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重提「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專家稱「一手硬一手軟」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什麼是真實而恆久的呢?

2015-3-5 11:00
字體: A A A

我曾經是個影癡,試過請假看國際電影節,更多的時候是開小差去看,並因而吃了「炒魷魚」。

我曾經是個影癡,好幾年的國際電影節都試過一日看五場戲,由中環趕去尖沙咀,再由尖沙咀趕去灣仔,又由灣仔趕去西灣河,並因而在電影院裡沉睡。

我曾經是個影癡,港產片、荷里活片、美國東岸片、西歐片、東歐片、蘇聯片、伊朗片、日本片、韓國片……什麼片都通吃,好片、爛片都照殺,並因而記得太多無聊東西。

我視史提芬史匹堡的一句話為福音,而史匹堡就這樣一度成為我的「新世紀福音戰士」。他說過的那句話就是(大意):「這個世界不夠美好,所以我就創造另一個世界出來。」他的電影公司叫「夢工場」(DreamWorks)就是立此存照吧。小城無大事,小民無大夢,就只好在電光幻影繼續造夢好了。更何況,電影夢好似好民主,起碼「有得揀」,「自選影院」就是「自選好夢」,想造什麼夢就造什麼,人生幾何?

而為了提高一己的文化水位,以示自己是信步Dymocks的高檔文青,而非喪逛誠品的低俗憤青,所以我後來改引費里尼的千古名言,正是:「夢是唯一的現實。」莊周夢蝶其實是蝶夢莊周,誰敢說不?你看過《大路》嗎?你看過《八部半》嗎?你看過《露滴牡丹開》嗎?沒看過?請將你的嘴巴拉鏈拉上,多謝合作!

再來,還有貨,就米蘭昆德拉的《生活在別處》,以至其源起於十九世紀法國象徵主義詩人韓波的一句名言:「怎麼樣的生活啊!真正的生活在別處。我們不存在於這個世界。」

而這個「別處」,就是電影。我甚至覺得,電影就是《紅樓夢》裡的「太虛幻境」。在那裡,你可以無限次初試雲雨情,你可以無限次抹乾淨寧國府大門前的那對石獅子,你甚至可以無限次重演黛玉葬花,慨嘆「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然後回到那個並非唯一的現實。

 

(原圖取自:《The Pianist》電影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5日 上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補償行動,一定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