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家新聞|睇得多鹹片 更加有「衝勁」

8仔筆記│打團派整江派中國爆「內戰」  「內鬥定律」躁動逼近臨界點

2015-3-19 02:49
字體: A A A

歷史的客觀規律果然不會因個人的主觀意志而轉移!

「新四人幫」(周永康、薄熙來、令計劃、徐才厚)倒台後,中共內鬥的步伐不但沒有減慢,反而進一步加快。

先是人大政協兩會一結束,「團派代表」李源潮(國家副主席)的愛將仇和(雲南省委副書記)即下馬。事隔兩日,輪到上海市政府副秘書長戴海波這個楊雄(上海市長)的左右手,二人都長駐上海,都是典型上海幫,而楊雄更是江澤民長子江綿恆的愛將。

一時間,「內戰」之聲響徹雲霄!

但其實,此乃中共專政體制的「內鬥規律」使然,習總即使強過秦皇漢武唐宗宋祖,若不進行制度改革,結果都只會是鬥垮鬥臭鬥個不休。

 

共產黨的基因缺憾:

關於共產黨的基因缺憾,前南斯拉夫共產黨中央書記及副總統吉拉斯(Milovan Đilas)早於上個世紀五十年代中期就已經奮起莫大的政治道德勇氣指出,「共產主義革命是以取消階級為號召開始,但最後竟造成一個握有空前絕對權威的新階級。其他的一切都不過是欺騙和錯覺而已」,而這個「新階級」,就是「政治官僚」,他們擁有的是行政特權,「這類特權從國家行政和經濟企業的行政一直伸展到體育、慈善機構的行政」。由於社會不能離開國家或政府而存在,以至這些什麼都管的新階級就像上帝一樣「無處不在,處處都在」。套用奧威爾經典名著《1984》的經典話語,就是:「老大哥在看著你!」(有興趣的文友可看吉拉斯於1957年出版的《新階級:對共產主義制度的分析》〔The New Class: An Analysis of the Communist System〕)

 

中共的「內鬥定律」:

比吉拉斯說得更透徹更貼近中國國情的是繼絕唐君毅、牟宗三的哲學家勞思光。他於1981年出版的《中國之路向》一書中指出,由於共產黨公開宣稱以「專制」為原則,「一黨享有統治及支配一切的特權,竟然也成為一個原則了」。是為「特權階級」的原則化。

而既然黨的特權可以成立,黨員的特權亦都順理成章可以成立,「又由於共產主義社會是一個權力歸於上的結構,這種特權的黨員即構成一個完全不受限制的支配者」,「更進一步說,握有特權的集團,既然將國家看成『屬於我們的』,則其任意胡為的趨勢,必定更比普通人強若干倍」,「這樣,革命特權集團遲早必定成為一個任意作惡的集團」。

至於共產黨內部「自我完善」的問題,勞思光更擲地有聲地作出反駁說:「當然,這時也可能有屬於集團內的某些有心人,來想法整頓,提出『紀律』,或者『制裁不良分子』的口號。但這種種作法,每每只演變成特權集團內部的鬥爭;原因是這些領導者本身也依靠這種特權而存在,他們永不能離開特權的假定去整頓。所以縱然有一些表面的效果,長期看來,特權集團的作惡,只有漲落的差別,而無法消除。」是為「內鬥定律」。

勞思光更以中共為例,指中共「獲得統治權力之後,種種運動層出不窮;但結果只是在擴大他們的特權,即所謂『鞏固專政』。到了文革運動出現,當時的領導人也未嘗不以『反官僚』之類的口號作號召,似乎他們為了整頓黨風而鬧文革。可是,結果只造成另一批更為任意胡為的特權份子。而文革派被打倒後,我們又看見另一些人在提倡『紀律』,又似乎要整頓了。結果還是特權份子橫行,處處『走後門』,時時欺壓民眾」。而問題就在於「只換了一些人,並未換掉特權結構」,只是將「一切壞事或錯誤都推在反對派的頭上」就算數。

 

結語:

順藤摸瓜,習總書記打貪能否打出根本性制度改革,還是鬧出個「八王之亂」,以至頂多好像中國歷史上的「中興明君」一樣來個官場大整肅,答案,恐怕早已寫在中南海新華門的紅牆上。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19日 上午2:4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思家新聞|瞓多一粒鐘 性趣增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