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場宣傳活動放蝴蝶 市民圍捕大量被玩死踩死

范析852│中共「新護法」扭曲《基本法》 政權限制變人民指引

2015-3-29 17:11
字體: A A A

有「新護法」之稱的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王振民,下周六(下月4日)是《基本法》頒布25周年前,就先在全國港澳研究會今早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的座談會中強調,《基本法》應成為香港法治的靈魂和核心,每位居民的行為要以《基本法》為最高指引,甚至應該「人手一冊」隨身攜帶,成為特區所有政權部門和全體居民行為指南和方向定位,云云。

無條文觸及港人行為

《基本法》應否成為香港法治靈魂和核心,在今日香港的政治環境下,其實恐怕也不是每名港人都會認同;何況,香港居民的行為,卻為何要以《基本法》為最高指引?退一萬步說,《基本法》真的有對港人的行為作出規管?

須知道,全文共9章160條的《基本法》,涉及所謂「香港居民的行為」之篇幅,勉強只是第三章「居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更其實該章是談「權利和義務」。

再翻開第三章共19條法律,大部分都是談及香港居民不同的自由如何獲得保障,以及依法可以獲得那些權利;只得最後的第42條,列明「香港居民和在香港的其他人有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的義務」。王振民侃侃而談的「行為最高指引」,難不成就是指這31個字?而港人就因此要把《基本法》「人手一冊」隨身攜帶嗎?

警察違憲嫌疑更大

實情是,《基本法》明文列明「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等,現時卻被警察以執法為名肆意侵犯;如果真的要隨身攜帶,香港警察似乎更有需要。

還原基本步,《基本法》若可視為香港的「小憲法」,甚至是北京近年強調可透過《基本法》適用於香港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憲法的本質,原本都是用來管政府,多過管人民。

就連大陸,《學習時報》早在2004年3月25日就有文章談及「憲法」,也提出「憲法是國家的總章程,是國家的根本法、最高法,是“法律的法律”;主要調整人民與政府之間的關係,實質上是人民授予政府權力的契約。」

如此說法,跟提出「佔中」的港大法律學者戴耀廷所著的《香港的憲政之路》一書內之說法,基本是異曲同工;戴耀廷在書中就指,「政府行使的一切權力都必須源於憲法所作出的授權、並載於憲法或根據憲法而制定的其他法律之中」。

人民行為難違憲

就算綜觀全球各國學者,雖然對憲法意見紛立不同界說,但都有著相似的共通點,包括:

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確定政府成立的原則,規定主權之所在,指明行使此項權力的人物及方法;
憲法是決定政府機構與權力的原則、法規、方式及慣例;
規定高級行政官吏的權力以及人民的重要權利者,稱之為國家憲法;
憲法是國家的基本法,指示政府所由建立的原則,並規定主權運用的方式。

憲法究竟是管政府還是人民,走筆至此實已「不言而喻」;而大家又幾曾聽過,有哪個地方的人民,其行為是可以「違憲」呢?還未計政府的行政措施及做法如違反了《基本法》,人民可以提出司法覆核。若說居民行為違反《基本法》,政府是否也可向市民提出司法覆核?

順帶一提,王振民這位「新護法」,過往論及「真普選」時也說過:「有一人一票就符合國際標準」(北韓都有一人一票);似乎梁振英近日的「符合當地憲法制度就是『真普選』」的言論,不過也是拾人牙慧。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港台圖片、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圖片、網上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3月29日 下午5:1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本土政團「青年新政」成立 表明不視「賣港賊」為同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