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學生會批廖長城無教育經驗 獲委為校董會主席實屬不智

新聞短打│梁特總結修訂自由行「成果」 表演「瘋狂的語言『偽』術

2015-3-6 20:37
字體: A A A

關於梁振英在北京「廢話連篇」之總結行程發言,數百字的說話內容,盡是言之無物,但他東拚西湊的說話中,其實更充滿大量的語言「偽」術的,如果比對他上京前的說法,以及他的行程,更不難發言他又「呃人」呢!

他在發言中直言:「過去一直有同一央去商討,咁今次上來之前呢,我哋都做咗準備工作,同中央溝通過」;翻查他上周二出席行政會議前,曾向傳媒主動提及自己上京時,會如何向中央爭取限制「一簽多行」,言辭堅決:「我們會繼續與中央商討有沒有收緊現行政策的空間,使得內地旅客來香港的自然增長趨勢能夠受到控制。」

而如果他今天的說法屬實,即他事先已曾「同中央溝通過」,而他上京前又顯出爭取的決心及信心,何以現時說好的爭取竟不了了之,甚至是有「走數」之嫌?原來「溝通過」而得出的結果,竟可以如此南轅北轍?究竟有人真的有「溝通過」,還是現時在暗示北京「言而無信」,沒有按「溝通過」的共識而作出決定?

梁振英又稱:「今次喺北京期間呢,亦都同中央多方面呢,反映香港社會的意見。」根據行程資料,他是在3月2日傍晚出發到北京,然後在今天晚上回港的,而他在北京兩天,即3月4日時,就跟記者表示自己仍未與中央部委談自由行問題,同時已經「改口風」,稱收緊獲得的權利不容易,暗示難以收緊自由行;而梁振英昨日(3月5日)的行程,公開的就只曾與港澳辦主任王光亞閉門會面約1.5小時,究竟是否就是所謂的「中央多方面」?而這個「多方面」,又究竟有幾多呢?

第三,梁振英指中央政府「十分重視呢件事,十分重視香港社會嘅意見」,表示會協調好各個部門跟地方的工作。不過,眾所周知,近日內地才放寬了自由行政策,把審批權下放,由市級下放到縣級公安即可辦出境手續,如此之改變,在「縣」必然較「市」多下,協調工作變得較易變是較難,實是一目了然吧!如果中央真的一直關注及重視,焉會作出這個改革呢?

最後,梁振英還說,不想政策做到「過猶不及」,以免突然間收窄,會令旅客大量減少,影響本地經濟及影響地區就業,云云。查「過猶不及」之意,是指事情做得過頭,會跟做得不夠一樣,都是不合適;而收緊自由行政策,不代表等同一刀切取消,故會否「過猶不及」,實取決於政策如何改動,卻跟現時不作改動是兩碼子之事,豈能混為一談。而修緊自由行政策,又跟地區就業有什麼關係?難道滿街藥房、金行及化妝品店,是地區經濟的體現嗎?

最最後,必須指出,由雙非一刀切歸零到限奶令,以到近日的按揭上限為六成,不同的政策都是「突然間收窄」的,直言不想政策做到「過猶不及」的梁振英,又可以如何解釋自己為何一直在「過猶不及」呢?

(撰文:祁皚)(圖片來源:now新聞台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6日 下午8:3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新聞短打│梁特未搞清楚港地理 沙田竟變「新界北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