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網誌│曾俊華盛讚學生領袖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狼的傳人

2015-3-16 11:30
字體: A A A

「古老的東方有一條龍/她的名字就叫中國/古老的東方有一群人/他們全都是龍的傳人/巨龍腳底下我成長/長成以後是龍的傳人/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永永遠遠是龍的傳人」。候德健《龍的傳人》如是唱。

但是,當龍的傳人,真好?

還是,當狼的傳人,更自在?

中國作家姜戎在他的小說《狼圖騰》中這樣寫道:「中國漢人崇拜的是主管農業命脈的龍王爺──龍圖騰,只能頂禮膜拜,誠惶誠恐,逆來順受。哪敢像蒙古人那樣學狼、護狼、拜狼又殺狼。」崇拜龍圖騰,跟崇拜狼圖騰,分別大概如此。

十年前在書店買這本小說,是因為它的封面。那雙深邃得像無底黑洞的綠眼睛,令我想起家中那些貓,在半夜裡瞪著我看的眼神。

那一刻,牠們像森林裡面守候美味小鹿的老虎。雖然熟知牠們脾性,即便跟牠們親密如家人,卻有忽然成為獵物的想像。也許貓跟老虎、跟狼都一樣,在血液裡面,始終流著「我其實不願被馴服」的野性基因。

法國導演讓.雅克阿諾把《狼圖騰》拍成電影,據說聘請一位馴狼師,花三年時間訓練三十五隻狼,但聽教聽話的,只有少數。電影講述男主角是文革時期到內蒙古下鄉插隊的知青,他被既兇猛又能忍耐的狼迷倒,便在狼穴偷走了一頭小狼,不顧友人族人的反對,把狼帶在身邊飼養。他把狼照顧得無微不至,保護牠、愛錫牠,自己捱餓都把肉留給牠吃,每天親暱地叫牠「小狼小狼」,但是,當小狼日漸長大,牠還是不甘被困,希望逃出牢籠。看似負心,其實只是想撿回獨立自主的尊嚴。

「小狼不是不會跟著牛車跑和走,不是學不會小狗的跟車步伐,但是,牠寧可忍受與死亡絞索搏鬥的疼痛,就是不肯像狗那樣被牽著走。」對於狼來說,溫飽非一切,自由才可貴。就像Jack London“The Call of the Wild”中的魔犬,最終聽從野性的呼喚出走。狼的野性呼喚,就是「寧化飛灰,不作浮塵。」而我們,卻仍然想當龍的傳人?

 

(原圖取自:《狼圖騰》電影劇照)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16日 上午11: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梁齊昕光復instagram facebook洗板兼問何謂「D7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