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短打│TVB續牌仍未公布 梁特為顧亞視盡顯「程序不公義」

范析852│法例未賦權行會容許「加時」 梁特蘇錦樑枉言「程序公義」

2015-4-1 22:54
字體: A A A

亞視命運在24小時內峰迴路轉,最終下場是只餘下最多一年「壽命」,而由於亞視本身一直財困,未來一年更甚可能會提前壽終正寢。

梁振英對亞視牌照延續一事採取拖延策略,甚至厚顏拋出「程序公義」四字來作擋箭牌,把行會拖延作出決定反過來說成是要符合程序公義,似乎是跟「依法辦事」一樣,把這些香港核心價值作從新定義。

「程序公義」淪破壞制度擋箭牌

而口說「程序公義」的梁振英與蘇錦樑,實情卻最不按「程序公義」行事!蘇錦樑今天在記者會上證實,行會自通訊局去年11月提交是否對亞視續牌作出建議後,一直根據法例和程序盡快處理亞視的續牌申請。他然後拋出了兩個原因,以解釋為何行會遲遲未作決定,分別是法院於去年12月委任亞視經理人的頒令及往後事態發展,行會需處理衍生的法律程序事宜;另外根據法律意見,讓亞視經理人或亞視有合理時間,就亞視經理人今年1月2日致行會信件中提及的「改革計劃」呈交具體的改組建議及落實該建議。

結果,由於行會所定期限屆滿,亞視仍無法提交任何具體改組建議。行會在考慮當前情況後,根據已有相關資料,終決定不為亞視續牌。

不過,行會當真有權力定下這個「加時再賽」的期限嗎?根據《廣播條例》的相關條文,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廣播條例》第11條為「牌照的延期或續期」,全文如下:

(1)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或管理局(視情況所需而定)可在牌照的有效期內,按照本條例條文將牌照續期或延期,而該項續期或延期在牌照的有效期屆滿時生效。
(2) 持牌人須向管理局呈交符合指明格式申請─ (由2011年第17號第28條修訂)
(a) 要求將其牌照續期或延期;而
(b) 申請書須於牌照的有效期屆滿日期前24個月或之前(或管理局在個別個案中指明的較短期間)呈交。
(3) 就本地免費電視節目服務牌照或本地收費電視節目服務牌照而言,管理局須在接獲根據第(2)款呈交的申請書後,在切實可行範圍內盡快(最遲需於牌照有效期屆滿的12個月前)向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呈交關於牌照續期或不予續期的建議、或牌照延期或不予延期的建議,以及(如屬適當的話)規限該牌照續期或延期的條件。
(4) 如第(3)款適用的本地免費電視節目服務牌照或本地收費電視節目服務牌照獲續期或延期6年或以上,管理局須按照管理局所決定的聆訊程序進行公開聆訊。
(5) 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須考慮根據第(3)款作出的建議,並在切實可行範圍內盡快─
(a) 將建議所關乎的牌照續期或延期,而該牌照須受行政長官
會同行政會議認為合適並在該牌照上指明的條件所規限;或
(b) 決定不將該牌照續期或延期。
(6) 就非本地電視節目服務牌照或其他須領牌電視節目服務牌照而言,管理局須於該牌照的有效期
屆滿前並在有關個案的整體情況下屬合理的時間內─ (由2011年第17號第28條修訂)
(a) 將牌照續期或延期,而該牌照須受管理局認為合適並在該牌照上指明的條件所規限;或
(b) 決定不將牌照續期或延期。

從條例可見,最少有三處不合「程序公義」之處:

第一,持牌人須向管理局呈交符合指明格式申請,且明確訂明時限在牌照到期前24個月或之前,當中要提供營運及投資計劃等資料,整條法例中,並沒有提及任何在牌照到期前24個月內再提供補充計劃的安排;而一如報名比賽,或公開招標,是否能在截標後,再以「有更好表現承諾」為由改動標書?

行會隨便「彈性處理」 法例時限失意義

第二,按條文第(5)款,是清楚寫明:「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須考慮根據第(3)款作出的建議,並在切實可行範圍內盡快」作出決定,行政會議固然可以有其他考慮,以至「一男子」能無視通訊局的建議,但條文中並沒有賦權行會,可以自己再參考由亞視自行提供的考慮因素,故蘇錦樑稱亞視經理人在今年1月致函行會,從而獲得新期限,行會如此的決定,明顯是超越法例所賦予其的權力。事實上,亞視就算致函,恐怕也應該是以通訊局為對象,畢竟該局才是作出建議的一方。又如果行會是可以隨便在接受信件後又「彈性處理」,那法例訂下的時限還有意義嗎?

第三,誠如條文所說,是要求行會「在切實可行範圍內盡快」作決定;而去年12月的法庭案件,其實是法庭裁定王征背後操控亞視,判台灣旺旺集團主席兼亞視股東蔡衍明勝訴,有關官司跟亞視續牌的考慮條件其實並無關係(不然通訊局亦應改變建議),結果行會就以「拖」字訣,拖到法庭委任經理人,亦令行會完全不用按「切實可行範圍內盡快」原則而作決定。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無綫新聞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4月1日 下午10:5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亞視代表藝員 你數到幾多個?