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廣德提三大理據 解釋為何三跑貴外國十倍

劉山青網誌│未來基金是為絲路基金而設

2015-3-25 14:12
字體: A A A

曾俊華在其網誌「絲路基金」中表示,「今年的預算案中,(我)建議香港優勢產業應該及時把握國家「一帶一路」的新機遇,亦提出了政府會積極研究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AIIB)。」及建議「一位香港大學女同學」參考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的專訪。

本文認為未來基金的設立是為了將外匯基金的約3分之1的2千多億港元及其他,(最高可能達4千億港元),投入以私募基金形式運作的「絲路基金」,以配合亞投行為「一帶一路」的周邊國家的基建項目的融資安排。其本質是一種政治報效。

筆者的論據基本上來自曾俊華文章、周小川專訪和《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報告》。

外匯基金

外匯基金的主要投資組成是支持組合(佔其一半的貨幣基礎)、投資組合和長期增長組合。

外匯基金在2013年有886億投資在較長線的「長期增長組合」,主要是私募基金和房地產,其內部回報率為15.9%,遠遠高於其投資組合(不包括長期增長組合)的回報率的4.9%。

「長期增長組合」的投資上限為外匯基金的3分之1 (即2102億),但因無法找到足夠的合適的投資對象,因此「長期增長組合」只能運用了其2013年承擔額的52%。

未來基金

根據《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第二階段報告》,曾俊華計劃將目前的土地基金的2200億和每年盈餘的3分之1注入未來基金(未來6年預計為每年125億)。未來基金的一半預留在「長期增長組合」。這約1千億的投資策略為:投資期“禁十年提款期”(超出於一般私募基金的5至7年);不規定投資組成;不設定特定投資回報率;其投資策略和組成需每年諮詢財政司。

換句話說,未來基金改變了目前的外滙基金的遊戲規則。財政司可操控約4千億的「長期增長組合」進行更長期的投資。

亞投行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是為一路一帶的沿途窮國家發展基建工程專案,如鐵路、公路、港口項目等而設的。

絲路基金

中國出資400億美元在2014年11月8日成立的絲路基金,為“一帶一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基礎設施、資源開發、產業合作和金融合作等與互聯互通有關的專案提供投融資支持。「將來如果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正式啟動了,絲路基金也可以與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安排做股權或債權投資上的合作。」

周小川專訪

周小川表示:
「從資金的需求方來看,現在有些專案希望尋找股權投資。就股權投資(直投)而言,比較多的是私募基金(private equity),通常其投資期限是7-10年,對於一些發展中國家中長期的基礎設施建設而言,就嫌短了一些,最好有一部分資金的期限能夠到15年或者更長。因此,從專案需求的角度看,存在對比PE期限更長的中長期資金的需求,比如說公路、鐵路建設。」

「中國可以做一些做中長期的、以股權為主的基金。期限可以再長一些,瞄準一些有戰略意義的中長期項目。」

「絲路基金—–是投資週期更長的PE」。

「外匯儲備通過其投資平臺出資65億美元—–中國外匯儲備比較多,可以拿一定量的小比例來做中長期項目直接投資。外匯儲備管理的大原則還是安全性、流動性、保值增值。」

「一些人才對某一區域非常熟悉,有相當多的當地人脈,就可以做一個該區域的子基金。子基金的好處,一是有利於搭建專門團隊;二是有利於財務核算,建立有效的激勵和和考核機制。」

「絲路基金(不會成為)多邊開發機構(MDB)—-,由那些有資金且想投資的主體加入,—-清晰簡單,不需要太多的平衡術。」

報效國家

由此可見,特區為祖國多作貢獻的方法很多。

曾俊華設計的未來基金,讓香港可以投入數千億進入絲路基金的子基金,遠比國家外匯所投入的65億美元(500億港元)為多。而且,相對於只有3千億港元起步的絲路基金,其規模不容輕視。絲路基金是一個私募基金,比亞投行更靈活,更適合未來基金投資。

有些人擔心曾俊華會把香港的儲備花光,明益太子黨。但從目前發展來看,我們只能頂多指責為第三類貪污;即是,它在法理上不屬於犯罪;它只是在政策設計上有利國家發展「一路一帶」。其長遠投資也不一定對香港有損,只是習近平會否在曾俊華退休後打賞他,則無人可知。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25日 下午2:1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黎廣德網誌│貪官賺盡 香港埋單──兼回應沈建法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