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貂神偷 原來家中雜物都是牠偷的!

路見筆評│借民意反彈肆虐 警方禮賓府公然濫權

2015-3-15 19:33
字體: A A A

今天是禮賓府開放日,有團體事先張揚會到現場示威,結果警方嚴陣以待,據報派出至少500警力在場應付示威者。結果,現場沒有出現預期的大型示威,反而有零星的市民入內舉標語或黃傘,甚至只是叫了一句CY,就立即被粗暴制服及帶走。

警方和保安員今日的行動,絕對是執法不公,公然濫權損害市民的人權,世傑簡單舉幾個例子,說明給大家聽:

一、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今日入場後,換上寫著「本土民主前線」的外套,然後就立刻被10多名軍裝警員要求離場,原因是他的衣服有示威成份。然而,傳媒清楚拍到,有幾名支持政府的大媽,穿著「齊心撐CY」的T恤入場,順利遊覽無被阻止。

問題是,兩者都是身穿有政治訊息的衣服,為何大媽無事,黃台仰就要離場?難道反政府訊息等如示威,撐政府的就是言論自由?(而其實「本土民主前線」六字根本連反政府也談不上)

警方執法不公

二、必須承認,禮賓府是一個私人地方,政府有權設下守則,並禁止違反守則的市民進入。今日的入場守則列明,市民不得攜帶橫額、利器、示威物品及大型物件等入場;如不遵守場地規則,工作人員有權拒絕讓該人士進入,以及即時要求該人士離場。

但問題是,為何沒有犯規的人都要被趕?今日人民力量主席袁彌明無穿黃衣、無舉傘,無叫口號,順利入場,期間曾有一名男子在她身旁舉起「我要真普選」揮春,結果袁彌明在什麼都無做過的情況下,無故被警員強行推走。究竟警方以什麼準則去決定要她離場?是否因為她有政黨背景,就可以假定她一定會示威?

三、從傳媒的片段可見,有在場的女子舉起黃色雨傘,就被多名警員抬走,結果該雨傘不知所終。梁齊昕現身時,有一名人民力量成員大叫「CY」,即時被警員帶走,他一臉無奈地說「我嗌CY咋喎,(梁齊昕)真係叫CY Leung」。

最荒謬的是,幾名年輕人突然在場內一起舉黃傘,高叫「我要真普選」,然後多名身穿西裝的壯漢立即撲上前搶走雨傘,並壓向示威者,之後極粗暴地抬走他們。在場的陳同學表示,自己站在旁邊,什麼也無做,就突然被大量西裝人士捉走,並按他在地上,踩其臉部、腹部和下體,之後再帶走他。

舉傘愈帶來即時危險

然則,究竟一把黃傘是否等如「示威物品」?須知道,近幾日一直下著微雨,如果有人真的想開傘擋雨,又或者貪靚的女士想遮擋紫外光,那麼警方憑什麼一口咬定別人是犯規?執業大律師陸偉雄也向世傑表示,如果市民只是單純舉傘,除非警察有證據顯示他將會造成混亂,否則難以理解為何要禁止。

退一萬步說,就當他們真的是示威,違反入場守則,那麼是否代表警方可以如此粗暴地搶傘壓人?陸偉雄認為,警方動用的,不是符合比例之武力,「市民舉傘,沒有傷人,又沒有帶來任何的即時危險,為何警察要立即撲前壓下?點解唔可以先勸喻,才再帶人走?你咁樣撲過來,如果令該市民受傷,隨時會被追討賠償的」。

再者,該批西裝人士究竟是否警員也是問題。如果他們只是保安員,根本法律上就無授權他們使用武力,就算要抬人走,都應該要求警方介入協助。現在這批無穿制服無表明身份的不明人士無故抬人走,市民實可理解為是一種非法禁錮。

說到底,當年學民思潮黃之鋒與黎汶洛在升旗禮現場被保安無故抬走,曾引起社會高度關注,市民更狠批這是侵害人身自由。但是,今天再發生類似事情,或許因為大家實在已看得太多警察濫權,早已到達麻木的境地;加上經歷過上周的激進示威後,有市民已認同警方要嚴厲執法,結果卻助長了警察再次欺壓市民。

(撰文:金世傑)(圖片來源:SocREC)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15日 下午7:3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小童拎雨傘型黃汽球入新城市 家長被查身份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