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隊談將來強國式吹噓 香港治安好功勞只歸警察

警隊官方歷史葛柏獲稱英雄 廉署打貪被形容「做得太過火」

2015-3-20 22:15
字體: A A A

一場佔領運動,香港警察多年來努力建立出來的專業形象幾乎盡毀,取而代之的,是被揭發有數之不盡濫權的情況,甚至屢屢無視指引行事;警隊為亡羊補牢重建形象,就找來警花拍片做軟性宣傳,亦製作新宣傳廣告,圖重新獲得公眾的信任。

不過,要重新信任警察,又談何容易?《852郵報》為重新了解香港警隊,於是翻閱警察網頁的「警隊歷史」資料,竟無意中發現暗藏「國教科」式的隱惡揚善資訊,警隊向公眾提供的歷史描述中,出現明顯失實偏頗的情況。

創造傳奇之時貪污盛行

其中在〈創造傳奇1967-94〉篇章中,就談到六十至七十年代的一段歷史背景,眾所周知,當年警隊貪污問題嚴重,但警隊卻對此輕描淡寫,先指「貪污主要是由於工資太低而引起」,然後甚至有扭曲歷史與暗批當年成立的廉政公署之嫌。例如在談到總警司葛柏被揭發貪污的一段,是如此寫的:

「彼德葛柏是一九六七年事件中的英雄之一,曾經在街頭與騷亂者對抗。但當薛畿輔處長於一九七三年六月面對葛柏,並提出葛柏秘密財產的證據時,葛柏暈倒了。這件事極為轟動,也帶來了影響深遠的後果。」

當今天反水貨客示威者未有打破一塊櫥窗玻璃,亦未有令任何人傷亡下,梁班子成員已經冠以「暴徒」之名,但當年造成市民人心惶惶及人命傷亡的六七暴動,卻在警方的修飾下,成為了「一九六七年事件」;同時更特別強調,被視為貪污大老虎的葛柏總警司,是處理事件的「英雄之一」。

查葛柏在六七暴動時,曾堅持其執法方式而引發過不滿,後來被嘉許鎮暴表現卓著,但說他是「英雄」,對於強調不應存在英雄主義的執法部隊中,如此之形容,既是過譽,更有美化他之嫌。

廉署描寫「捉葛柏」更客觀詳細

篇章繼而指,「葛柏逃離了香港,使民情洶湧,抗議之聲不絕」,只以20字描寫當年社會民怨爆發的情況,再稱事件直接促使廉署的成立。不過,如果翻閱廉政公署的形容,描寫就詳細得多:

「一九七三年,總警司葛柏被發現擁有逾四百三十多萬港元財富,懷疑是從貪污得來。……葛柏潛逃令積聚已久的民怨立即爆發。學生們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集會,抗議和批評政府未能恰當處理貪污問題,集會獲數以千計的群眾響應。市民又手持寫著「反貪污、捉葛柏」的橫額到街上示威,要求政府緝拿潛逃的葛柏歸案。」

事實上,警方不單隻字不提葛柏貪污的財富之巨,更再次輕描淡寫把他的「潛逃」形容為「逃離」;還未計當年「反貪污、捉葛柏」實是一場社會運動,又豈只是一些「抗議之聲」?

撲滅貪污令警隊留「刺痛的傷痕」

不過,最令人驚訝的,是警隊形容廉署當年打貪工作的描寫:

「毫無疑問,警務人員成為主要的對像,因為男女警員尤其是軍裝警員,在日常工作中與市民有最密切的聯繫。打擊貪污的行動既無處不達,也認真嚴厲,不少人因此 被捕。在警務處和社會裡,很多人覺得事情做得太過火,他們認為多年已為人接受的做法,或者當局已熟視無睹的做法,現在卻受到仔細調查和檢控。」

「一九七七年,警務人員對很多人認為他們是犧牲品的事提出抗議。數以千計的警務人員列隊遊行往警察總部或舉行聚會,抒發他們的忿怒和苦惱。考慮到原意是好的事也可能做得太過火這一點,政府對過去幾乎全部個案所涉及的大部分是小規模貪污事件,發出特赦令。」

最後,警隊再以「撲滅貪污運動也留下了深刻和刺痛的傷痕」來總結整場的廉署的打貪工作,惟事實是,多得成立廉政公署,才令一隊腐敗的香港警隊得以撥亂反正,而大抵沒有多少市民會認為,撲滅貪污對警隊之影響,其實是留下「傷痕」吧。

全文不稱貪污是犯法、罪行

事實上,綜觀警隊就自己過去曾有著嚴重貪污問題的歷史,完全沒有以「罪行」或「犯法」等字眼來作描寫與形容,反而把貪污形容是「多年已為人接受的做法」及「當局已熟視無睹的做法」,而當年警隊更無視法治,明明自己違法在先,卻還組織示威,並稱是「抒發他們的忿怒和苦惱」,惟諷刺是一句「發出特赦令」,足以道破貪污是違法的本質。

一篇警隊的歷史文章,反映的不單是警察的過去,其實更顯示今天的警務處,似乎欠缺正視自己黑暗過去的勇氣,大抵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在去年928後,警隊被質疑亂放催淚彈,他就肯定警員「你無做錯到」,那種不願檢討和反省的態度,正是如此煉就而成吧!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20日 下午10:1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地產小子網誌│通風帶不宜建屋?還有替代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