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 • 一分鐘游得理噏:強國袁又講大話喇!

法政匯思網誌│前世今生

2015-3-12 13:28
字體: A A A

可能係我讀law那幾年走堂走得太多吧,我老實的告訴你,前一陣子吵得熱哄哄的「什麼是法治」之類的話題,我讀law的時候好像真的沒有讀過。

但走堂有走堂的好,有時間在大學圖書館遊蘯,東翻一翻,西看一看,我發現,要明白今天的世界,就必須要明白今天的世界研究是怎麼來的,結果歷史書一本又一本的,像食白粉般上癮了。

說到這裡,毒癮又發作了,就借這個場聊一聊吧!

唐太宗李世民大家一定聽過吧,據說,他執政之時(626-649年),國人夜不閉戶、路不拾遺,可謂人人守法、天下太平了, 然則,你會說李世民執政下的中國是一個法治社會嗎?

不可能,因為法治不法治,是指當權的受還是不受法律所約束,李世民的皇權不受任何法律所約束,他的管治再高明,也是人治,他執政下的中國,頂多只是個治安大好的社會,而不可能是一個法治社會。

反觀為香港奠定法治基礎的前宗主國英國,早於1215年,她的英格籣國王(King John of England)就礙於時局,不得不與貴族白紙黑字的訂明君主與貴族之間的權利,那正是讀法律的人一定聽過的大憲章(Magna Carta),這種以法律來約束王權的玩意,可說是近代憲政的雛型。

到了1640年代,國王(Charles I 跟 Charles II)又跟國會爭權了,結果打了場內戰,最終以兩代國王分別被斬頭跟流亡告終,到了1688年,另一個國王(James II)又發作了,但這次不用打內戰,國王就被推翻了。

國會於是另捧兩個皇室成員(William & Mary)當雙君主,這對國王王后比之前的醒目得多了,從此之後,歷代君主不敢再死抱權力不放,取而代之,以後的君主都會委任國會多數黨領袖當首相,一直到今天。

更重要的是,新國王王后登基不久,就在1669年簽署了人權法案(Bill of Rights),白紙黑字的訂明我們今日所熟識的基本自由,進一步約束王權,鞏固法治基礎,120年後美國憲法的Bill of Rights亦是以英國的為藍本。

就這樣,300多400年過去了,國會雖然每天都在吵吵鬧鬧,黨派之間雖然每天都在明爭暗鬥,但英國再沒有發生過什麼革命,也沒有什麼內亂,比起同時期動蘯不安的歐洲大陸好得多,就是在這種平穩的政局跟公平的法制之下,英國得以在工業革命中一馬當先,她的貿易船隊更得以縱橫四海。

說到英國政體,我不得不想起林鄭月娥前幾天為了推金銷政改之時,公開聲稱: 「我都喺英國住過,英國都冇選民可以提名首相」。

Well,今時今日,英國握有實權的下議院總共有650個議席,正如上文提到,那個黨手握過半數,即326個議席,英女王就委任那個黨的阿頭當首相。 650個議席根據人口平均分配,全部直選,不會像香港功能組別般,有錢人手中的一票,好使好用過一般人手中的三五七票,功能組別這種制度,19世紀的英國才會用,香港至今卻還當它是寶貝一樣舔啜,怎麼當「21世紀國際大都會」!?

我不是什麼law professor,不敢教訓新一代law students應該怎樣讀law,但如果你問我,我會說,不要只顧讀法律條文,那些不是不重要,但只著眼技術細節,就看不到big picture了,有空的話,什麼書也要多看,總有一天會有用的(袁國強司長所建議的八卦雜誌除外)。

(撰文:David [email protected]法政匯思)(網絡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12日 下午1:2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王光亞晤建制派 稱中央不為保功能組別棄2017普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