「禁足令」,幾乎都是由控方提出;至於辯方不作反對,他就估計是因「大家開始習以為常,(禁足)未必太唔方便,庭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於是就無奈接受。」

旺角禁足令因撤控失效自由已受損

問題是,單是保釋令本身,就已形同無形的枷鎖,影響有關人士繼續參與集會,因為只要被次被捕,隨時帶來更嚴重後果,甚至有隨時被還柙的可能;而現時加上禁足令,就製造了更大的限制,例如去年的旺角禁足令,如在轉車時「篤串魚旦」,都可被視為有違禁令。

而必須指出,當時被控方提出在保釋條件中加入禁足令的人士,事後控方卻撤銷檢控,只改控以部分人藐視法庭,亦因此禁足令自然被解除,卻足以印證律政司及警方,在有關期間已無理地剝奪了市民的人身自由。

這個人身自由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基本法》第28條列明:「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禁止任意或非法搜查居民的身體、剝奪或限制居民的人身自由。」惟諷刺是,自稱保護市民的香港警察,卻對以上的行為「做足晒」,即有公然違反《基本法》之嫌。

控罪無關地理因素顯禁足令無理

人權律師莊耀洸亦批評,這些禁足令侵害了公民自由,有違法律的相稱性的原則,「本來係唔應該咁輕易頒禁足令,因為會損害了被告的權利,因為佢只係被告,未被定罪,但禁足令已經不必要地限制咗自由」。他舉例,就正如有人在尖沙咀打人,控方是不會提出禁止被告踏足尖沙咀,因為有足夠機制阻止佢再犯,故禁足令是「畫蛇添足」,惟去年旺角「開咗個頭」,卻令現時法律未能通過「相稱性測試。

而老范似乎隱然感到,說穿了似乎就是律政司跟警察在破壞法律、損害了法治。事實上,現時的禁足令本身,亦有違有關人士的控罪邏輯,因為禁足令是涉及「地理因素」,但反水貨行動中被捕者,有人是涉嫌阻差辦公而被拘、有人是涉嫌非常集結,如果要在保釋條件中加入「禁令」,其實最貼切是禁止他們在保釋期間參與集會遊行,又或不得在警察附近五米活動,但控方如果提出這些條件,此刻應該仍足以在社會中帶來極大迴響,故才令港人的公民權利暫時得保,惟其實嚴重性相若的「禁足令」,卻已被有關方面隨時濫用了。

莊耀洸也半打趣道:「有關人士係去反水貨客,但十八區現時都有(水貨客),咁個禁足令係唔係禁止有關人士去十八區?但佢係香港人喎,咁仍可以去得邊?」如此顯淺道理,即道破禁足令的荒謬之處。

莊耀洸不諱言,其實法律上對市民的人權及集會權利,早有清晰的案例及判案準備,遺憾是下級法院卻未能體現這些精神,往往要有關人士向上級法院尋求才彰顯公義,而現時這些侵害人權的禁足令,律政司就最責無旁貸,「我成日話,佢(律政司)最有權,佢自然有最大責任,但現時律政司同警察走得愈來愈合拍,於是只會令更多從嚴的檢控。」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說在線》、無綫新聞截圖、商台圖片、NEXTPLUS)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4日 下午1:5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黎廣德網誌│尊重古蹟價值 停止鎖閉政府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