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na網誌│空姐眾生相

陳玨明

-獨角秀

在香港土生土長,由英殖到回歸再到香港原來已經變天,唔理係左膠定右膠,只知道作為正常人,此時總少不免對過去美好日子心生懷緬。近年不時離港外遊,去玩去做嘢,不用行夠萬里路,已經發現香港自以為很進步,但其實不知鬼咁落後,各地在急起直追,甚至早把香港拋離,但香港人香港政府都好似未知死,眼見香港各樣的不濟,積積埋埋,竟數得心底出愛恨香港的100個理由,實在不吐不快,也提醒自己要認清時勢,千萬不要陶醉在井式玩泥。

陳玨明網誌│愛恨香港100個理由外傳──那天炒慧玲當年炒大班

2014-2-23 12:00
字體: A A A

今天下午,香港記者協會發起「企硬!反滅聲大遊行」,記者採訪遊行的機會多不勝數,但記者自己成為主角,機會就寥寥可數,且幾乎「肯肯定」唔會係好事,最常見是遇襲,而當然在外國動亂地方,就是因採訪而喪命。

2003年是火紅的一年,那年頭,這行業很多記者出走,有人因為驚覺工作隨時會冇命,因為當你只戴上口罩在淘大花園裡待命,而董太就全身保護衣出現,換來的,只會是雙重驚恐,發現自己隨時會感染沙士冇命。

記者一輪離職潮後,加上之後經濟直插谷底,走了兩人,傳媒機構才補回一個新血,令留下來的人工作量大增,於是令更多人不再繼續當記者,而我就是在如此情況下,以月薪6字頭加入成為傳媒新力軍。

但直到2012年,經唐唐爆料,我才後知後覺發現2013年是多事的一年,梁氏振英想以三年牌照期滅商台聲,更威脅以出動防暴隊來對付遊行人士。

而近期傳媒低氣壓,就令我想到了2004年的一段往事。當年我在星球日報工作,入行才一年多,某天在中環時收到上司電話,說商台俞琤在金鐘開記者會,交待炒「大班」的始末。須知道,「大班」之稱呼,唔係隨便叫的,在這行工作,有常識的都知道是代表「鄭經翰」,他被斬過,有「十點前特首」之名,又豈是什麼銀行商的高層可相比,所以當年商台炒大班風波才如此哄動。

當時上司吩咐我,一定要把俞琤的金句盡量筆錄,到了記招會場,在座的都是資深行家,且同公司幾個人一齊出現,但本人當時公司獨派我這個新仔應付。兩個小時的記者會,只能抄抄抄,在記者會中段,大班竟然還踩場,之後上台緊接開第二個記招,我抄光整支原子筆的墨,同時愈抄愈驚,因為唔知返公司點處理這轟動新聞。

返回公司,集團行政總裁親自來收料,而我只想躲進廁所去,畢竟唔知點落筆,真係好驚的!當時報道的大方向,無非是俞琤如何反駁炒大班是公司人事管理事務,跟打壓言論自由等並無關係,而大班就作出反擊指控,當然,跟十年後一樣,也是拿不出證據的。而也是當然,大家寧信商台姓俞的而不信大班。

雖然《聖經》說:「日光之下無新事」,但誰又料到,幾乎一樣的事情,在十年後再次出現!去年10月底,就在離職前的一天,我寫下了最後一則報道,就是商台會為續約而以李慧玲作交換條件,將會炒掉她。

當天,我打給當事人,她欲言又止,在訪問中承諾不出街的部分,她透露了自己當時的處境,她把事情告知我,是希望我可以了解當時的情況,好能客觀去判斷她是否真的有「危機」,而她要求我不把這部分出街,是因為她想留多一分鐘得一分鐘,希望留在那個平台上繼續發聲。

報道出街後,我知有人是不屑的,認為報道太吹水,因為當時說商台會炒李慧玲,太赤裸裸了吧!不過,兩星期後,她被調職了,之後的事,大家也清楚了,而她在記者會上說的蛛絲馬跡,跟當天她欲言又止透露的,都相去不遠,所以我知道,她不是因為被炒才事後孔明,更不是什麼跟管理層失去互信的鬼話可以解釋。而十年前後,事情一再在商台重演,真是太過巧合。

李慧玲被炒的那星期,我想到了十年前的我,那時我很天真很傻,真的以為大班是因為跟商台的糾紛而被炒,真的相信沒有什麼打壓新聞自由,因為,我可以很自由地採訪。但今時不同往日,有人抽你稿,再以不知所謂的原因作解釋,而這人又是總編輯,我確沒有證據說被干預編採,但我長大了,知道新聞自由被打壓了;又或者,一個點擊率極高的版面,忽矣被指「來歷不明」同「我唔識欣賞」,然後連交待也沒有一聲就被消失於無形,取而代之,是一個曾經在你手上因「開到荼蘼」而被棄掉的版面,竟然無緣無故自行復活,這一次,我也知道是另一次打壓新聞自由,而如果當事人否認,除了是在講大話,也只怕是太低能矣。

在香港當一個新聞工作者,需要的是理想,還有耐苦的心智,由於回報跟付出太不成正比,如果不是因為這些「額外因素」,實找不到留下的理由,而在這十年間,或許我再可多加一個,就是因為愛香港,畢竟這是個屬於自己成長的地方,你是不想看到香港沉淪下去的。

今天,香港記者少有地站出來了,因為我們需要公眾更多的支持,不是為我們自己,更是因為我們每天的工作,本來就是為了公眾而服務的,大家願意為我們而行,與我們同行嗎?(陳玨明)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23日 下午1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建平網誌│亡黨亡國的網絡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