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汶澤躺著也中槍 遭陸媒諷拒答普通話問題

讀者投稿|陳在莒:剪掉它,健康人生新開始!

2015-3-12 16:12
字體: A A A

「回鄉咭」,很多人稱之為「歡樂咭」。甚麼「歡樂」 、甚麼人之「歡樂」、甚麼人會認定那些「歡樂」是歡樂,你懂的。

人,尤其是城市人,對金錢物質的要求、期望、甚至是追求,在大多數情況下是極難「回頭」的。「返唔到轉頭」 這種情況,跟上毒癮相似。要離開高薪,厚利,easy monies,甚至歡樂咭帶來的「方便特權」及「人慾橫流」,談何容易!

主權轉移至今近十八年,觀乎現今香港社會,踏足職場上三幾年以上而工作上不倚靠大陸者(是「倚靠」,不是「涉及」),是少數。而「享受」過大陸文化內之「easy monies」、「特權方便」甚至「歡樂」 者,上至頂級富豪巨賈,下至黃巴士上換電話咭省長途電話費之「尋歡者」,要「重生做人」,其決心不比離棄白粉冰毒小,其難度不比遷册轉資低。

這一點亦是老共自以為對付遮打革命之必勝武器。以其一值提供予富人之 easy monies特權,提供予基層包括特區公安之「歡樂特權」,毒梟般操控着此等出賣自身價值,公義原則來換取不知道何時「阿爺不高興就再沒有」的不義精神科藥品……

朋友們,再有舊同學聚會時,再有大夥團拜飯局時,請留意,揾開壹佰萬的,會因為開支九十萬而害怕收入下降,不敢跟老共交惡而禁聲。揾開十萬的,會因為開支八萬而害怕被炒,不敢跟倚靠老共「發達」的老闆交惡而禁聲。最可笑的是,揾開壹萬的,會因為怕「再歎唔到平嘢」之餘怕被沒收歡樂咭 而指罵正義運動參與者,說「阻住大家發達」。

OK, OK……從踏足社會就避開所有被老共「落毒度升仙」行業或職位者為少數,明白。大家聲嘶力竭地喊要「務實」,「揾開歎慣返唔到轉頭」,大家都聽得清楚…… 但,那若然閣下是學生呢? 仍未有「揾開洗慣返唔到轉頭」的藉口的一群呢?若然閣下未有樓要供未有細路要交學費,並為毒癮未深之幸運兒啊!真的還要一頭栽進去,開展「靠着出賣原則去倚靠大陸」的前途?還是剪掉它,健康人生之開始?

撫心自問,一眾60後,70後甚至80後經歷過those good old days者,就算今日已經被老共十幾年廿幾年的歡樂導致「泥足深陷」,他們還是需要塊遮醜布去為他們自己幹的醜事如 「將犯法說成依法」等去找個藉口。但是,那眼見着特區公安濫權瀆職長大的一群呢?被身邊親共校長媚共高官薰陶長大的一群呢?劣幣驅逐良幣啊!你願意下一代被同化嗎?

答案是身為家長前輩的,有責任去保護年輕一輩。而「保護」者並非提供温室,乃為以身作則,給年輕一個思想,行為,邏輯,統一的楷模。身為年輕人,有責任去知「善惡、對錯、優劣、美醜」,斥「蠻權、黑金、骯髒、妖言」。「前途」很重要,但無論閣下的前途在投資銀行或是在國際企業,在麥記前臺或是大厦保安更亭,真正的成就,絕對沒有可能是靠着說非成是如狼,指鹿為馬如鷹之不要臉技倆的。

大家看看那一眾週末在關口帶着歡樂咭的一群,閣下願意跟他們一夥嗎?閣下願意兒子下一代跟他們尋找一樣的“歡樂”嗎?

當然,【剪掉一片強國小咭,健康人生新開始】對一群有家人在大陸者來說是負擔不起的奢侈。但無論諸君朋友今天已經在黑名單進不了大陸也好,豪情壯志自己已經剪掉惡習也好,必須到大陸探親未能剪咭也好,筆者誠心奉勸大家,世界很大,切勿受easy monies,特權方便,高薪厚利所蒙蔽。那一切容易得來的,乃真正毒品,上毒癮升仙代價乃一生名譽。君看看今天立法會禮義廉,特區公安慈母惡棍,妖言惑眾梁狼班子仍最佳例子。

切勿出賣人格邏輯,勿通匪類!

(撰文:陳在莒,「在莒」為筆名,校董,執業律師。尊崇「善惡、對錯、優劣、美醜」價值觀,鄙視「蠻權、黑金、骯髒、妖言」指鹿為馬政權)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12日 下午4:1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大陸倡延遲退休 練乙錚批有礙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