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仔筆記│港府內部數據顯示  「一日兩行」阻到「零」個水貨客

為香港,年青人還要付出多少?(上)

2015-3-21 19:07
字體: A A A

雨傘運動由學界罷課開始,年輕學子勇於擔起香港未來,日夜睡在街頭的場面歷歷在目。當雨傘運動結束,香港進入「後佔領時代」,不斷有大大小小由群眾自發的示威活動,包括「鳩嗚」行動和反水貨光復行動,當中亦不乏學生身影。

近日有報道指,警隊高層已發出新指引,所有警務人員將「更嚴格地」防止任何三人或以上的「可疑集會」演變成示威,只要執法人員認為集會對公眾安全構成威脅,都可中止集會及登記集會者的身分證,若有人拒絕服從,警方則可以「阻差辦公」為由拘捕。當中值得關注的是,往往站在最前線的都是這些沒有「包袱」的年青學子,越來越多年青一輩選擇走上街頭抗爭的同時,群眾給予厚望的同時,他們又是否擔得起背後的風險。

事實上,連續幾周的光復行動可見,警方執法手段較往日嚴格,以不同理由拘捕數十名示威者,當中更包括多名16歲以下的中學生。往往這些年紀較輕的被捕者都未必有足夠法律知識保護自己的權利,有些被捕者於警局被警方以各種理由拖延見家人和律師,有些扣留足足48小時,甚至有示威者指被警員多次毆打,恐嚇。更甚者,這些年輕示威者一旦成功被檢控,最高刑罰將可能是入獄及留有案底,留有案底將對未成年學生的前途留下深遠影響。

對此,曾發起光復屯門和元朗的本土民主前線(下稱「本民前」)發言人黃台仰(Ray)就指,自己及組織成員在遊行或行動中,亦有主動與年青學生溝通,了解這些學生出來的目的,以及提醒活動所涉及的風險。他多次強調,無論成人或未成年人不應率性而為,在行動前都應思考自己可承擔的結果,包括法律上及個人的後果。現時仍需前往警局報到的他坦言,家人其實都很擔心他的安全,對他的政治立場更是表示反對,但他表示,這就是他要為自己負上的後果。

而每一次行動後,本民前成員其實都有到警署聲援及私下提供義務律師予被捕者,包括早前一名被捕的理工大學學生外,本民前亦有協助其他被捕者。不過,他指他們也不能知道誰被捕,亦要到處問人,有時並不能馬上提供支援。

經過多次光復行動,黃台仰表示,無論以前或以後,都會提醒示威者相關被捕風險,指任何人若出事都可以尋求本民前法律援助,亦承認以後法律援助會做得好些。但是,面對警方日益強硬的打壓,組織者亦無從提醒示威者可以如何小心,以免被警方拘捕,「因為警察可以用任何理由拉你」。面對無理打壓,無論是示威者或旁觀者都好,都有被捕心理準備。例如,本民前的一位朋友,無故在現場行過就被警方指襲警,後來又改指控「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由此可見,並非示威者太「激進」,反而凸顯了警方執法的準則十分模糊。

黃台仰續說,所謂的大眾及傳媒眼中的「激進」,不過是進入商場進行示威及一些言語上的謾罵,示威者並無任何主動攻擊的行為。直至到光復行動舉行至第四次,才出現上次(3/8)屯門個別示威者的衝突,已見示威者之克制。而且,事實上現場亦有不少示威者曾勸阻,以免令事件惡化,由此可見即使有部分示威者採取更激進行為,每個示威者有獨立思考能力,不會受現場氣氛影響,而魯莽行事。

大律師楊岳橋指出,現時佔中義務律師團仍在運作當中,亦有個別律師願意提供法律援助給光復行動被捕的示威者。因此,他表示,若有市民因光復行動被捕,可向律師團求助,義務律師會陪同示威者錄口供,以及提供法律意見,但是否為示威者義務上庭打官司,全憑律師自行決定。他認為,參與每項社會運動,任何年齡的示威者都有責任衡量被捕風險,以及清楚法律援助的程序。

佔中律師團熱線:9146 3653
511傘下支援組:https://www.facebook.com/511arresteesupportgroup
本土民主前線:https://www.facebook.com/hkindigenous

(圖片來源:朝雲facebook)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21日 下午7:0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藝術發展獎爆總評審改賽果風波 評審質疑無視程序凌駕專業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