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解謎App考起萬千網民 「第一次見到他,我只是個小孩…」

為香港,年青人還要付出多少?(下)

2015-3-22 19:48
字體: A A A

自反國民教育運動開始,激起莘莘學子奮起抗爭,爭取自己的未來。常有人說,學生是最沒有包袱的一群;不過,在讀書大過天的香港,放下學業未嘗不是一種犧牲。面對動盪不安的環境,學生只能以行動來反抗內心對未來的失落,卻負上原不應該負上的政治責任。

一名於「光復行動」中被捕的大學生A(化名),分享其後的被捕經驗,令他感受很深。有時,即使在事前知道所有的法律程序,知道自己在法律上的權利,並不等於面對警察時能夠行使,在扣留的40個小時中,心理壓力無處不在。他坦言,現時的警察越發猖狂,亦不怕明目張膽違反法定程序。

遭警扣留期間「與世隔絕」

他憶述,在被警方扣留期間,首先警察會以不同藉口拖延,不讓你打電話給律師和家人,讓你徹底陷入孤立無援的處境數小時,然後逼你錄口供;警察更會用不同的粗言穢語謾罵你,恐嚇的程度,絲毫不遜於鏡頭下示威者對住水貨客的謾罵;而且,在警局孤立無援的時間,「你唔敢相信外界有人幫緊你」,又試過聽到鄰房另一名被捕者,疑似被毆打時發出的慘叫,這些心理壓力無疑令自己會擔心將面臨同一下場。

他認為,在「與世隔絕」幾個鐘,已足以讓警察瓦解你的信心,一些年紀較小的被捕者,可能在不熟悉法律程序下,未有行使自己權利和沒有律師陪同之下錄取不利自己的口供。

「光復」比「雨傘」更見效

最後,A表示「光復行動」的確在短時間令政府必須正視水貨問題,總較79天的雨傘革命最後甚麼成果都沒有好。他坦言,在場目睹不少都是中學生模樣的少男少女與警方對峙,不禁想到底大人去哪了,怎可容許政府漠視民生問題,還要手無寸鐵的小朋友站到那麼前。

他強調,自己沒有後悔過當日到達現場,在沒有被定罪之前,自己都是清白的;如果後悔,認為自己有錯,「咁就輸咗畀佢(警察),成功打壓到成個運動」。

這一邊廂,在警局被捕者可能感到孤立無援;另一邊廂,至親與朋友不僅會心急如焚,更可能要為被捕者交上幾百至數千的保釋金和律師費,這些都不是一個學生能承擔的。最後,個人責任其實亦需由一家人來承擔。

為香港留案底也不怕

一名16歲被捕者的弟弟就表示,兄弟兩人亦常常關注香港的社會問題。當日他雖知道哥哥參加光復行動,但未想過哥哥會被捕。當朋友通知父母和他時,父母當下反應是十分氣憤,哥哥「又搞出事」。至今,父母仍為哥哥將來可能留有案底而耿耿於懷。保釋後,由於父母及自己都並非十分了解相關法律,哥哥未來上庭亦多與朋友商量,自己亦並非太過清楚目前進度。

不過,弟弟就表示,哥哥認為自己的行為,是為了香港付出,「覺得沒有所謂」。再者,哥哥自覺不是讀書的材料,即使留有案底亦不怕。

學民籲學生顧及父母感受

學民思潮發言人黎汶洛亦透露,學民思潮也有個別成員參與反水貨行動,學民思潮不會干預。一旦中學生需要任何法律支援,亦可向學民求助。不過,他強調,目前光復行動只是階段性勝利,政府仍未有就核心的「一簽多行」政策作出任何檢討。

黎汶洛亦提醒學生,參與社會運動時,除了要了解行動的目的和法律責任之外,也要顧及父母的感受。學生需要自己衡量取捨,是否一定要以直接行動參與高危的活動;未能承擔者,其實也可選擇其他表態方法,例如致電食環署等逼使政府行動。

胡適嘗言:「一個常態國家,政治的責任在成年人,年輕人的興趣都在體育,娛樂,結交異性朋友;而在變態的國家,政治太腐敗,沒有代表民意的機關存在,那麼干涉政治的責任必定落在青年學生身上」。在「多謝學生」、「支持學生」的之外,勿忘學生犧牲自由所換取的自由,大人亦能同享。

(圖片來源:朝雲facebook)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22日 下午7:4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網民考古大發現 雍正皇帝跨時空著Air Jordan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