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家新聞|凱特自爆預產日 隨時影響大選

讀者投稿|鍾誠祥:上亞厘畢道家暴疑雲的啟示

2015-3-20 23:23
字體: A A A

前幾天中區上亞厘畢道一座大宅裏,一女子報警指遭虐打受傷,要求警方到場處理及送她入院檢驗。警察和救護員迅速到場,但在大宅外遭報警女子的父母指家中無事,女兒毋須送院,結果警察和救護員收隊離去。此事立即引起社會譁然,質疑是否因為大宅主人的身份影響了警方的行動。

誠然,筆者並不認為警方是基於大宅主人的身份作出收隊決定,因為警方基本上只是貫徹其對家庭暴力事件漠不關心,甚至是冷酷無情的態度。不信嗎?讓我們換個場景,把上面發生的事在一個住公屋的尋常百姓家重演一次,看看會出現甚麼情況。

一位多年來關注家暴問題的朋友向筆者提及幾個不同的真實個案,他指出警方在接獲一名女子受虐的報告後派員到達事發單位門外,懷疑是施虐者的男士開門,警員詢問男子時指有人報警報稱被虐,要求男子讓警方調查。結果男子口裏吐出「沒事」兩個字並關門,警員見狀便收隊離去了。

該位朋友又指即使警方成功進入單位調查,通常都會公開詢問懷疑受虐者是否追究。試問在兇狠的施虐者面前,受虐者該如何是好?警方此舉豈非等同叫受虐者不要追究?即使懷疑受虐者堅持追究,警方通常都會以「大家是一家人」、「床頭打架床尾和」或「追究牽涉複雜的程序」等說話游說受虐者放棄追究。總之,筆者很深地感覺到警方基本上是以阻止家暴事件成為正式個案作為處理家暴事件的方向。

香港第一家庭的懷疑家暴事件,讓平日不大關注家暴問題的市民,認識現時的家暴處理和支援是何等的不足。筆者期望社會對上亞厘畢道那位女子的關注可以轉化為對香港存在已久的家暴問題的關注,共同聲討警方過去漠視家庭暴力案件的取態。當輿論不斷質問警方當天在上亞厘畢道為何選擇收隊時,筆者也期望同一情況在公屋單位出現時,社會也提出同樣的質問。

近日互聯網上更有人發起「拯救齊恩」的行動,可惜筆者隱隱然只看見該等行動最終僅是一種政治表態。如果這些有心人真的希望拯救家暴受害者,是不是應該成立這方面的民間緊急支援服務?如果全民真正關注家暴問題,請大家下次再聽見住所附近出現疑似家暴情況時,能夠挺身協助,最少也要好好監察警方處理事件的手法,讓家暴個案獲得妥善和合理的處理。

當梁特首在報章大聲疾呼,要求社會給其女兒空間,筆者在此也希望社會把握今次對家暴問題的關注,要求梁特首正視家暴問題的處理和支援。我們不但希望齊恩可以好好生活,我們更希望一眾無辜的家暴受害者可以獲得社會的關注、關顧和保護。

(撰文:鍾誠祥)(《蘋果日報》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20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警隊談將來強國式吹噓 香港治安好功勞只歸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