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仔筆記│「一簽多行」廢不得  御用報告透視中共誓搞「深港一體化」

范析852│警察「新招」對付反水貨示威 檢控捨難取易變相「製造」罪名

2015-3-11 00:11
字體: A A A

自由行失控及水貨客問題嚴重影響多個社區港人的生活,引發接連多星期都有示威遊行,且行動有轉趨激化的情況,不單出現「點錯相」的情況,更隨時有擦槍走火之可能,令示威變成流血事件。

示威行動出現粗暴場面,一眾官員立時開腔狠斥嚴詞譴責,保安局局長黎棟國更揚言「香港不容許任何的違法行為」,又稱警方會果斷執法。不過,經過雨傘運動之後,公眾對警察的所謂執法早有戒心,憂慮警方以執法為名,濫權為實,且對種種的濫權濫暴行為不予追究,結果就令警民關係更差呢!

棄告非法集會改控襲警

雖然官員針對反水貨客的暴力行為作出譴責,但就如今天有報道引述政府中人分析,直言譴責阻嚇有限,而當局似乎退而求其次,再次依賴警察出手,靠拘捕檢控希望帶來阻嚇作用。問題是,當局不從源頭入手收緊自由行政策,卻再令警方成為政治打壓工具,結果恐怕是令情況更火上加油。

而警方汲取了處理佔領的教訓,確以「彈性方式」來處理反水貨的示威者,《明報》今天就引述,指警方近年考慮到涉及公眾遊行集會事件,要就「非法集會」起訴必須由律政司拍板的門檻,不能由警方提出起訴,故為確保集會中暴力行動受控,近日警方便針對涉事者襲警、傷人、行為不檢等檢控,操作上較易,亦更快達至阻嚇作用。

一言而敝之,就是透過捨難取易的檢控,圖令參與者感到會有成本,不是鬧事後可逍遙法外。

有大狀朋友就指,以「非法集會」或「非法集結」等罪名來檢控,一來需要取得律政司的指示,且舉證上難度亦高不少,「好似現場係單人,佢可以係行緊街,睇熱鬧,咁要告佢『非法集結』就好難告,大費周章後隨時得個桔。」結果,現時警方檢控的罪名,幾乎都變成是襲警、阻差辦公及襲擊等。

以星期日反水貨客示威中被捕者為例,周二提堂的三人,其中兩名16歲的男被告,被控一項襲警罪;一名21歲女被告,就被控抗拒警務人員罪。

警方現場以「非法集結」指控行動

然而,這些襲警跟阻差辦公罪名何來?因為在示威現場,未見有人會主動攻擊警員向他們施襲,而如果警員不是在「執法」,又如何引發出「抗拒警務人員」的情況?

多條在反水貨客示威現場拍攝的片段,或許可以看出端倪。那就是總有警員持揚聲器,指控現場人士正進行「非法集結」,然後就要求在場人士離開。「非法集結」猶如變成了警方在現場處理示威時的「萬能KEY」,只需要動輒舉出「非法集結」,然後再指現場人士「破壞社會安寧」,就成為警方之後採取行動的根據。被捕者如果作出反抗,就隨時被控以襲警;而如果拒捕,就換來抗拒警務人員罪的檢控。

至於最初警察祭出的罪行,即干犯非法集結,卻在最後沒有成為檢控的罪名之一。箇中原因,相信正是要捨難取易。不過,在此卻引伸一個邏輯問題,如果被捕者本身其實根本沒有干犯警察指出的罪行,即根本不是在作「非法集會」或「非法集結」,亦不是「破壞社會安寧」(案例曾指出,該罪行的定罪原則,是令他人因而作出破壞社會安寧行為才入罪)時,那警方的行動隨時屬不合法(unlawful)。簡而言之,是警方不能先「製造」一句罪名來拘捕,繼而因拘捕行動引發被捕者反抗等,從而達至控告襲警及阻差辦公之目的。

難保警方不主動「衝擊」「製造」罪名

經典案例「楊美雲案」中,警方就是因為不合法地拘捕涉案人士,指他們在中聯辦外的示威是阻街,在各人被帶回西區警署後,再因他們在警署內的行為,被加控蓄意阻差辦公及襲警罪名。但結果,因為拘捕本身屬不合法,之後的控罪亦因此不成立。

而今天警方似乎「進步」的,是沒有先作一個「不合法」的拘捕,卻直接「製造」出一個阻差辦公及襲警的檢控。當然,如此的利用法律,說「進步」實是極大的退步吧!

大狀朋友亦承認,現時警察的處理方式是「製造陷阱」,「佢(警察)要求你合作,你唔合作就告你,確係對示威者好蝕底,但你明知佢係咁,只能自己聰明啲,保持克制。」然而,令公眾不得不憂慮的,是如果利用襲警及阻差辦公等罪名,正是警方現時的新手段,又如何確保警察不會在現場主動「衝擊」示威者,以至自行「製造」混亂,好令「證據」更加確鑿呢?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11日 上午12:1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華爾街日報》:習近平塑造「毛式」個人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