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丫海難 律政司不起訴其他失職人員

楊政賢指警方「準備晒啲片出來」 批終止調查證當天拘捕濫權

2015-3-19 23:03
字體: A A A

去年七一遊行,警方事後指責領頭車刻意「行得慢」製造混亂,最後以違反《不反對通知書》條件及阻差辦公,拘捕時任民陣召集人楊政賢,秘書處成員陳倩瑩,遊行司儀洪曉嫻、陳小萍,遊行頭車司機岑永根。經過近9個月的調查,警方昨日正式通知,案件完成調查,並無足夠證據證明任何人士觸犯罪行,變相宣布終止調查。

民陣晚上發聲明,指由當日警方上門拘捕至今,歷時二百多天,最後因證據不足而終止調查,證明警方在並未有充分的證據下拘捕,是濫用公權力恐嚇遊行示威的組織者,譴責警方濫權執法。

被捕者之一的楊政賢晚上接受《852郵報》訪問,透露自己當天被捕後,「警方做得好足,準備晒啲片出來」,以證明他是違反《不反對通知書》條件及阻差辦公,「當日警察當然係要有證據先拉我,搞左咁耐現時又話證據不足,阻差辦公有阻就有阻,有冇違反《不反對通知書》亦可以好快判斷到,現時話證據不足,反證當日根本係濫捕。」

楊政賢批評,警方如此的執法方式,現時常見於多個不同的抗爭場合,「『鳩嗚』都係咁,搵咗先算,但究竟有幾多原來事後係證據不足最後終止調查?如果你當時係證據不足下拉人,呢個可以係非常拘捕,係濫權;好似大陸咁,拉咗你,但最後原來唔會告上法庭,但現時完全冇有效的監察機制」。

他指出,警方的信件中,沒有交代究竟是警方認為是證據不足而終止調查,還是律政司認為「唔夠料告」,所以不作起訴,當中或可判斷警方的辦事方式,「你之後可以問,但佢(警方)多數唔答你」。而如此被警方「無理地」調查了二百多天,他將跟其他人研究是否會作出追究及投訴警方的濫權。

而在追究警方濫權之外,另一場「抗爭」其實已同步展開!他透露,當日被捕後,警方沒收各人的電話,由於認為此舉侵犯私隱及人權,另兩名被捕者、現屆民陣召集人陳倩瑩及遊行領頭車司機岑永根,已提出司法覆核,並正排期候審,希望透過法庭的判決限制警方濫權情況,捍衛公民權利。

楊政賢不諱言,警方入屋都需要搜查令,但香港現時未有就電話等有清晰法例,「好多被捕者唔知自己權利,就解鎖畀警察查手機,結果對自己不利。」而理想的情況,是警方如果要查被捕者的手機及電腦等,其實亦應該要有搜查令才能行事。

事實上,當警方不斷重申,網上罪案都屬真正的罪行,又動輒以不誠實意圖取用電腦這「萬能Key」罪名來作檢控時,卻沒有平衡的法例對警方的權力作出制衡,本來就製造了極不公平及不利被捕人士的情況,也跟警方的宣傳自相矛盾。

而其實充公電話實也有問題的,雖然警方大會聲稱,如不充公的話,有關人士會刪除資料毀滅證據,但警方又是否可以暫時充公被捕者的物業,以防對方毀滅證據呢?現實中的正常情況,警方在具有充份理由下,可申請搜查令搜集證據的,既然如此,為何一個在現實中的電話,也是屬於被捕人士的財物,警方卻能濫權地「特別對待」?

(圖片來源:楊軍@公民攝記)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19日 下午11:0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婚紗相要咁影先夠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