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蝗」銳變「愛國愛黨遊行」 陳雲:教番自由行要愛國

問責高官任命本屬行禮如儀 回歸後北京竟化成實際權力

2014-2-24 23:55
字體: A A A

根據《基本法》第四十五條,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是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而根據《基本法》第四十八條,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可提名並報請中央人民政府任命香港政府的主要官員。表面上看,中央政府似乎的確如中國社科院所言,對香港的行政長官及問責官員,擁有不任命的權力。

然而在英治時期的香港,港督亦是由英王任命。然而,這種任命在英國只被視作行禮如儀的程序,從沒有人認為英女皇會推翻英國首相委派港督的決定。縱使在主權移交以後,香港曾多次出現中央拒絕任命問責官員的傳言,不過香港人總對這些說法將信將疑,認為實際的情況不致如此。

中國問題評論員林和立向《852郵報》指出,行政長官向中央提交問責官員名單時,通常不會只提供一個名字。行政長官會根據自己的「心水」,按自己的意願順序排出每個位置自己的排名次序,然後交由中央任命。在極大部分情況,中央都會任命行政長官的「第一心水」。然而,在三司及教育、文化等有關意識形態的位置上,中央對這些位置的任命,似乎特別謹慎,強調絕對忠誠,以致出現下列最終疑似不獲中央任命的候選問責官員。

夏佳理第一人中箭下馬

綜合政界消息及翻查資料,以律政司司長為例,第一任特首董建華正式上任前,曾傾向以前自由黨副主席夏佳理出任律政司司長。不過,當董屬意夏佳理的消息傳出後,便引起本地左派強烈反感。夏佳理的中印混血兒背景,成為他被攻擊的軟肋。董建華雖然沒有屈服於這些批評,依舊在訪京時向北京提交了夏佳理的名字,但據悉本地左派已經告狀告到北京,而夏佳理不懂中文成為其致命傷,其位置最終由親北京法律界人士梁愛詩頂上。

教育局局長方面,在董建華第二個任期,一度有傳時任嶺南大學校長的陳坤耀,是董建華首選的教統局局長。然而,由於陳坤耀曾發表對鄧小平不敬的言論,以及中央希望培養時任中文大學校長李國章為未來特首接班人之一,董建華的首選再一次被否決。

及至梁振英時期,據聞梁振英本來屬意前教育學院校長張炳良執掌教育局。然而,由於張炳良始終出身民主黨,因此中央的最後決定,是安全系數更高的前考試局主席吳克儉。教育牽涉對香港學童意識形態的塑造,中央對該局的任命,似乎的確是更為重視。

黃英琦不容於左派

由此路進,資深文化界人士黃英琦不獲中央批准出任最終胎死腹中的文化局局長,實在是預計之中。不少人推測,特首梁振英原本希望透過任命與泛民關係良好的黃英琦出任局長,能更容易爭取立法會議員支持成立文化局。然而,有傳民建聯對黃英琦極為不滿,因此向中聯辦告狀。最終,黃英琦不獲任命,開設文化局的建議亦因沒有泛民支持而胎死腹中。

總括而言,社科院今日的言論顯示,中央政府視《基本法》中的「任命」為有實質任命權。但須知道,根據歷史傳統,港人即不應將中央政府對特首以至特區問責班子的的實質任命權,視作理所當然。在英治時代,所謂任命只屬行禮如儀。在2002年問責制推行前,司長級的升遷,更是應按公務員的年資決定,倘若中央不任命某位合乎資格成為司長的公務員,政府便必須作出賠償。由此路進,問責制的引入就如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讓中央的干預之手能伸到香港的官員任命。

而現在,社科院更將這個本就不應視作理所當然的實質任命權,進一步延伸至行政長官的任命。如果社科院的說法真的一如林和立所言,是代表中央的「潛台詞」,香港的市民及泛民主派,或許可進一步不要再對「泛民入閘」、「低門檻選舉」有任何幻想。

圖片來源:(汕頭大學、蘋果日報及政府網站圖片)

上篇:

北京曾拒任命特區問責官員 評論員指社科院說法可信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24日 下午11:5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北京曾拒任命特區問責官員 評論員指社科院說法可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