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稱只是報道「亞視單方面消息」 《明報》揭情節似誤報江死訊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全裸有何不可?」

2015-4-1 10:00
字體: A A A

對,全裸有何不可?除非,你是在公眾地方或公眾可見的地方全裸,那就真的不可。

也許你對這則新聞有點印象:二oo九年四月凌晨,日本SMAP組合其中一個成員草彅剛跟友人喝酒,喝得爛醉如泥,在居所附近的六本木檜町公園脫光衣服,坐在草地上高聲唱歌,附近居民不勝其擾,報警求助。警察到場後問草彅剛為什麼要「剝光豬」時,他還反問警察「我一個人,全裸有何不可」,結果他被警察以「公然猥褻罪」逮捕(後來他這句「金句」還被印製在T-shirt上,在網上賣個滿堂紅)。

草彅剛向來是SMAP成員之中,被公認為性格最溫和,形象也最佳的一人。這麼一個好好先生,竟然在酒後失常,做出平日清醒時肯定不會做的事,是否再一次引證了,「酒,真能亂性」?

根據英國《每日郵報》引述密蘇里大學的心理學家Brice Bortholow的研究,酒精並沒有迷亂我們的心智,令我們忽然變成一個壞孩子。它只是令我們不再在乎面子不面子、尷尬不尷尬,於是,更不可思議的奇怪行為,都有可能在酒醉後發生。

他解釋,平日當我們犯錯,腦裡面一個負責監察行為的區域就會響起警號,提示我們別再偏離正軌。但當我們喝多了酒,酒精會令這個區域變得懶散遲鈍,那麼,我們就不能正確地分辨到,當時的行為是對還是錯。

受試者被分成兩組,一組喝下酒精飲品,另一組喝其他飲料,之後要進行一項挺複雜的電腦作業,期間以儀器監察他們的腦部活動。喝下酒精的人,做電腦作業時不但沒發覺自己出錯,而更多時候是不在乎自己是否出錯。沒有喝酒的人,在一次出錯之後,自我控制的腦部區域就活躍,於是回應和行動都隨即減慢,以便更謹慎應付下一條題目。不過在某些情況下,降低腦袋的警覺性亦非壞事:例如當你很想向意中人求愛,先喝幾口酒,減低尷尬感,即使被拒絕,都能瀟灑地笑一笑就轉身走。

 

(原圖取自:《青蛇》電影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4月1日 上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思家新聞|當喵星人聽上古典樂,牠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