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網誌│魚力無窮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請問廁所在哪兒?

2015-3-11 10:30
字體: A A A

農曆新年假期去日本,講得最多的幾句日語,是「我不懂日語,很抱歉」以及「請問廁所在哪兒」。

那是出發之前,抓著一個曾主修日語的好友,臨急抱佛腳所學。

當然,我懂得說的日語,不只這幾句。

年少時在煲完很多很多套日劇之後,一些簡單詞語例如「早安」、「晚安」、「笨蛋」、「一流」、「為什麼」、「很好吃」、「我不客氣了」、「請多多指教」等等,都會說。但光是會說,不會聽。

像今次在京都買古著,一派神態自若地以日語問店主「這件衣服多少錢」,人家講了價錢,我其實不肯定到底是一千日元還是三千日元,碰運氣遞上一千元紙幣,店主舉起Okay手勢,才知道猜對了。

還有用得最頻密的「請問廁所在哪兒」,若非有別人以手勢幫助我理解,其實也不確定在前面抑或後面,應該向左走還是右走。

雖然溝通有障礙,但是,我依然喜歡在別人的地方,盡最大努力,講他們的語言。哪管說得最流利的,是那一句最自相矛盾的「我不懂日語」。

假以時日,如果多去日本一百幾十趟,深信能學會聽價錢,也分得清前後左右。

德國麥斯賓克人類認知及大腦科學學院的神經科學教授Katharina von Kriegstein,得知我想多學一點日語之後,便給了一點溫馨提示。她指出,學外語不能靠死記硬背,因為以我的一把年紀,死記完之後不到二十四小時,大抵會忘記得一乾二淨。稍為有效的方法,是在記的同時,在腦中想像一些畫面(甚至畫出來,以圖畫代表某一個生字),又或者自創一些手勢,去協助記憶(《當代生物學》)。她讓一群受試者學一種虛構外語,結果發現,以圖畫、手勢幫助記憶的一批,比死記硬背的一批,更有效記得生字,而且能記住新學生字的時間,也比較長。

其實還有一句日語,我說得特別好:「我愛你。」初學這句話時,捧著竹野內豐的照片,果然一學就會,從此不曾忘記。

 

(原圖取自:《羅馬浴場2》電影劇照)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11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民建聯倡「絕育」 跟木棉樹恩怨至少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