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alie網誌│悼念 妳和妳….

姚啟榮網誌│土地

2015-3-16 22:34
字體: A A A

農曆新年逐漸遠去了,尤其在悉尼的多元文化的社會裡,中國人的節日無疑是錦上添花。悉尼市政府最高興的是許多遊客從中國大陸湧入,趁澳元低企消費購物,帶動澳洲的經濟。最近看到一篇研究文章,探討中國人豪華旅遊的情況,提出幾點有趣的觀察。其中一點提到澳洲旅遊局一份2020年針對中國的策略文件中,目標是吸引富裕的夫婦來到澳洲遊玩,因為相信他們擁有與別不同的旅遊心態,希望探索和體驗本地的獨立的文化。不過更重要的是他們腰纏萬貫,又毫不吝嗇的消費模式,所以中國大陸的遊客在澳洲的大城市的確受到極大歡迎。

什麼是豪華旅遊呢?豪華旅遊的消費包括入住豪華酒店、私人別墅或私人海島、參加豪華遊輪或租賃遊艇、駕駛私人飛機旅行、參加冒險旅遊和特殊獵奇旅遊。換言之,你不用擔心這些中國遊客會在一般超市和你爭奪奶粉廁紙日用品。他們有興趣的是高水準的服務,行程也不會影響日常居民的生活。豪華旅遊的目的是滿足個人慾望,亦因此可以回去向人炫耀一番。最近新聞報導説中國旅客在南極大陸追逐企鵝的消息傳來,應該是豪華旅遊的一種新獵奇模式。他們買的是到達最特別的旅遊地點,追求的是一般人無法享有的尊貴服務。如果你的夢想也是南極旅遊,你一定要花許多時間仔細計劃到底乘船或飛機從南美抵達。中國豪客不用愁,祇要乘坐專機就安然抵埗。

中國豪客受到歡迎的另一點,就是他們向悉尼的豪宅進軍。農曆新年期間,不少的中國旅客參加的不是普通的觀光旅遊旅行團,而是由國內和澳洲的地產商安排的免費物業採購團,乘坐飛機來到悉尼購買豪宅。根據數字顯示,悉尼地產經紀推動中國投資者到來不遺餘力。從2006年到2014年,來自中國的投資超過400倍。他們有興趣購買任何物業,尤其是新落成的多層公寓,入住的都是來澳洲讀大學的國內學生。中國的富裕家長不惜購買一個單位,為了讓子女不必入住大學宿舍,甚至可以分租一個房間出去,賺取收入。多年前香港人也是這樣做,所以不用大驚小怪。那時候許多人為了讓坐移民監的家人住得舒服安穩,花錢買下物業,也間接促使了物業市道開始蓬勃發展。

澳洲人從前沒有想過物業價格會颷升得那麼厲害。我們心想土地一向不缺乏,為什麼需要那麼緊張購買房子?舉例來說,最多華人(國內人及香港人)聚居的地區好市圍(Hurstville)位於悉尼市中心以南26公里,華人佔人口百分之52.5,去年樓價漲幅達到百分之25.6。一幢半獨立屋2010年以65萬澳元購入,最近以一百一十萬售出。五年間,屋價上升了近百分之七十,難怪許多人焦急了。移民的華人對物業的位置有一定的要求,例如交通便捷,生活設施方便,購物時説廣東話和普通話一樣通行,另外附近也有公立學校。種種設施齊全,怎麼不會聚集了許多華人?

其他聚集了華人的地方包括悉尼以北的Carlingford區,華人佔百分之31.6,樓價升幅為百分之20;Epping區華人佔百分之29,樓價升幅達到百分之23。許多人見到拍賣時出價的都是亞洲人臉孔,以為中國大陸同胞又過來搶地,抬高樓價。事實上參與拍賣的人有些是南韓移民、台灣移民,甚至是移民了許久的國內人和香港人。他們都希望遷到一個更好的環境居住。有些原來落腳的地方不是華人聚居,經濟能力改善了自想搬到設施方便的地方。這個轉變是人之常情,不應該對他們的到來產生不明的恐懼。華人的社區多年來保留原貌,街道和商場熙來攘往,超市貨品散發熟悉的醬油氣味,你自然感受到這裡跟香港和國內許多地方同步,甚至有點時光倒流,景物依舊。

移民的人大都會住在城市,但也有人因為不能負擔樓價,又想有較大的空間,就選擇搬到郊區居住。數年前電視台有些節目就捕捉了移居郊區的人的生活片段。他們給予這種遷移一個美麗的名稱:搬到山區叫tree change,搬到海邊的叫sea change。不過許多原來住在鄉郊,生活貧苦的澳洲原居民土著,他們並無其他選擇。西澳洲州內共有12113原居民住在274個遙遠的社區部落,最近聯邦政府總理艾伯特支持州政府關閉一百個社區,停止對居民的支援。他的理由是政府不應該繼續無限期支持選擇這樣生活方式。

艾伯特説這是個選擇,侮辱別人,也侮辱了自己。不過出自自由黨黨魁之口,毫不奇怪,因為他的心目中沒有澳洲原居民土著,也覺得不值得為他們提供支援。其實政府的支援土著社區的金額,只不過是每年三千萬澳元。土著原來住在城市,白人來了聚居驅趕他們入內陸。如果可以重新選擇,恐怕很少人願意住在偏遠交通不方便的地方生活。説他們喜歡偏遠的內陸,是本末倒置、顛倒是非。不過現實生活裡滿腦子如此思想的人很多,從政的人只是考慮黨和自己的利益,人與人之間就不可能和平共處了。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16日 下午10:3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鍾樂偉網誌│韓國學生無校服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