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自由指數大跌3.1分 九成受訪記者稱自由倒退

新聞短打│兩警寫錯「農和道」被指夾口供 被控襲警罪記者脫罪獲訟費

2015-3-27 14:30
字體: A A A

佔領期間被捕及檢控的人士,近期陸續被解上法庭接受審訊,但愈來愈多個案顯示,警方先涉有理無理拘捕市民,卻無視自己證據不足,結果反涉違法侵害市民人身自由,往後隨時遭當事人法律索償,卻又是要公帑「埋單」。

即使是送交法庭的部分個案,其實證據也不見得充分,幸香港當前司法仍然獨立,才令公義還獲彰顯。

最新一宗個案,是去年11月底雙學宣佈圍堵政總期間,《壹週刊》記者尤漢邦,被指在金鐘龍和道向警員擲頭盔及推撞,被控襲警;案件經審訊後,裁判官今天裁定被告表面證供不成立,被告無罪釋放,同時可獲訟費。

當有建制派議員在立法會內不問理由,批評「警察拉人,法官放人」時,究竟「法官放人」的理由是什麼?以本案為例,三名涉案警員的證供南轅北轍,兩名警員只見到有一名紅衣男子向警方擲頭盔後逃進人群,第三名警員當時則在執行人潮管制,只是見被告不肯走即用警棍將被告制服,三人都未能說出所謂「襲警者」任何的樣貌特徵,但就把被告照拉照告;裁判官在裁決中便指,三警員的口供大相逕庭,故裁定控方表面證供不成立。

連同今次個案,屈指一數,本來「一宗也嫌多」的濫捕檢控,卻在佔領運動後「老是常出現」:例如有警長竟是睇完YouTube後改口供,被裁判官認為其口供不可信,被告因此脫罪;無業漢指自己被捕後,有白衣警官下令:「你今日未開齋,你做呢個」,隨即被疑似不相關的警員指他阻差辦公;正在審訊的案件,更有市民閱報後看不過眼自願出庭,指證警方疑「屈」被捕的學生襲警,呈堂的片段亦完全不見有襲警行為,等等。

最後必須指出,今次的個案中,其中兩名警員的口供,竟不約而同把「龍和道」寫成了「農和道」,因而被質疑是「夾口供」,但兩人庭上都否認;無論如何,兩人同時犯上如此的低級錯誤,如果不是世事太過巧合,恐怕就是兩人太不專業。

(撰文:祁皚)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27日 下午2: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稱誤將記者當示威者施襲 上水店員獲撤控判罰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