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俊華憂慮「本土聲音」變質

情深說話辭職講│藍嵐網誌

2015-3-29 12:03
字體: A A A

辭工可説是大部份打工仔必然會做的東西 – 在獵頭公司工作了一段時間,聽過不少有關辭職的故事,發現有時請辭一方的心態和想法是有趣和矛盾的。

一些「情深說話辭職講」的事例如下:
請辭者說:「唉!我辭職後,大老闆連一個 email 也沒有 send 予我呢!不要說挽留了,連wish you all the best 的禮貌 email 也省得send!」 –
要是打工仔辭職是期望有人挽留,有時未必高估自己;要是他們已下定決心要走,那麼大老闆的試圖挽留也不會影響什麼;而那封 all the best 的行貨 email 也是廉價得近乎毫無價值吧!Why care?

請辭者說:「我辭職時問我老闆是否也覺得我的下一份工是一個 good move……」
那是通常出自一些較不太成熟的員工之口:多理性和明白事理的老闆也好,正常員工辭職也不會是開心事 - 如那老闆會在你辭職時會雀躍得替你開香檳慶祝,那應代表你不太行 - 因那代表他也很想你走!要是你到辭職的一刻你仍要現任老闆的肯定的話,那個 offer 確實有點不妥;要是這舉動出於炫耀攞尾彩心態的話,那只能説句「剎那光輝不代表永恆」或「山水有相逢」啊!

請辭者說:「我在公司雖然時間不長,但絕對有貢獻啦!我辭職後想公司早些放我走,他們要我賠足一個月,我説最近手緊也無情講 – 太不近人情了!」
在職場上,講人情是 bonus,不近人情是道理;辭了職在公司而言已無利用價值 – 員工只是一廂情願覺得自己貢獻良多,但公司可能只覺得投放了在那員工的資源已是 sunk cost,更遑論「豪畀你」!事實上,要是先例一開,員工私下會溝通,那之後辭職的個個也會有樣學樣,公司手尾長 。總之,公司從來只會和有利用價值和未辭職的人「講感情」,且更是造樣多於一切罷了。至於請辭的一方以私人狀況作要求被優待的籌碼更是欠説服力,也不太專業。

請辭者說:「呵呵!我在公司要人之際巧妙地扭計説出面有 offer,然後説自己很愛公司愛工作,只是也有現實生活的考慮,公司立刻升職加薪啊!」
上述行為猶如「玩火」,當然有人已懂玩這些遊戲「精彩燦爛」得至化境;以上述「玩火」的大前提是那人要有後着以防無老闆「受昆」時也有路可走(當然那對聘請的公司是不公平的 – 但往往求職者心中盤算著什麼是不能預計的,他們真的拿 offer 作籌碼的話請人的一方也只能安慰自己當做了一件善事或吹衰他們洩憤吧!);而如何包裝「玩火」去動之以情、説得動聽則是個人功力所在,也視乎「玩火」的密度,自己在公司眼中(而非自己以為)的價值以及團隊的狀況。當然,我亦不只一次聽見「玩火」成功的人最終被秋後算賬起飛腳炒魷魚收場或投閒置散 – 畢竟,有些老闆不是傻的,被趁亂打劫或「㩒著搶」而對那人從此不再完全信任甚至「條氣唔順」想伺機報復也是人性 – 尤其當你本來根本不是他們的那杯茶時。

總括而言,辭職前深思熟慮,辭職時簡單直接、不三心兩意或自作多情、多點理性和少些玩嘢方為王道啊!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29日 下午12:0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新聞短打│中聯辦副主任 爆響口揭政改盤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