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言政改遭否決非「世界末日」 袁國強暗「兇」泛民或需「找數」

浸大學生會要求校長陳新滋道歉

2015-3-10 14:32
字體: A A A

浸大校長陳新滋日前接受傳媒訪問時,稱學生要求推翻「831」框架及中央向香港人道歉是不可能,又指他們應看清形勢,繼續爭取普選只會阻撓民主,又稱時下年輕人容易受影響,單憑互聯網流傳的訊息,未有深思熟慮就行動。

浸大學生會昨日出聲明批評他的言論,並要求他就此道歉。現轉載聲明。

《要求浸大陳新滋校長就否定學生爭取民主言論道歉公開信》
致陳新滋「校長」:

足下既為一校之長,為人須修德自潔,處事應明理辨道,此乃必然。惟閣下擇惡固執,拒絕承認自己在本校畢業典禮中拒頒證書一事舉止不當,此乃於德不修;近日又誑語不止,妄稱我城學生處事魯莽不周,追求民主形近盲目,此乃於理不明。本會身為全體浸大同學之民選代表,有為會眾發聲之責;身為我城知識分子一員,有駁謬斥惡之義。現特此致函,以述吾輩之憤,證是非之理,亦昭本會爭取民主之心堅定不二。惟冀閣下能從善如流,醒悟前非,公開道歉,以匡視聽。

首先,足下指推翻人大8.31方案不可取,「任何人有少少分析嘅頭腦都知道唔可能發生,你堅持要呢樣嘢呢,結果就咩都冇」,公然指控學生沒有分析頭腦。此等言出自「校長」簡直匪夷所思。學生爭取應有之義的基礎在於基本之是非黑白。足下非但不明辨對錯,更顛倒是非,反為極權發聲。此絕非有識之士應行之事,更與市井犬儒無異。本會以足下有此等謬論為我校之恥。

「爭取民主呢,要有一定嘅方法,一定嘅目標」,敢問足下,何為一定方法?我城存亡之秋,爭取民主制度為每個香港人之己任;我等不甘受制於權貴,白白斷送香港之民主。自九月起,大專學界先發起罷課,繼而衝進公民廣場,展開歷時足足七十九日之雨傘運動。學生、市民走上街頭,無懼「慈母」動用胡椒噴霧、警棍、催淚彈清場,先後堅守金鐘、旺角、銅鑼灣;面對極權統治,我們目標一致,絕不向政府低頭。政府漠視民意,對社會之真普選訴求置若罔聞,利用國家機器打壓異見,扼殺言論及集會自由;然足下反批評學生表達訴求之方式,無視人權、公義,認為廣大群眾對爭取民主沒有目標。足下本末倒置,反民主之道而行,我等無從苟同。

足下又於訪問中指控學生於互聯網造謠,於缺乏討論下發放錯誤信息。足下當有身處廿一世紀的自覺,卻仍襲用上世紀末之守舊思想,泥古不化,竟待互聯網若傳播流言的洪水猛獸。互聯網能促進資訊流通及辯證,此乃但凡受過現代教育者之基本常識;而身為大學教授,更應具能力理解互聯網之功用及存在意義。本會對足下批評學生正常使用互聯網大惑不解,更難以理解互聯網通訊發展與學生沒有深思熟慮就付諸行動有何必然關係。

此外,校長仍然堅持自己於畢業典禮中拒頒證書的做法正確,我等對此絕不接受。早於去年十一月撰寫公開信,明確表達學生會對校長漠視自己於畢業典禮之身份,甚至忘記畢業典禮之本義感到不滿。足下對學生聲音置之不理,敢問足下如此舉措,有何資格能代表香港浸會大學發言?在此本會再次重申上次公開信之四點立場:絕不認同校長干預學生立場、絕不認同校長有權拒頒畢業證書、絕不認同校長歪曲本校教育理念、絕不認同校長漠視畢業典禮之意義。

貴為大學教授,足下一次又一次強調學生未經深思熟慮,就做出阻礙民主發展之事。然則足下必久經思考,並經「深思熟慮」下仍敢指出尚有大量空間爭取所謂「民主」,我等繼而強烈質疑足下心中之民主為何物;公然指控學生於網上造謠而沒有舉出例證,此乃學者必不可犯之錯。足下在短短幾分鐘的言談之間,不斷抹黑學生,又作出大量無理指控,以大學校長身份發表如斯評論,不立於學生、不命於學生。姑勿論足下對學生尊重與否,足下此舉已極不尊重自己作為大學校長、作為學者、作為教育家之角色。

足下曾自謂於政治需持守中立之道,本來善甚。惟足下於訪問之中既妄稱爭取民主的學生「未經深思熟慮」,又斬釘截鐵斷定要求人大收回8.31框架並不可行,對香港「一定係唔好」;更要求香港市民接受此等政權,甚至認為8.31框架下「有好多野可以爭取」,足下擁護中共中央決定之志,心醉愛國愛黨之情躍然欲出。莫非足下之政治中立,一如曾氏偉雄之法治,自有一套說法,不存國際標準,也不能向詞典中求乎?呆然而思,我等莫能解之。

足下過失不勝枚舉,實罄竹難書。我等敦請「校長」收回言論,並就此提出五點要求:

一、就以上謬論向浸大學生、香港市民公開道歉
二、就未能堅守政治中立向全港市民道歉
三、肯定並支持學生爭取民主之行動
四、承認學生以至廣大市民於民主運動中的付出和努力
五、就畢業典禮打壓學生表達訴求之自由道歉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二零一五年三月九日

(圖片來源: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facebook)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10日 下午2:3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沛敏就任總編輯 不阻《蘋果》向中間靠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