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跑「立項」 勢迫深圳讓空域

監警會委員 大爆郭琳廣新委員開會「奇聞」

2015-3-23 10:16
字體: A A A

監警會去年換主席,由郭琳廣頂替翟紹唐,兩人工作的評價如何,相信經過一場雨傘運動,大家都心中有數;但原來監警會內部的士氣,也在換主席過後,變得很低落。

《明報》政情專欄「李先知」今日就引述監警會委員稱,翟紹唐本身較熟書,做事有決心又重溝通,樂於聆聽對投訴警察制度不滿的人士,並由他本人或監警會委員親身講解;至於郭琳廣則手法較保守,求穩陣,甚少和不滿制度的人士和組織會面,雖然能減低風險,但又同時令不滿警察者「谷爆」。

另外,翟紹唐年代開會,原定兩小時的會議大多都會超時,不過換上郭琳廣,他開會不足一小時就會離開,「滾水碌腳」,而且每當有人發言稍長,他都會不耐煩,甚至打斷對方,漸漸地在最近一次大會都少了人發言。

除了主席外,監警會今年初加入8名委員,不過當中有部份不太熟書,開會不帶文件,更似開會前都沒看文件。而且新委員亦不太理解會方一直沿用的不成文規定,例如中、英文通訊翻譯不用直譯而可意譯,結果就因秘書處有一次把「lunch」譯成「聚會」而非「午餐」,就大發雷霆,電郵給當事人和全體委員投訴。

至於秘書處本身也是苦不堪言,事關監警會有百多名觀察員,負責觀察及匯報投訴個案的調查,然後向監警會匯報投訴警察課進行的會面及證據收集是否公平公正。去年佔領運動投訴大增,主席同意委員建議多增約100名觀察員,一直負責觀察員工作的秘書處職員卻只維持兩個,當秘書處人手沒增加,就大增觀察員,他們的工作量有多大,實可想而知。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新委任的8名監警會委員,有部份具「撲滅罪行委員會」的背景,甚至有委員去年雨傘運動期間曾兩度出席撐警活動,是以監警會開會時,除了有不熟書及漏帶文件的新委員外,也有開口閉口「多謝警方努力」、「警方好辛苦」的新委員。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23日 上午10:1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健民反擊梁特:一向不用「中國崩潰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