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客剝阿里山樹皮留念 樹幹要包竹片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打仔女」是社會的錯

2015-3-17 17:54
字體: A A A

再一次證明,無論是哪一個年代的媽媽,都有選擇性失憶症狀。

例如,媽媽不曾在其他人面前承認打過我。

我告訴閨中好友,她們笑,「啲阿媽都係咁o架啦。」然後,當她們成為了媽媽,她們也變成了「啲阿媽」,也不承認打過自己兒女。

明明今天才聽說「女兒很不禮貌地當眾回我的嘴,令我非常尷尬,一怒之下,返家後打了她兩下嘴巴」。過了幾個月,大家重提此事,當事人拼死搖頭否認,「不會!我豈會打女兒?從她出生到現在,一下也沒打過。」咦?未到七月節,已經發生如此靈異的集體幻聽事件?

不過,在科學家的努力之下,現在「啲阿媽」對於「打仔打女」,有了更值得體諒的藉口,自此之後,她們就有大條道理為自己開脫。最近《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引述紐約大學社會學家Dohoon Lee的研究,指父母管教子女的方式,容易受經濟環境影響。經濟差,父母就變得比較嚴苛,對子女的耐性也會降低,於是體罰情況會增加。

研究人員對近五千個於一九九八年至二OOO在美國不同城市誕下嬰兒的女性,進行連續九年追蹤調查。在她們的子女剛出生,以及三歲、五歲、九歲的時候,進行詳細訪問,包括詢問她們有沒有對子女喝罵、咆哮、威嚇要趕他們出家門,甚至掌摑、打屁股、捏手臂、大力搖晃身體等。當她們的子女九歲時,研究人員還會收集她們的唾液樣本,進行荷爾蒙分析。結果發現,在經濟最差,或者在受訪者居住城市失業率上升的時候,「阿媽打仔」的情況就最嚴重。另外唾液樣本顯示,手下最不留情的母親,是家庭經濟壓力與精神壓力較重的一群,她們唾液中所含多巴胺的成分也最低。多巴胺有調節情緒、控制衝動和侵略性行為的作用,如果分泌不足,失落、憂慮的情緒會惡化,最終導致行為失控。所以「打仔女」是社會的錯,既然是社會的錯,「啲阿媽」就是在被迫之下打仔,撇除社會因素導致的行為失控,「啲阿媽」就從來沒有打過仔女了。

 

(原圖取自:梁齊昕fb)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17日 下午5:5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曾偉雄:佔領運動及七警已完成調查 等候律政司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