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欲訪柏林屠殺紀念館遭拒

處理活雞新應急方案「原地踏步」 高永文屢「搬龍門」難取信公眾

2014-2-25 01:11
字體: A A A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與本地家禽業界代表開會後,公布「應急大計」,表示當局正研究應急方案,在內地活雞恢復供港之後,容許本地活雞經查核後直接送到零售點,無需再經長沙灣臨時家禽批發市場,以應付4個月後倘若未能分流檢驗內地活禽的情況。

高永文指出,業界強烈要求盡快恢復內地活禽供港,但因為要落實分流,即使覓得適合地點,要符合所有法例,包括檢驗檢疫和環境衞生的要求,預計需時至少一年。

他表示,政府在參考業界的建議後提出新方案,若4個月後內地及本港活雞仍然不能分流,那恢復內地供港活雞後,唯一暫存地方仍是長沙灣批發市場,但會盡量安排兩地活雞出欄時間不重疊,萬一再發現內地活雞有禽流感,起碼可減少本地活家禽銷毀數目。

假若臨時家禽批發市場因內地活雞感染禽流感而須停止營運21天時,容許本地雞場把活雞運往過渡性的檢查核數站,核實後直接送到零售點。總括而言,這個新應急方案可令本地和內地活雞繼續供港,亦能減少禽流感出現時銷毀本地家禽的數量。他又透露,工務部門會詳細規劃,約兩星期後望能有較清晰的時間表。

不過,高永文提出如此的方案,卻再一次顯示當局在處理預防禽流感及活雞問題上,似乎一直沒有統一的標準,而高永文本人,更一再示範如何「搬龍門」,多次說法前後矛盾。

必須指出,「容許本地雞場把活雞運往過渡性的檢查核數站」,本來就是本地雞農在上月底時已向高永文提出的要求,然而當時高永文卻以「法例規定」為由,指本地及內地活雞均須先經過長沙灣批發市場,短時間內難以更改而拒絕。而為何才一個月的時間,當日因「法例規定」而出現的限制,現時卻忽然消失?而翻查資料,相關法例其實都可透過「先訂立、後審議」的方式立法,既然如此,當天食衛局是不為還是不能?

其次,高永文現時提出的所謂「應急方案」,仍是會沿用僅有的長沙灣批發市場,而高永文又表明,中港活雞分流的設施,預計需時一年才落成。既然如此,即4個月後內地活雞「解禁」,屆時仍沒法實施中港活雞分流,即到時勢要「還原基本步」,以跟現時同樣的方式處理活雞,那根本還有需要禁止內地活雞進口4個月嗎?

第三,如果存放在長沙灣批發市場內的內地活雞出現禽流感,同場的本地渦雞,縱然分欄存放,基於公眾衛生考慮,以及一貫的處理方案,本地活雞都需要一併銷毀的。既然如此,那所謂分欄處理可減輕損失,是否有置市民健康不顧之嫌?而如果分欄處理就能解決,那關閉市場運作21天的意義何在?當局又如何保證,禽流感病毒不會越過分界線?

至於高永文曾稱不需要「一刀切」限制內地活雞供港,然後又在理據不充分下,宣布禁止內地活雞輸港,還有曾指文錦渡口岸地方不足,然後又改口正在物色地方等,《852郵報》過去已曾撰文分析,不贅。

而可以肯定是,作為掌管衛生政策的官員,被市民視為對公眾衛生肩負把關保護重責的問責局長,面對港人明明已經歷一次又一次的禽流感襲港,高永文卻一直未有一致性的處理方法,以至取態說法多次轉換與搖擺,那又如何叫公眾能放心與信服呢?

koo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25日 上午1:1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田少還擊疑似官方「來論」 梁政權自由黨關係凍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