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國威多幅橫額大頭相遭燒毀割爛

范析852│高永文不能說的秘密:強國「寄血驗子」難法禁

2015-3-14 18:37
字體: A A A

一名香港女子日前身懷146支孕婦血液樣本容器,疑涉大陸孕婦「寄血驗子」服務,在大陸羅湖關口準備出境來港時被大陸海關查獲。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今日即展示「香港速度」,稱留意到有廣告指香港有孕婦血液檢驗胎兒性別服務,甚至之後再進行性別選擇分娩,同時透露正計劃草擬法例,連有關廣告都禁止刊登。

所謂的性別選擇分娩,反過來說,就是會因應性別而選擇作人工流產,在香港基本上屬非法。如今檢驗胎兒性別服務之所以受歡迎,最大原因,當然是「強國因素」。

大陸一孩政策增需求

雖然大陸已檢討一孩政策,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今年的工作報告中,也罕有地刪去歷年皆見的「堅持計劃生育國策不動搖」字句,但至少目前一孩政策在大陸仍在實施,令大陸父母不少都期望「一索得男」。

高永文提出要禁止刊登這些性別檢驗廣告,出發點固然是好,卻同時觸發很多疑問;最基本的一個,就是政府就算立法,法例都只能規管香港,如果有醫療商人一心謀利,在大陸賣廣告的話,區區香港法例又如何能禁止?更何況還可以再隔一重,透過「中介人」名義拉生意甚至登廣告。修訂法例的成效,恐怕已寫在牆上。再退一萬步說,君不見香港法例明明也是明文禁止代母產子,不也有人知法犯法,在外地以身試法而最後逍遙法外?

追本溯源,核心問題其實是大陸的生育政策;但作為區區一個特區官員,高永文固不能改變國策,以至陷入被動;與此同時,彼岸台灣卻早作出示範,同時反映特區官員今天的「香港速度」,根本是後知後覺。

台灣早禁母血驗性別

查透過抽驗母親血液來檢測嬰兒性別,早於2009年已經出現,荷蘭科學家從2003年至2009年間研究後發現,由於只有男性帶有Y染色體,透過偵測母親血液中是否含有SRY及DYS-14等Y染色體的基因成份,便能確定胎兒是否男孩;問題是,母親血液中若沒有這兩種基因成份,也不代表胎兒就一定不是男孩,故研究後來再從母親血液中,找尋到專屬於胎兒父親的基因多態性,從而確認胎兒是女嬰,總之就是能確認到胎兒性別。有關研究,曾經發表在《婦產科醫學會期刊》(journal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早在懷孕第五周就可以測試,成功率更稱可達98%。

不過,台灣方面在2013年,就認為以母親血液進行性別聯繫遺傳疾病檢查服務,有假疾病檢驗名義行性別篩選之實,因此直接發出禁令,禁止用母血檢驗性別;隨大陸其後也嚴打以血液鑑定胎兒性別,香港如今就成了中港台「唯一」的胎兒性別鑒定中心。

必須指出,台灣有關的法令,也引來業界的批評;但香港既然沒有相關法例,高永文今天才奢言要訴諸收緊法規,似乎只為回應公眾而作的應對招式而已。事實上,就以他指香港有法例禁止選擇嬰兒性別一說,如上文所言,有關檢測在懷孕第五周就可以進行,而香港的合法墮胎懷孕週數,是不得超過24週;換言之,有懷孕媽媽如狠下心腸,因腹中骨肉的性別而決定放棄,法例上根本無從阻止。高永文聲稱的「有法例禁止」說,恐怕是言過其實吧!

帶血液樣本入境未必違法

事實上,在有供有求的市場定律下,如此的「寄血驗子」服務跟水貨跟問題一樣,恐怕是無從禁止。雖然衞生署回覆傳媒時,表示按《預防及控制疾病規例》,把含有傳染性的血液或血液成分運進香港,須先獲衞生署署長發出書面許可證,又指入境物品的包裝須符合世界衞生組織要求;但如果血液沒有傳染性,有關法例或未能規管。更甚的是,如果樣本沒有違法但遭當局破壞,有關部門還得隨時會被索償呢!

翻查有關法例,其實更只是賦權衞生主任在署長的書面批准下,可為控制或防止任何構成公共衞生危險的疾病的蔓延而檢取物品,所以今天高永文也話中留情,只表示很多國家攜帶血液樣本,都需要向公共衛生部門申請,並指今次事件可能已觸犯法例,說穿了就是不敢斷言是已經犯法。

大抵由限奶令到現時的「寄血驗子」,作為本來只處理本地食物及衛生問題的食衛局局長,要面對的問題已經遠超香港地域,進而夾雜愈來愈多的強國因素,為政治正確而變得難禁又難管;惟高永文如今既再示範對法治及法律的無知,繼錯漏百出問題多多的「限奶令」後,只怕會在「寄血驗子」的問題上重蹈覆轍。

(撰文:范中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14日 下午6:3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聖心家長發起聯署 提醒校長阻欺凌爆料人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