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吊高嚟賣」,感覺更high

李光耀的戰鬥格

2015-3-22 10:32
字體: A A A

最近,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盛傳病重入院,情況令人擔憂。雖說李光耀名義上已退下火線長達廿年,可是作為新加坡的開國國父,無可否認,他仍有形無形的影響著新加坡的近年發展。

李光耀作為一個領袖,從結果去「馬後炮」而言,他絕對是成功的:在限米煮限飯下把天然資源貧乏又無大國撐腰的新加坡打造成一個一級城市,民望長期高企(至少就老一輩的人民而言),國民尚算安居樂業,法治嚴明,生活環境優質 – 縱使國家被指生活乏味、無言論自由等,但人無完人,國也無完國;相信當他自己回望過去時,其傳奇的一生和頭頂着的光環也必是夫復何求的。

當然,偉大的領袖在政界大不乏人,但令我覺得李光耀特別的地方,在於他的「戰鬥格」和敢於「政治不正確」:有別一般政治領袖常見在形象上的小心經營、説話時的步步為營,李是經常勇於發表自己一些爭議性的意見 – 比方説,他著名的「優生論」、「同性戀者不應領養孩子」、「鄰國想看著我們死」、「鞭刑是需要的」等;他的言論惹火,但大鳴大放的風格、果敢的決斷力和懾人的説服力(因為他律師的背景吧!)卻反令人覺得他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人肉錄音機或説一句話也要逐隻字「擠」出來或只懂擲蕉做秀的政客。

至於説到「戰鬥格」,李光耀更是由壯年出道至晚年退居幕後,也從不吝嗇地和不同的對手「隻抽」、「互片」:建國前後和馬來西亞、印尼等鄰國鬥智鬥力,再和內部反對黨的抗衡勢力廝殺,又和外國傳媒輿論過招 – 對於打擊對手,他向來直認不諱,也去得很盡 – 如有一外國傳媒暗示他的家族有利益輸送,他會立刻行動歇斯底里地「告到你甩褲」至賠錢方罷休(可幸的是,畢竟李是律師出身,縱使他可能也是一言堂,但至少他看似「文明地野蠻」,允許反對其他黨派或聲音的存在,他只是會咬著你不放,也偏向以法律論據和途徑來達到目的,而非人治、黨治的低層次「搬龍門」或「莫須有」)。

可是,以管理角度而言,撇除慣常説的假民主,李為人詬病的始終是他真的是一個喜 micro-manage 的 controlling freak,變相令新加坡在意識形態上已掛「家長式」和「沉悶」的帽子,也令國民的思考較循規蹈矩,欠缺創造力; 亦正因人民普遍已習慣依賴政府的強勢有為領導去解決問題,不慣自求多福;本人認為新加坡日後能否持續發展,很大程度是視乎繼任領導班子的料子。

如上文所言,老一輩的新加坡國民經歷了建國前後的一窮二白,固然對帶領他們走向光明的李光耀愛戴有加;可是對於沒有這種集體回憶的他眾而言,他可能只是一個 old school 專制和危言聳聽的老頭子!可是他風格未改,不斷再三強調新加坡要自强,不然必遭淘汰(這論調在現今國泰民安的新加坡是有點逆耳的);更在前幾年身體還可時仍努力寫不同方面的著作,甚至主動提岀邀請各國記者和他作一系列專訪好讓他在晚年來一場「舌戰羣儒」回應一些富爭議性的議題,再一字不留Q&A 的輯錄成書 – 他的投入、魄力以及執著程度,以一個當時八十多歲、再不用什麼去證明自己或爭取什麼的「神級」政客,是驚人的。

有人説搞革命成功的人不代表管理國家也可同樣成功 – 對此,我絕對認同(單看我國過去百年人民的慘痛回憶便可略知一二)。李某程度也是革命先驅者(帶領新加坡先脱離當時他認為是無能的英殖民統治,後拒絕和馬來西亞政府在方向上妥協被踢出局而掙扎求存),可是他也是少數能證明自己在革命後能成功令國家免陷入混亂狀態,更令國家攀上頂峰的優秀管理人才。

因此,個人認為,李光耀正是那種你可以不喜歡他,但你不得不服他並要脱下帽子説聲「你有種!」的生命鬥士。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22日 上午10:3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狗隻中伏傷腰斷腳趾 鄉郊捕獸器近無王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