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稱有鄭容和個唱內部飛 逾40歌迷遭騙過10萬

小販管理隊人員自白:從來冇人話我知適當武力的界線

2015-3-20 10:00
字體: A A A

日前在中環執勤時,疑被小販推跌結果頭部受重創的58歲食環署小販管理主任胡廣森,留醫4日後最終傷重不治;當日掙扎圖擺脫拘捕的36歲巴基斯坦籍男子,事後向警方自首,後來被落案控以一項誤殺罪,案件昨日在東區法院提堂,押後至5月14日再審,其間不准保釋。

一宗針對小販的例行執法事件,最終鬧出人命傷亡,如此的結果相信無人願見,甚或被告逃走前的一剎那間,大抵也沒有想過自己成為殺人疑犯,未來甚至會身陷囹圄。

柔道教練教被推時倒地技巧

有官員事發後不斷以「暴力」之名來形容事件,卻是令問題失焦,畢竟除了佔領的公民抗命者外,沒有多少違法人士,會在被捕時自願被制服吧!引伸的問題是,究竟面對隨時有機會拒捕的小販,食環署小販管理隊的前線人員,是否有接受足夠訓練,以至既能自保,亦能合理地拘捕目標呢?

《852郵報》就成功訪問一名小販管理隊人員,解釋外界未必了解的工作。

公眾一般概念,是警方有拘捕權,可以拘捕違法人士,而其實小販管理隊人員在執法時,亦一樣有拘捕權的。然而,警方行使公權力之前,有接受專門的訓練,令他們知道如何使用相稱武力來制服疑犯,但小販管理隊人員原來並沒有接受相類訓練。「所謂的訓練,咪會喺外面搵人來教下你,例如柔道教練,會教你畀人推的時候應該點跌;如果畀人襲擊,我哋唔會還擊,只會提醒係應該避。」受訪的小販管理隊人員說。

該名人員指,小販管理隊的「最大武力優勢」,就是人多,「有咩嘢我哋咪成班圍佢囉!(咁如果佢走呢?)我哋會死拉唔放手。」如此描述,恰似正是曝光閉路電視中的一幕,胡廣森死拉目標人物不放手,兩人由行人路拉扯到旁邊大廈的樓梯,再拉回行人路,而之後就出現跌倒的一幕……受訪的人員不諱言,事件可能只是一場意外。

資深人員形容工作「如半隻腳踩入監獄」

然而,傷亡意外不一定只會選擇身穿制服的一方;當跌到地上的變成了小販,那本來的執法人員,也可能因此成為被告。該小販管理隊人員就直言,「係架,做呢份工前,已經有師兄講,你等如半隻腳踩咗入監獄,因為我哋可以隨時變被告。」該人員就舉例,知道有同事拘捕女小販,反被對方指控非禮,幸最後成功脫罪,「但如果甩唔到(罪),就連份工都冇埋。」

該人員續說:「其實我就算捉住佢隻手,佢都可能可以告我襲擊,雖然一路話我哋可以用『適當武力』,但從來冇人話我知,咩係『適當武力』的界線,所以只好自己小心。」翻查資料,2010年中,有食環署小販管理隊在屯門追捕年邁賣蕉小販,小販指有人扯其衫尾,令他在樓梯級失平衡仆倒濺血,幸他不是後腦著地,不然後果堪虞。

何謂「適當武力」?警方內部還有一個不向外公開的「動武指引」列表,把對方對抗分為多個不同程度,讓警員知道面對那一對抗層次時,就用何種武力方法來控制對方;不過,食環署就沒有類似列表,有需要時就只能召來警察支援,但有時在一瞬之間,前線人員根本沒有召警的空間,便得要使用武力,結果令自己跟對方都同樣蒙受人命及法律風險。

「執法人員」當真知「法」?

回歸基本問題,作為「執法人員」,又是否認為所受的專業訓練足夠?受訪人員坦言,訓練不會有太多,一定有進步的空間。

如此回應,聽來有點行貨,但其實被訪者作為「執法人員」,第一步更似乎要熟知相關法例;但涉及這方面的問題,即已突顯出有需要進步的空間。舉例說,被訪者知道自己有拘捕權,但之後只是「盡快將佢帶去就近警署」:

問:那落口供呢?
答:唔使喎,填一啲文件就得!
問:咁對方如果唔認罪呢?
答:咁我哋咪要用witness(證人身份)去指證佢。
問:咁你做得證人,咪要落口供,幾時落?等疑犯唔認罪先落返?
答:吓,唔知喎。

似乎由始至終,存在問題的並不是前線的食環署執法人員,也不是求謀生的小販,卻是一個不完善的制度,以至食環署的管理層。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20日 上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范析852│梁特治下形同「無王管」 政府至少三大廣告誤導公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