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響應白絲帶運動反對性別暴力 奧運百米飛魚:不應把性騷擾的自吹自擂淡化為「更衣室裡的談話」|譚楚喬

David Tang

-驀然回首

大律師、法政匯思成員

就這次「釋」法案,相比一兩個立會議席,我更擔心的是港人對司法的信心動搖。|David Tang網誌

2016-12-6 15:05
字體: A A A

就這次「釋」法案,相比一兩個立會議席,我更擔心的是港人對司法的信心動搖。

英文有句諺語,說“my hands are tied”,意思即是中文的「愛莫能助」,法官尤其常用,以説明法律是這樣寫的,我也沒有辦法。

用這句來形容今次「釋」法下的香港法庭,也挺適合的。《基本法》清楚把解釋權放在人大常委手上,於是,就算解釋得再離譜也好,香港法官沒有什麼辦法,只有跟隨。要怪的話,只能怪當年英國政府沒有爭取到只有本地法院才有權釋法。

另一個”hands are tied”的地方,是梁、游本身並不否認他們拒絕宣誓,於是,法庭就算想把波踢回去梁君彥那邊也不容易,畢竟,既然當事人也承認了,把波踢回去有什麼意義。

但問題是,懂法律的人,才會明白”my hands are tied” 的難處,但大部分不懂的,好可能以為「三權合作」了。就這點,我認為法庭在行文用字之間,大可以流露幾分無奈,這樣既履行了法官依法行事的責任,又可令公眾心領神會。說到底,法庭要做的,不單要依法處理個別個䅁,也要令大眾信服,否則也不會有”Justice must not only be done, but must be seen to be done”這句名言了。

今次梁、游一䅁之所以極速審結,是因為他們尚未成功宣誓,半天吊,因此法庭給予快期。新的四單JR,不會那麼快了。若果四個議員誓神劈願,說他們真誠到不得了,特府不可能輕鬆取勝。

BTW,前一陣子,梁姓書記才指責別人「濫用」JR,一轉頭,自己卻放飛標一樣胡亂拿公帑JR別人,這種無恥,真的沒有文字可以形容得到了。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YouTube及now新聞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2月6日 下午3:0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七警案」辯方律師︰被打者未必是曾健超 次被告到場純「維護法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