瞓身赤誠多謝您

梁班子禮崩樂壞600日 漠視法治劣迹斑斑

2014-2-24 04:24
字體: A A A

屈指一數,梁振英及其問責班子,由2012年7月1日上任至今,在上周上任日子剛過600天,對於在過去600日的施政表現,梁振英最常掛在口邊的形容詞是「行之有效」,而觀乎港人住屋問題是否解決了?貧富懸殊是否拉近了?以及中港矛盾是否化解了等問題之答案,他的施政是否真的有效,實是有目共睹吧。

自己施政未見大成效,惟梁振英早前卻對香港市民「曉以大義」,告誡不應「未富先驕」,換來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還以顏色」,反諷他是「未掂先囂」,而梁振英又豈止施政「未掂」,他及其班子在過去一年多,由於多次無視制度的規則及法治精神,不少政策及做法「未見其利,先見其弊」,令具制度化的行政機關盡見「禮崩樂壞」的情況,其問責班子更幾乎無人能倖免。

張炳良「口頭承諾」破壞法治

要數最新鮮滾熱辣的「禮崩樂壞」個案,自然是於上周六下午,在立法會內以低票通過的「雙辣招」《2012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其中運房局局長張炳良堅持把「加辣」的機制,以「口頭承諾」宣告放棄先訂立後審議(negative vetting),堅拒在法例條文之中列明,引起議員羣起質疑,認為政府是帶頭破壞法治,最終泛民議員在投票時決定離場抗議。

而同場加映的禮崩樂壞示範,還包括有身為行政會議成員的李慧琼及林健鋒,前者竟提出政府反對的修正案,後者就在議案表決時,雖然明知支持票勢危卻仍缺席投票,行政會議奉為天條的集體負責制,兩人似乎都盡皆拋諸腦後。

張炳良曾當過兩年立法局議員,也曾是部分民主黨議員的同僚兼是公共行政教授,卻混淆立法程序,默許人治取代法治,做法固然令人失望,而作為問責班子中民望最高的局長高永文,上任後雖然先後推出不同「照顧港人」的政策,但這些政策卻一樣有人治取代法治之嫌。

高永文立漏洞「禁奶令」

先說「禁奶令」,由於當局一直拒絕加入「日落條款」,加上法例條文並不清晰,就連政府本身,都同意並提出了修訂法例的草案,但最終卻因立法會鬧出「流會」,於是「禁奶令」原裝通過,也意味存在漏洞的法例正式生效;更甚是,明明本港並沒有奶粉荒的,只是當局一直未能跟奶粉供應商解決物流鏈的問題,不過高永文最終寧棄難取易,以「治標不治本」方式以圖見步行步暫緩問題。

而過年前內地爆發禽流感,作為食衞局之首的高永文,卻一直無視政府早年訂立的指引,拒絕暫停輸入內地活雞,最終帶有H7禽流感病毒的竹絲雞流入香港,港人於是在農曆年沒有活雞可食,而縱然當局曾表明,沒有理據禁止內地活雞繼續輸港,最後卻又宣布再暫停內地活雞輸港四個月,背後卻未見具有法理基礎,究竟是人治還是法治行先,實已一目了然。而當中還未計高永文跟其副局長兩人屢次前言不對後語,令公眾難以清楚食衞局的政策立場。

吳克儉秘密訪京疑求請示

香港教育政策長年為人詬病,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上場,教育政策更見混亂。這個一上任即面對反對推行國民教育運動的局長,上任初期即在沒有通跳傳媒下,秘密上京疑請示指令,有違反《基本法》第136條之嫌,他事後雖極力否認,但匆匆訪京只為「禮節性拜訪」的解釋,卻難以取信於民。

處理反國教一事盡顯不濟,而最終要撤回國教科,吳克儉卻未有為推行政策失敗而承擔其政治責任下台,令高官問責制再見名存實亡,及至去年北區幼稚園出現搶學位風波,他不單未能解決危機,更被家長踢爆他「篤數」誤導公眾,疑隱瞞K1學額欠多達1.5萬個這事實,而吳克儉近期要求全港使用學券的幼稚園,採取新的收生措施,即網上無限派表,一人一位註冊的做法,就被狠斥是無視幼稚園的行政壓力。

黎棟國干預執法司法

另一個示範禮崩樂壞的問責官員,是保安局局長黎棟國,他在任內曾失言呼籲女士少飲酒以避免被強姦,換來婦女組織狠斥。在菲律賓人質事件中,上屆是保安局副局長的黎棟國明顯跟進不力,至令人質事件已逾三周年,跟菲方的交涉卻進展不大。而針對近期的「驅蝗行動」,黎棟國在警方仍未調查之前,已公開指責當日參加遊行的人士破壞公眾安寧,直言警方會探取行動,既有干預執法及司法之嫌,更明顯是向執法部門施壓,混然忘記自己是行政體制中的政治問責官員。

至於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在港視發牌風波中的「一籃子」論,以及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在新界東北囤地醜聞中,多次對公眾隱瞞與誤導,甚至把兒子當成「太太家人」,均同樣反映一眾局長是如何無視固有的制度及懶理香港的法治精神。

而其實,就連身為資深政務官員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以及身為特區政治之首的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同樣成為「禮崩樂壞」大軍的一員。

林鄭月娥漠視法理依據早有先例

在梁振英民望低迷下,林鄭月娥行情相對愈見看漲,且肩負現屆政府多個重要的決策崗位,其中在「重中之重」的政改諮詢中更負責領軍,然而以「有商有量」為口號的諮詢文件,卻被批評是具誤導性,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就指,文件不盡不實,沒有清楚列明相關法律原則,而林鄭月娥甚至說出提委會組成「八九不離十」等欠缺法律依據的說話。

事實是,翻查紀錄,林鄭月娥為求「好打得」,就多次無視制度及權力的制衡機制,她曾經在公共行政學會午餐會上,發言批評申訴專員及廉政公署變成政府的主要施政障礙,而她在上屆政府出任發展局局長時,最後就留下了「必會一視同仁執法」的打擊僭建爛攤子,而再翻開更遠的一頁,林鄭月娥當年出任社會福利署署長時,設下申請綜援須居港7年的限制及之前不可離港逾56天的限制,也相繼經不起司法覆核的挑戰,背後反映的,恐怕是執行政策時對法理依據之漠視。

袁國強「政治包裝法律」

至於袁國強,他在去年12月,曾無視自己身份,公然接受有案在身的陳志雲訪問,而後來爆出李慧玲被解僱事件,他在此地無銀高調澄清律政司就陳志雲官司上訴的原因不涉政治,卻有違律政司不評論個別個案的做法。而在政改諮詢中,作為法律專業人員,他卻多次以政治包裝法律,既將「機構提名」合理化,又引用到普通法中的expressio unius原則(此拉丁文全句本為expressio unius est exclusio alterius,意指當條文已具體列出某件事的一項內容,則代表已排除沒列出的其他情況 ),去「解釋」《基本法》第45條的寫法,甚至不惜亂拋邏輯,務求封殺公民提名,以政治凌駕法律的態度,已達昭然若揭的地步。

而要數梁班子中最禮崩樂壞的示範人,實非特首梁振英本人莫屬。

梁特「零雙非」立法至今未見影

他在上任之初,為令自己的架構重組議案可盡快通過,竟向立法會施壓,要求讓議案可以「打尖」,無視行政立法之間的關係,更不介意把立法會配合行政機構這意圖曝露人前。而在上任之後,先藉此需時諮詢而改變宣讀《施政報告》的日子,由10月立法會會期之初,改為每年1月,復把特例當慣例,好能變相廢捍《財政預算案》的獨立性。

而他曾在上任之前,高調提出香港「零雙非」,更表明要立法禁止雙非孕婦來港生子,卻換來被質疑難有法理依據,而至今近兩年,當天揚言會立下的法例,卻仍然未見影蹤,也令人不免懷疑,過去年半的「零雙非」政策,究竟是有多少的法理基礎。

施政無力,外交上也令港人蒙羞。所說的,是在跟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在印尼峇里就人質事件會面,雙方的座位設置耐人尋味,竟無視外交的禮儀與原則,自貶了地位;事後他更有向香港傳媒隱瞞之嫌,令一眾香港傳媒從菲律賓的傳媒報道後,才如夢初醒知悉「港菲會」的存在。當然,梁振英的禮崩樂壞,還包括他數之不盡的語言「偽」街,以及在上任後不同的公文中,屢次「幹部上身」,常引中共用語,甚至把「青年」當「年青」。

查「禮崩樂壞」出自清朝章炳麟的《與簡竹居書》:「中唐以來,禮崩樂壞,狂狡有作,自己制則,而事不稽古」,意指封建禮教的規章制度遭到極大破壞。在二千多年前的東周,其時群雄並起,諸侯割據,令天子地位大不如前,在政權下移後,自古以來皆奉行的禮樂制度走向解體,諸侯紛紛自訂律法,結果是變成有法不依、無法可依的境地。

放諸今日香港,制度化的建設、法治精神及程序公義,本來都是香港賴以成功成為國際都市的核心價值,但當特區之首及其班子,卻對這些成功基石「有破壞、無建設」,然後還奢言自己是「適度有為、務實為民、穩中求變」,換來變了的,恐怕正是令香港今不如昔。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24日 上午4:2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冬奧開幕失靈五環 閉幕人力成功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