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廷清網誌│阿根廷式的狂野情緒

雲闊天清

-悠雲絮語

本人生於香港,現為中文大學學生,曾以工程系為主修,後來轉主修為哲學系,只因喜愛文字多於數字,認為唯獨文字可勾勒出大千萬象。閒時愛寫作,記錄過去,思考未來。在此跟大家分享一個九十後對社會議題的看法和生活感想。

雲闊天清網誌│旅途上

2015-3-18 23:01
字體: A A A

自從學會了走路,就知道這一雙腿是要去走不同的路。

路上,總會出現很多紛紜雜沓的路標。也有很多不同的聲音在耳畔響起:走東邊的路好……不,走西邊的路較好。不同背景的人,他們計劃自己旅途的方式不一樣,亦選擇了不同的路。他人的意見是重要的,但如果不加思索就跟隨別人的步伐,辨別方向和選擇路途的能力就會慢慢消磨掉,以致到了要自行抉擇的時候,變得不知所措,或者發現原來自己一直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走甚麼路,終致迷失。走路,就是不斷的探索和思考,隨著雙腳逐漸染上更厚的紅塵,人也慢慢從稚嫩蛻變至成熟。

如果想走新路線,或者較少人走的路線,或許一路上不會有路牌指引,那就要自行闖出一番天地了。未知的未來,茫無所依的不安,似乎走著走著,就要失足了。走前人未走過的路,總是困難而令人惶惑的,但總可以觀賞和享受沿途精緻的風景吧。走路,就是不斷的碰撞和學習,人總得學會去習慣不安的感覺。

在旅途上,總會碰到與你同行的旅伴,有的旅伴陪伴你走好長一段路程,有的與你並肩走一會後,就悄然離去了,曾一起燃燒青春,復又被歲月的風吹散,難以相聚。人事本就難求永遠,當下的時間亦難以牽住,它不斷在流逝。永恆太虛無飄渺了,只要曾經相約過一起看漫天黃葉遠飛,就已足夠。走路,就是不斷拋開舊包袱,然後以期待的心情迎接每一個將來。

沒有走不完的路,總走到終站的一天,旅程早晚會如遲暮的容顏,即將於轉眼間枯萎,然後紅塵會墮落地上,成為黃土。有時候,人希望能將路一直走下去,繼續探索生命的奧妙,但如果路是無窮無盡的,就不顯得那麼吸引了,走哪一條路,要怎樣走,也變得無所謂了。幸好,旅途總有終結之時,一切風景和人事亦顯得珍貴難得。

成功過的失敗了的,得到過的錯失了的,追憶過的忘掉了的,高興過的失落過的,皆成過去,計較已無意義。一段旅程的價值所在,並不繫於途中獲得多少財富榮譽,而是人清楚了解過自己想追求甚麼後,能選擇自己喜歡的路,並在旅途上找到自己的價值。

(ootbwc.com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18日 下午11:0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網上流傳李光耀死訊截圖 新加坡總理公署報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